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宋時逆旅修訂版》第1卷第10章 這班飛機直達中世紀

版主: 謝予騰, 跳舞鯨魚, 馮瑀珊, 麻吉, ocoh

【小說】《宋時逆旅修訂版》第1卷第10章 這班飛機直達中世紀

文章得了夜盲症的吸血鬼 發表於 週三 10月 12, 2016 11:12 am

 

那小嬉皮被謝屏森用槍一指一喝問,就嚇得全身發抖往老嬉皮背後躲,這讓謝屏森三人看了都覺得不爽。謝屏森正想再問時,那老者在中年男子的攙扶下危危顛顛地站起來,卻是要替那小子回話來著。

只見那兩人先叉手行了個謝屏森只在書上見過的古禮,然後那老者說:「大宋泉州海商黃波黃海靖,率二子黃華、黃苙見過三位恩人,感謝三位恩人救命之恩。這次阮[註1]是與大食奧御醫逃避大食官府抓捕,在海上遇了風難,為番人馬郎君所救。馬郎君的船雖然不能和大宋海船相比,卻也是番人船隻中少有的大船。只是因為遭遇風難,大食水師又追得緊,途中一直無法修整,才讓恩人誤會。」說完,他又行了個禮。

老者的台語有一種謝屏森彷彿相識的腔調,他聽出那是小時候聽過的一種口音,他知道那是泉州口音,因此這老者所說的應該是泉州腔的閩南語了。然而熟悉的語言傳達的卻是陌生的內容,尤其是大宋、大食這幾個不應該出現在現代社會的詞彙,竟讓謝屏森忽然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他看了看兩個女伴,李映雪仍是一臉茫然,看來是被老者的話弄糊塗了。尚美雪卻是臉色蒼白神情驚恐,看來也是和自己一樣有大事不妙的感覺。

謝屏森深呼吸一下,把腦中的荒謬想法甩到一旁,決定再問那個金髮女子。他用槍指著那個金髮美女用台語說:「汝,站起來,汝叫什麼名字,哪裡人,為什麼不坐汽船而坐帆船,為什麼會來這裡?」

那金髮美女嚇了一跳,但旋即扶著身旁一個大鬍子中年男人站起來,向謝屏森鞠躬說道:「尊貴的恩人,吾名曰碧娜芝,阿巴斯智慧之家的學者……」

她頓了一下,指著身旁的大鬍子繼續說:「這是吾的阿爹奧薩瑪,伊是哈里發的御醫。因為吾的阿爹發現了烏尼木齊將欲謀殺哈里發的陰謀,所以烏尼木齊將軍欲殺伊。」

她又指了指那偷看李映雪的小子說:「黃十一郎父子是大宋的客商,先前黃十一郎生了病,是吾的阿爹治好的。欲離開巴格達時,剛好遇見烏尼木齊將軍欲殺阮,黃十一郎父子就幫吾等逃離巴格達。阮所乘之船在海上碰到風浪,船沈了,好在遇見善心的馬里奧爵士救了阮。」

她又指了指剛剛那個身材高大的歐洲人,然後又說:「吾不知恩人所講之汽船是什麼船,馬里奧爵士的船雖比不上阿巴斯的船,但確實是不錯的海船。不幸的是,阮快到達細蘭時遇到烏尼木齊將軍派出的艦隊,善心的馬里奧爵士不肯把阮交出去,就帶著吾等逃亡。這一路上阮又遇見了一次大風雨,本以為已經擺脫了追兵,但昨日卻又被追上了。真主保佑,讓阮來到這個海島,讓阮遇見尊貴的恩人,是汝們用雷神的武器救了阮。」說到這裡,她又鞠躬致禮。

這個金髮美女舉止彬彬有禮,遣詞用字雖有些古老,卻也易懂,但謝屏森卻是聽的滿心驚恐背後冷汗直流。他艱難地轉頭看向尚美雪,見她竟是有點搖搖欲墜,還是李映雪眼明手快一把將她扶住。至於李映雪……,聽說恐龍的神經反應慢,人形暴龍也不例外。

這些人談話的內容、穿著的古樸、所搭乘的古董帆船,再加上空難後救援遲遲未出現,這些訊息加在一起,所指出的情況其實並不只是剛剛李映雪所說的那一種;只是那另外一種狀況太匪夷所思,根本就是科幻小說裡面才會出現的情節,所以先前謝屏森下意識地將之剔除在外。但此時這自稱大宋海商的老者與金髮美女所說的話,卻一再指向那最不可能的情況。

