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揚揚

版主: 謝予騰, 跳舞鯨魚, 馮瑀珊, 麻吉, ocoh

【小說】揚揚

文章fulis 發表於 週四 11月 10, 2016 12:23 am

 

1.

那個產婦叫做林,她覺得世界黑黑的。
黑,通過巨大的痙攣,發出怎麼樣都沒有聲音的嘶喊。
然後就醒來了。
眼前也是黑的。
冰冷器械聲。



手術房的發黃簾子,天花板燈光一閃一閃,旋轉的飛蛾,胎兒心音器鼓鼓的震動聲彷彿要敲破耳膜,最後是護士的臉。
這一切都非常模糊,好像黑白放映機的照片。



羊水破了之後她不停嘔吐,胃裡已經完全掏空了,可以感覺大量的血液從身體裡傾槽而出,

就像一個巨大的抽水幫浦,汨汨地向外輸送著,痛覺慢慢消失。



她覺得很累,可是不斷有人在耳畔敲打著。



不知經過了多久時間,就聽到了護士、醫生的聲音,交雜錯亂,感覺自己被一塊大被子包裹,空氣很冷,
還是一片模糊。

(燈光好亮,很不舒服,把燈關掉好不好?)


林想喊叫,但是喊不出來,周圍不斷傳來巨大的、源源不絕的哭聲。
聽到護士錯落地交談說:「這個需要隔離治療,保溫箱。」
NB尿布拿過來。」
「黃膽指數偏高......
「聽覺沒有反應?」

這個大概在講我的孩子吧?孩子已經出生了?林迷迷糊糊地想,又被疲憊席捲繼續睡下去。



感覺清淡的水流過自己的嘴,似乎有人正在餵食自己,眼睛可以張開嗎?意識到這點時嘗試動彈,可是沒辦法。



一切都很安靜,源源不絕的嬰兒哭聲消失了,好像觸電一樣地,林抬起了手。

在自己面前的是一隻軟綿綿的小手。好小的手.......
「要回家了。」這時候聽見了媽媽好像隔著一層膜不太清楚的聲音,然後身體被大力晃動,
媽媽的臉非常靠近,到了奇怪的地步。

身邊的護士說:「弟弟就交給你們了。」
眼睛轉動,終於清楚看見了周遭的風景,她開始懷疑自己接受的資訊全是幻覺。


林真的回家了,以一個新生兒的身份。



保母是一個沈靜的中年婦人,林的媽媽告訴保母,孩子的母親難產離開了。



一隻小小的奶瓶湊進林面前,好餓。林不斷被灌食,所有的時間都像停滯一樣,唯有電視新聞播報聲斷續傳來。
因為她出奇安靜,保母覺得非常幸運,幾乎除了餵奶和換尿布,完全沒有理會她。
林總是靜靜躺著,聽著遙遠電視發出的聲音。







媽媽又來看林了。(在林死前,或者是前生的時候),跟媽媽的感情不太好,似乎存在著難以衡量的隔閡。
而現在媽媽看著林的時候,表情是很不一樣的,她看起來特別累,而且蒼老。


「弟弟!外婆來看你囉!」保母輕輕搖晃著林。
「弟弟還是都不哭嗎?」媽媽問。
「弟弟真是很少見的小孩,幾乎一點聲音都沒有。」保母有點為難地笑著。
「護士都說這孩子的眼神跟一般小孩很不一樣。」媽媽說。


怎麼可能會一樣啊!誰能告訴林,真正的自己已經死了,那現在又是怎麼回事?
身為母親的意識和心靈都進入了新生子的身體,那真正的孩子靈魂到底去了哪裡?

雖然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們避免思考,永遠沒有解答的事情,不過到現在為止發生的一切遠遠顛覆了過去所有的知識,
然而世界表面還是這麼平靜。林只好閉上眼睛。


2.
真正的林,或者說是那個肉體已經死去的林,與遲遲未登記結婚的未婚夫合力經營一家小店,
林的懷孕過程很驚險,幾乎泰半時間都在醫院裡休養,可是就在第六個月的時候,
某一天從醫院裡回到住處,全發現一切都搬空了,連自己的帳戶都只剩下幾百塊。
林認為,人生中的百分之九九都是孤獨的,但唯有生前最後那一個月最甚,把笨重的身體搖搖晃晃地吊上一張椅子後,
羊水提早破了。
如果說求生是人的本能,那麼佔據新生兒的身體,也是自己的意志所致?
她是不是不斷在意識游離時呼喊著,再讓我重來一次?


