魍港寫真筆記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馮瑀珊, 麻吉

魍港寫真筆記

文章慕松 發表於 週日 10月 15, 2017 11:19 am

 

          『魍港寫真筆記』

  當兵時期,訓練中心結訓之後,因為抽中金馬獎而在嘉義水上基地待命,空閒期間無所是事,家住蒜頭的吳姓班兵,帶著我們三人一起去布袋港遊玩。當時的布袋港,因漁鹽之獲利而富甲一方。居民和善對待外人,每有外客蒞臨無不熱心款待。翌日早晨用餐過後,這位吳姓班兵帶著我們,去一個叫做「魍港」的濱海村莊探訪親戚。大夥在他親戚家裏,聽到一則有關地方上的傳說故事。

  村莊裡一位顏姓長老告訴我們:「魍港」在荷蘭據佔時期,它不但是個繁榮的漁港,而且還是台灣與大陸之間重要的貿易港埠。當年在這裡,它是個萬商雲集人潮嚷嚷的熱鬧港市。可惜桑田滄海,往事如煙,如今它卻變成一個冷落荒涼之地。顏老先生說:位於魍港的南側有一座小山,因為山上長滿了林投樹,所以,大家稱呼它叫「林投山」。林投樹活力頑強,因此,四季滿山蒼翠綠綠迎人。

  當時在魍港經商的富商巨賈,每有收穫便在港市花街拼命花銷。紙醉迷金,吃喝嫖賭樣樣都來。床頭金盡,阮囊殆空,這才想起家中嗷嗷待哺的家人孩子而不得不回家。這些落魄反香枝商人,路過林投山不禁悲從中來眼淚潸潸,於是在當時,留下一句:「看到林投,目屎就流」的閩南語成句。言簡意賅,道盡揮霍之後的狼狽心境。既有今日,何必當初,現在懊悔也來不及了。

  故事聽完,大夥意猶未盡,於是顏老再說另則傳說給我們聽。他說:魍港仁許多是從事海上工作的海員,每回他們要出海之日,妻子便淚送丈夫至林投山泣別。而在大船離港之後,這些家屬就天天到此等候丈夫歸來。風雨無阻,直到丈夫的身影出現在林投山腳的那端,她們才破涕笑迎丈夫之歸來,並放心的與他一起回家。久而久之,林投山就被稱做「目屎流山」啦。

  那顏姓長老一臉風霜,去年將漁船交棒給長子之後,每天只能到港口看人捕魚歸來,要不就加入補破網的行列。有時候實在無聊得緊,他會一人獨自去防波堤釣魚。家人為了安全問題,怕他單獨有所閃失,因此,力勸他留在家裡頤養天年。我們大夥來找他,無疑替他找到一個出口發洩。這會兒他的談興正濃,喝完一巡老人茶,抽了幾口香菸之後,他接口又告訴我們一些漏網消息。

  他說:魍港還有兩個地方值得前去一探,一是著名的「黑財窟」,另一地方則是「榕根墓」。他指著一口深潭對我們說:在荷蘭尚未佔台時期,魍港原是海賊窩藏整補之地。海賊們在海上劫得之財物全都運回魍港,暫存在目屎流山腳的水潭內。因為這口水潭深不見底,水面呈現黛黑的顏色,所以,當地人便稱呼它為「黑潭」。復因潭內沉滿傳說中的財物,因此海賊們才稱它叫「黑財窟」。

  「榕根墓」的傳說則涉及風水問題。據一位來自唐山的風水師父說,目屎流山的風水屬於活穴,祖先骨骸埋葬其中可以福蔭子孫。某夜有人偷葬雷雨大作,結果墓碑被榕根纏繞包住而沒流失。嗣後他的後代果真興旺,並還成為富甲一方的鉅戶。其後代至今猶承餘緒,從漁從鹽無往不利。這則風水師的推波傳說,因其穿鑿附會說得活龍活現,於是許多迷信者,紛紛將其祖骨偷葬於此。

  一夜之間,當地竟然增出墓碑千餘座,遂使這塊福地變成了一大片的亂葬崗。因為亂葬沒有規劃,荒煙漫草雜亂無序,在夕陽的照射之下顯得陰森恐怖。村人晚上或白天經過旁側,心裡總會有著陰森森與毛骨悚然的感覺。身兼里長的顏老先生,一邊帶著我們四處瀏覽,一邊還告訴我們將要開發魍港的計畫。雖然眼前的建設配合款項八字尚無一撇,但是當地人相信,總有一天會等到它的到來。

  里長信心滿滿,他深信只要里民獲得共識,合力一心投入地方建設,未來的目屎流山一定會變成海口的特殊景點。大夥聽完顏老的期望敘述,不禁合什雙手禱祝上天,希望老天爺能夠助他一臂之力。離開魍港之時,顏老先生還送我們一大包的小魚乾,他說這是自家曬製絕無化學添加物,大夥一聽轟然一笑。自從上次一別,已經很久未與吳兄聯繫,真該打個電話問他「目屎流山」的近況怎樣了?     【完】


  【附註】:「魍港」古地區地名,也稱北港亦作蚊港,清朝時期又將「魍港」稱為「笨港」。魍港地區位於今天的嘉義縣布袋鎮北部北港溪下游一带。因為當時許多漁民在港口修船補魚網,故稱港口為「魍港」,後来在明朝時期一度就以「魍港」代稱台湾。魍港(北港)一度是海商及漁民来往台湾與澎湖列島,以及浙閩地區的重要港口。 [百度百科資訊]。
從小寫到老,一無所成,但仍努力不懈。


[北北草堂]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ftliu/
頭像
慕松
散文優寫手
 
文章: 3600
註冊時間: 週六 10月 30, 2004 1:57 pm
來自: 台灣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散文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