謝屏森再深呼吸幾下,力圖讓自己鎮定下來,決定問一個角色扮演狂不應該知道的問題。他再對著那老者問:「汝說汝是泉州人,那我問汝,泉州黃族的堂號是什麼,先祖是誰?」

那老者楞了一下,顯然對謝屏森的問題頗感驚訝,但仍恭敬地回說:「我閩地黃族的先祖是元方公,黃族入閩後始居於福州,唐高宗時國材公由福州南下定居泉州,始有泉州黃族。國材公五子分居泉州各地,小老兒出身清溪黃族。而我泉州黃族雖開枝散葉,卻都以國材公所創之紫雲為堂號。」

老者的話讓謝屏森看到一絲希望,於是他追問:「國材公,泉州黃族始祖不是黃守恭嗎?」

老者聞言臉上閃過一抹怒色,卻仍恭敬地回答:「先祖守恭公字國材。」

老者的聲音不大,可是聽在謝屏森耳裡卻如轟隆雷響。他顫抖著向尚美雪說:「妳、妳問一下那個歐洲人,今年是公元幾年?」

臉色同樣難看的尚美雪立即又用拉丁語和那歐洲人說了幾句,然後帶著哭腔說:「他說今年是主後第一〇七四年……。」

這個答案在謝屏森的預料之中,但一旁的李映雪看來是這時才發現情況不對,驚呼道:「什麼,一〇七四年,這怎麼可能?!」

謝屏森向她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苦澀地說:「雪兒,我不知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但我們搭的這班飛機好像是直達中世紀……。」

搭個飛機都會搭到中世紀,這似乎是科幻小說中才有的情節,卻是在目前情況下謝屏森三人所能想到最合理的解釋。只是一旦果真如此,那就意味著三人將流落在這個時空,回到現代世界的可能性將微乎其微。意識到這一點,謝屏森立即覺得天旋地轉,他必須用盡一切的氣力才能讓自己站好。他這時只想到在家裡等他的老媽媽,如果真回不去了,媽媽怎麼辦?雖然還有弟弟一家人會照顧媽媽,但媽媽卻是一定會很傷心的……。

謝屏森茫然地看看尚美雪,這個堅強的女人這時也是全身顫抖,臉色白的嚇人。而她身旁的李映雪更已經把手上的槍丟在一旁,蹲在地上掩面痛哭。

忽然,謝屏森眼角瞥見有個身影正在往李映雪的方向移動,他心裡一驚,想都不想地就往那人開了一槍!

槍聲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一些先前就已被嚇得不輕的古代人這時更是直打哆嗦。正失魂落魄的尚美雪和李映雪也被槍聲驚醒,她們這才注意到謝屏森已衝到一個人面前,起腳將那人踢了個跟斗。

但見謝屏森又是一個箭步向前,手一伸就把槍頂在那人的脖子上,厲聲喝道:「汝這小子想做什麼,信不信我現在就送汝去見閻羅王?」

這個被謝屏森用槍頂住的人,就是先前色瞇瞇偷看李映雪的黃苙。先前謝屏森要找黃苙問話時,黃苙確實是被嚇到了,但後來他見謝屏森三人不知為何竟有心神大亂之態,就起了想近點看看李映雪的心思。黃苙不是不怕忽然出現就制住眾人的謝屏森三人,只是謝屏森三人手上發出火光巨響而傷人的槍枝雖嚇人,對黃波父子的威嚇力卻遠不比對其他人來的大。要知北宋軍隊已有轟天雷這種原始火藥武器,民間也有使用到火藥的爆竹和藥發傀儡,單單是槍枝發射時的聲響和火光很難真正鎮攝住宋人。所以少年好色的黃苙在驚嚇之心稍去後,就大膽地想去親近李映雪。

完全被人形暴龍美麗外皮迷惑的黃苙運氣還算不錯,活了幾十年今天才第一次用槍的謝屏森槍法太差,那一槍打中的地方離黃苙至少還有三公尺遠。但黃苙的好運道也僅限於此了,空難後身體異變的謝屏森氣力可是比以前大多了,盛怒下踢出的這一腳根本不是黃苙可承受的。此時的黃苙只覺得五臟六腑都快翻過來似地,痛的他竟連叫嚷的力氣都沒有了,哪還能回答謝屏森的問題?