林很快就發現自己沒辦法講話,不管怎麼努力都只能發出咿咿唔唔的聲音,讓媽媽非常失望。
從保溫箱搶救回來後,所有身體指數都在落後邊緣,聽力微弱以外,包括便溺,身體常常不能自控,
再加上出奇安靜,大家都想他腦子有問題。
但其實他只是反覆咀嚼,看到自己曾經鄰桌而坐的人們逐漸老去。林如果沒死的話,今天也一樣衰老,
慢慢全身都是斑點,頂頭不斷浮現白髮,有權利和地位說話,用身體換經驗,沒有人有另一種結局。


他只是不斷品嚐這滋味,一個人坐在地板上,面前攤著已經破破爛爛的繪本,一隻小羊躲在小小的鐘擺裡。
反反覆覆翻弄那本書。他抬頭出神地看著窗外,一隻黑色的鳥掠過天空。


林有了新的名字,揚揚。


3.
揚揚張開眼睛,揉了揉耳朵,新的助聽器有點不舒服。
他長得非常瘦弱,四肢不靈活,透明人一樣坐在教室角落。
好不容易午餐鐘聲響了,他慢慢走下樓梯,就在布告欄前,遇到了一個叫小艾的女孩。
她的制服裙擺在轉下樓梯時飄飄盪盪,揚揚感受到身體裡的躁動,這就是換了身體的證明,
性慾和腦袋清清楚楚有了分別。


即使身體產生了慾望,腦袋卻無法產生相同的激情。或許是因為產生慾望的同時就會想起前生身體裡流下的血液,
尤其是最後血崩在醫院地板的那條血河。


他們一同站在布告欄前,揚揚平心靜氣,偏頭跟小艾說話。她沒有一點驚訝,大咧咧說從來沒見過這麼可愛的男生。
她說揚揚有點名氣,其實是因為那個年紀的孩子(或許是因為整個社會風氣的緣故),特別討厭娘娘腔。
他沒有被人拖到廁所裡去可能是因為給人感覺非常難以親近,他們很難形容那種感覺,
就像使盡方法避免著外界的侵襲。


上個世紀未過,揚揚還是林的時候,學校有一個男孩被人拖到廁所,差點被殺死了。特別纖細的一個男孩,
喜歡一個人旅行,喜歡找林說話。他常告訴林說,我們是同一種人。




4.
和小艾成了朋友後那段日子,她總是飄盪著裙子,隨著腳踏車巨大的煞車聲來到揚揚身邊,
她是一個擅長運動的女孩,騎著比賽用的公路車,風馳電掣。
她為揚揚介紹男朋友,只是揚揚一臉嚴肅說,我不是GAY

「你是什麼?」小艾問。

「我不知道。」揚揚說。
林喜歡男人,這個記憶也是本能沒有離揚揚而去。(心裡愛男人,身體愛女人,我是什麼?)

身體是揚揚的,心裡是林的,那個還不夠老去就死去的女人,其實揚揚已經開始忘記林的長相了。

他不看照片。幾乎模糊不在了。
他們互相的半身,總是互相衝撞。每次身體產生慾望,心理就決定推翻。


後來小艾換過一個又一個男朋友,每次結束就第一個來找揚揚,她常把臉一口氣埋進揚揚的枕頭裡,
然後深深嘆了一口氣:「好奇怪,為什麼我從來沒在男人身上聞過這麼香的味道?


因為青春是不得不發的熱病,她割手腕,割得到處都是,那不會死,她只是說,看著一點一點血珠,心裡很平靜。


有天凌晨來,是要找揚揚過去手術簽字,陪她拿掉一個孩子。
揚揚說,我懂妳的感覺。
小艾非常生氣,她說你們男人全都混帳。怎麼可能懂?
揚揚沈默。
(妳體會過的絕望,我都知道,而且更多。)
(我夢見一個男孩睡在鮮血的床鋪,無數的卵泡剝剝地呼吸,柔軟的臍帶纏繞著他的脖子,
他伸長手臂在濃稠的泳池裡晃蕩,分裂的手,眼睛、腦、剝剝,剝剝。我一直抱著他,尋找他,
被燒成灰燼的我的身體,慢慢地遊出了水面,不要怕。不要怕。)


小艾哭完就問,好吧,如果我很老很老以後,你再跟我結婚,這樣可以吧?
「雖然我一點也沒辦法把你當男人,可是很喜歡你的。」她伸手撫摸揚揚臉上清秀的線條。
那清秀的線條有時讓她感覺冰冷,但是又有一種熟悉、不變的溫暖,她有種感覺,揚揚永遠不會拒絕她。




然後揚揚就告訴醉得一塌糊塗的小艾一些關於林的事,她聽著沒反應只是哭。
揚揚一個字一個字很耐心地說他已經決定好了,不管這一生裡面住著是誰,到底會變成什麼,
無數人相愛時比自己親人還親,愛情過去了,比仇人不如。所有人眼紅著的東西,都是鏡花水月而已。


