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與詩》13期編輯序:創作有專攻

由魏鵬展及吳漢松老師主辦之香港文學報

《小說與詩》13期編輯序:創作有專攻

文章魏鵬展 發表於 週三 10月 26, 2016 9:40 pm

 

編輯序:創作有專攻    魏鵬展

「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韓愈〈師說〉)人的才性不同,經歷不同,創作的焦點也應有所不同,這種不同不只限於詩、散文,還是小說,而是同一種文體,題材內容也應該有所偏重。金庸花了畢生時間寫武俠小說,張愛玲寫愛情,倪匡則寫科幻小說,同是小說,不同人有不同的專攻。無他,各人才性不同,經歷不同,自然寫作的專注也有所不同,這樣才能把作品寫好。試設想,金庸不寫武俠小說,而改寫愛情;張愛玲不寫愛情,改寫科幻。他們不一定寫得很差,但就一定不能寫出我們期望的水平。創作上的專攻不只是習慣而言,而是對某一題材須下一定的苦工。金庸在一個電視訪問節目中分享過他的創作心得。他為了把武俠小說寫好,竟然很認真,很仔細地把二十四史及《資治通鑑》讀完了。這樣就令他寫出來的武俠小說很傳神。張愛玲的愛情小說的藝術成就很高,很大程度上也與她的真切的愛情經歷有關。一位作家如果從沒有談過戀愛,我們很難想像她能寫出很好的愛情小說;一位作家如果從未打過仗,要他寫戰爭故事,我們很難期望他寫得很出色。現代生活圈子狹窄,生活規律重複,一位現代作家應如何確定他創作的專攻呢?有作家主張以人的成長作為創作的焦點,但現代人真能從這個題材中進行持續而有驚喜的創作嗎?我覺得張愛玲集中於創作愛情,是很明智的。愛情無處不在,而且每個年齡層的人都離不開愛情。以愛情為題材,創作一定不乏靈感,而且可以持續創新。愛情以男人和女人作為研究對象。兩性的相處、愛情的主題、男人的味道、女人如詩的情懷等,都是源源不絕的創作源頭。這當然是我個人的主觀看法。每位作家只要能找到自己創作的焦點,持續地寫下去,這是創作力的生命。
2016年10月9日 下午

(刊登於《小說與詩》,第13期,香港,2016年10月,頁1)



香港文學報《小說與詩》投稿方法 + 稿例、最新一期目錄: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b7bcff01018dcp.html

《小說與詩》官方網站:
http://blog.sina.com.cn/poemnovel
《小說與詩》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poemnovel

魏鵬展詩文集:
http://blog.sina.com.cn/ngaipangchin
魏鵬展
普通會員
 
文章: 20
註冊時間: 週六 5月 23, 2015 8:19 pm
來自: 香港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香港《小說與詩》文學報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