黃苙像條死狗般趴在那裡抽搐的樣子,頓時把他的父兄嚇壞了,中年男子黃華急忙要跑上前探看弟弟怎麼了,卻是跑了幾步就趕緊停下,驚恐地望著腳前那一枝前端插入沙灘箭身還在晃動的箭矢。黃華這些年來走南闖北早磨練出了好眼光,一眼就看出這箭身竟是由一種不知名的金屬鑄成的。他抬頭望去,見到尚美雪那凌厲的警告眼神,還有她正在拉開弩弓放上箭矢的動作。於是黃華立即就做出了表示善意的動作──往後退了兩步。

謝屏森見黃苙死不說話,又見尚美雪逼退了黃華,立即就逮住機會喝罵李映雪:「雪兒!這是什麼時候,怎麼可以把武器放下!快拿起槍,如有人敢亂動,就立刻宰了他!」

其實一眾阿拉伯人與歐洲人根本一直不敢有其他動作,惹事的只有黃苙。到李映雪又拿起了槍,謝屏森也就覺得情勢又被控制住了,就又用槍頂了頂黃苙,才對正在那急得滿頭大汗的黃波招了招手,放緩語氣說:「汝的名字是黃海靖對嗎,汝過來,我有事請教。」

等一臉緊張的黃波走近,謝屏森才站起身來,看也不看腳邊還像隻死狗一樣趴在那裡的黃苙,溫聲對黃波說:「海靖兄,方才問及泉州黃族事時,無意中冒犯了黃族的先祖,還請海靖兄見諒。」說完他還鞠了個躬表示歉意。

謝屏森這麼說是因為他忽然想到,如果他們真的是莫名其妙回到了古代,那他剛剛向眼前這位黃波黃海靖問起泉州黃族的事時,直呼黃守恭之名而不稱其字,就是對黃守恭與黃族的不敬。因為依華夏古俗,一旦一個人取字後,只有其長輩才能直呼其名,這也是他現在稱眼前這位黃波為黃海靖的原因。

謝屏森表現出的善意,讓正為兒子的安危擔憂的黃波頓時放下心來。不過他畢竟是見慣世情風浪的人,眼前這一身奇怪衣著的短髮兇人雖說的客氣,他卻不敢怠慢,趕緊回禮表示不敢。為了表示自己的態度,他行的禮還是卑禮。但黃波卻不知道,現在的謝屏森根本搞不清楚古人那繁複的禮節動作所代表的意義,他這俏媚眼是拋給謝屏森這睜眼瞎子看了。

謝屏森見黃波一副小心翼翼的樣子,覺得有些好笑。只是他現在的處境可讓他笑不出來,所以他在嘆了一口氣後又說:「海靖兄,我叫謝屏森,字邊森。現在,我希望海靖兄能幫我個忙……。」

[註1]
據語言學者們普遍的觀點,閩南語和閩西客家話是中國現存各種語言中歷史最悠久的,閩南語可上溯至商朝的官話(官方語言),閩西客家話則可上溯至周朝官語。常被稱為河洛話的閩南語可謂是華夏民族最古老的語言,也是秦漢至唐宋時歷代官話的主要基礎。然自女真、蒙古先後入主中原後,由於統治者為阿爾泰語系的游牧民族,官話音調遂以阿爾泰語系為基礎,直至民國時代的國語仍是以源自阿爾泰語系的北京話為正宗。換句話說,曾被兩岸當權者打壓的「方言」閩南語和客家話才是華夏民族的自有語言,所謂的國語或普通話卻是由游牧民族帶進來的外來語言。
由於在南宋滅亡後華夏民族的正統語言淪為方言,致使語言的讀寫出現分離。為了避免作者與讀者的困擾,本小說在主角們與古人對話時,人稱代名詞上將做如下的統一運用。
第一人稱單數代名詞的我,一律用唐宋常用的「吾」(讀音ngóo),或宋代起開始流行於庶民之間的「我」(讀音guá)。
第一人稱複數代名詞的我們,如包括聽話者在內時使用「咱」(讀音lán),如不包掛聽話者時使用「阮」(讀音guán)。
第二人稱單數代名詞的你,使用「汝」(讀音lí)。第二人稱複數代名詞的你們,使用「汝們」(讀音lín)。
第三人稱單數代名詞的他,使用「伊」(讀音i)。第三人稱複數代名詞的他們,在閩南語的發音同英文的in,其寫法為人字旁再一個因。此字在現代一般辭典裡是找不到的,因而本文裡以「伊們」替代之。
得了夜盲症的吸血鬼
普通會員
 
文章: 230
註冊時間: 週二 2月 04, 2014 8:11 a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2016年精華作品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