「有時候我會懷疑,眼前的你們就是那個流離失所的孩子。我會接受自己迷路,也會接受妳的。」


揚揚握著她的手喃喃地說,她臉色蒼白,發出鼾聲,已經睡著了。


5.
小艾不見了,電話打進去變成空號。揚揚在街邊看到速度很快的腳踏車總會不自覺的回頭看,過了好一陣子,
就接到自稱是小艾朋友的電話。


小艾的朋友戴著口罩,神經質的眼睛下面是濃濃的黑眼圈,站在精神病房門口等揚揚進去。護士打開揚揚的背包,
朝裡面看了一陣子,手翻找了一下,就一層層打開鐵門。他走進裡面的房間,看到小艾在裡面靠窗的房間,
下午的陽光微弱只稍微到窗延,窗外是數不清的白色格子,到處都是濃濃的消毒水味。


小艾朋友在電話裡說他們以前是住在一起的。揚揚在腦海裡起底了一些名單,發現並沒有聽過這個男孩的名字,
看來小艾跟自己傾訴的故事有一部份是隱密的。
男孩說小艾已經好一陣子神智不清了,披頭散髮,穿一件睡衣到處跑,嘴裡亂喊亂叫。
男孩努力聽了半天聽不清她在亂喊什麼,弄了好一陣子重複聽出一個名字,所以就從她的手機裡面找,
手機裡號碼全部消失了,就去電腦裡面挖,好不容易破解了密碼,在裡面找出了一個可疑的資料夾。
那男孩皺起了眉頭,看到了非常多照片,都是同一個人,就拿這些照片到揚揚班上去,出奇耐心,
守在教室外不知道多少次,最後好不容易問出了這個電話。


看著窗外的小艾好像很平靜,臉色木然,揚揚想,大概是藥物的緣故,
把一個活力太過顛沛的腦融化成看起來穩定的糨糊。
揚揚喊她,過了一陣子,她慢慢回過頭來,眼睛沒有焦距,幾乎是渙散,像個孩子似的迷惘。
揚揚坐在她身邊,拿起筆開始塗鴉,一隻咖啡色的蟑螂停在百葉窗的上緣,遠處傳來規律的運球聲,
一隻鴿子遠遠朝這裡望,陽光是靜止的。他摸摸小艾的頭髮,年輕的頭髮居然開始乾枯了。
小艾說過,要是快點過去就好了,快點變成一個中年人,那就不會覺得痛了。揚揚想,不對,那時候,你還是會痛的。


6.
那個男孩一言不發地跟在揚揚身後,一直走一直走直到揚揚的公寓門口,揚揚嘆了一口氣讓他進來。
他坐在揚揚床上問,小艾也常常在這裡嗎?你們都在做什麼?
「小艾說話,很多事情。」揚揚看著枕頭,想著小艾的頭髮散落在上面的樣子。
揚揚覺得她很美,從手臂到手掌的弧度,每一吋肌肉的線條,連接骨頭上浮出來的青筋,還有指甲、微小的皺紋,
到在燈光下閃閃發亮的每一絲毛髮,從他的心裡湧現出巨大的悲傷。但是自始至終沒有辦法不逃避她。


「有沒有說到我?」那個男孩坐到床上,摸著床單。
他們並排躺在床上,一直聊著小艾的事情。男孩伸出手來,抓住揚揚的耳朵,好像要把它扯下來,他的目光充滿了陰暗的黏性。
最後揚揚看著男孩伏在自己的腿間,起了一陣痙攣後就全部釋放到男孩的嘴裡。


7.
揚揚聽見嬰兒哭聲。
在彷彿羊水一般的夢裡,他看見自己早上起來,刷牙,洗臉,漱口,吃藥,一隻鴿子灰色的翅膀緊貼玻璃窗,
窗外是層層疊疊的白色格子。男孩和小艾站在他身後,他回頭朝向他們露出一個嬰兒般純真的微笑。


他睜開眼睛。
最後由 fulis 於 週日 11月 13, 2016 6:31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2 次。
頭像
fulis
普通會員
 
文章: 50
註冊時間: 週二 8月 28, 2007 11:44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揚揚

文章ocoh 發表於 週六 11月 12, 2016 10:40 pm

 

奇幻味道甚濃的故事
像輪迴一般的人生

「小艾說過,要是快點過去就好了,
快點變成一個中年人,那就不會覺得痛了。
揚揚想,不對,那時候,你還是會痛的。」
以上是印象特別深刻的句子
述說出渺小人類面對變幻人生的無奈

故事營造出沉浸的氣氛

ocoh說
ocoh部分長篇小說列表:
《迥空》小說目錄
《總是夜》小說目錄
《狼狼》小說目錄
《3N8》小說目錄
《人生》小說目錄
頭像
ocoh
小說投稿版召集人
 
文章: 1045
註冊時間: 週六 9月 25, 2010 11:50 a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2016年精華作品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