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褲

由魏鵬展及吳漢松老師主辦之香港文學報

短褲

文章戴璞 發表於 週六 6月 22, 2013 5:38 pm

 

  整個盛夏,我們四個夥伴,只穿著短褲,光著瘦骨嶙峋的膀子,在河東街招搖過市,穿梭在我們的無窮樂趣當中。我不知道別人的眼中,這是一夥什麼模樣的小孩?一個十五歲的大男孩總是領著三個還不到他肩頭高的夥伴,四處浪蕩,他們穿著短褲,只是關心樹梢的知了、草坪上扣著穀粒的簸箕、河中央沙洲的漁網,以及沉浸在可有可無的小事情當中,樂不可支。他們每一天要做的事情很多,但頂著炎炎烈日,泅到河中央的一片沙洲上,是每天必不可少的,他們在沙灘嬉戲夠了,就並排坐在淺水中,注視河對岸的城市,猜測或胡謅城市裏的美好和醜惡,憧憬一些被他們肆意描繪的美麗圖畫。這天,一陣沉默的黑子建議說,敢不敢遊過去?他看著那三張驚恐不安的臉又說,遊到對岸,看見沒?那兒有一排碼頭。他們沿著黑子比劃著的手望去,臉上都驚歎不已。由於害怕被瞧不起,他們不敢膽怯,就魚貫地跟著黑子,涉到水深處,開始了泅渡贛江的壯舉。
  我敢肯定夥伴們也筋疲力盡了,黑子遊在最前頭,動作卻顯得很笨拙,我和另兩個,仿佛被遺忘的可憐蟲,與其說遊著倒不如是在水裏艱難地掙扎。太累了,我上了岸仍然覺得是在水中,我們都喘著粗氣,望著碼頭,聽後面的車水馬龍聲,然後共同轉過頭,沿著河堤,默默朝上游走。我能想像出,四個只穿著短褲的男孩,雙臂仍然處在懸浮狀態,似乎有一個力量,將他們往上提,所以從遠處看,他們整齊的走姿,就如四個木偶,在燙得冒火的河堤上,快步走。
  他們走了一段很長的路,當黑子說可以了,他們才停住腳步,他們三個挺信任黑子,黑子有十五歲了,而另三個只是八、九歲。黑子像模像樣地看著河中央的沙洲說,在這兒下水,順著江流,就不用費很大的力氣,黑子看了看自信點著頭的同伴繼續說,不用費太大力氣就能遊回到我們坐在淺水中的沙洲位置。
  由於我們走足了路,從上游緩緩地漂,慢慢地遊。在水裏,都挺輕鬆自在,我喜歡仰躺在水中的漂浮,手和腳只是微微地劃動,整個身體就呈現平躺的狀態,仿佛我們四個已經睡在了天空中大棉花團一樣的白雲上,就著風,飄向遠方。
  我的脊背觸到了淺水下的沙礫,立刻站起身,黑子和另兩個正美滋滋地睡在淺水裏。他們被我的吵嚷嚷弄得跳起來,但都順著我手指方向,注視那顆水裏的腦袋,我快步來到黑子身旁重複了嚷嚷,有一個人遊了過來!
  黑子用教訓的口吻說,別又嚷又指的,我眼沒瞎,看得清清楚楚。
  黑子有了防備之心,使得我們三個感到了恐懼來襲,這時候黑子糾正剛剛他說的話堅定起來,那傢伙不是來偷我們下網的魚。
  你怎麼肯定他不是偷我們下網的魚?我們三個異口同聲問道。
  你們傻啊,他這麼能遊,幾乎直遊過來,不可能遊到沙洲。黑子注視著水裏的腦袋,還遠著呢,況且他是一個人,而我們有四個,他才不會傻,遊過來找倒楣啊!
  黑子的語氣讓我們三個會心一笑,頻頻點頭並應聲說,膽敢偷我們的魚,就揍扁他,對嗎,黑子?
  黑子沒搭理我們,他走到沙洲的高處,眺望那顆水裏的腦袋,直到那水裏的人,上了岸,迅速地消失在了密集的林子內。
  黑子的猜測沒錯,那傢伙就是沖著林子外邊的瓜地,我們提著網到的一條魚,登上岸,看見街道上聚集了不少人,那個附近村子的瓜農,正破口大駡,他一定認為是河東街的小孩做了這件戳脊樑骨的賊事。瓜農眼一亮,用手指著我們,似乎黑子手上提著的不是魚,聚集的人立即望著這四個只穿著短褲的男孩,他們的目光充滿了指責,似乎我們,正赤身裸體。黑子再次叮囑說,問什麼,我們也不能亂講。這時夥伴中的一個重述了黑子在登上岸那刻向我們說過的話,附近村子裏的瓜農,沒一個好人!
  瓜農提著鋤頭,嚷嚷著你們這些偷瓜賊地向我們走來,他准是把黑子手中的魚看成了瓜,直直地盯著它就像看見了贓物的意外驚喜表情,掛在了氣勢洶洶的瓜農臉上。緊跟著瓜農的看熱鬧人,迅速把我們和瓜農包圍起來,然後等待著,想看一出好戲地睜大眼睛,期待著出彩的部分。
  黑子的父親是唯一一個圍觀著的我們夥伴的家長,他聞訊趕來,鑽進了人群,他從人群中鑽出來先沖著瓜農一笑,再走到兒子面前,用陌生的表情打量著黑子,也用這種表情逐一看了看我們三個。黑子,你他媽的都十五歲了,還成天跟在這幾個沒長毛的鬼混在一起,羞不羞你呀,竟然做出偷人家瓜的傷天害理的醜事!叫嚷嚷的黑子的父親,內心裏似乎藏著深仇大恨,語氣和臉色都挺嚇人。
  我們見識過黑子父親的蠻狠,他將黑子吊在家門口的大樹上,眼睛裏閃現惡狠狠的光,瞪著倔強的黑子說,你做什麼事情不好,非要偷!黑子大聲回答,我冤枉!這聲音仿佛來自古代的刑場,刺痛耳膜。如果手上有根皮鞭,黑子父親准會狠狠地抽在兒子的背上,而黑子像一根懸掛的木頭,晃晃的垂吊在大樹上。所以我們三個擔心黑子父親的火爆脾氣會突然竄上來,做出超乎尋常的可怕事情,就齊聲說道,我們一直待在沙洲上,這是我們網到的魚!
  瓜農氣急敗壞地罵了句,狗崽子偷了瓜不承認,當家長的還處處包庇,都好意思啊?他媽的都是一窩賊!
  黑子父親的臉色很難看,像一塊煤炭,他做了虧心事似地沒敢看瓜農的臉,氣哼哼走到兒子面前,大聲質問,偷了沒?黑子回答說沒有偷,我們就在沙洲收網。這時瓜農發出了嘲笑聲,騙誰呢?收網能在水裏待一個下午!黑子立即反駁說,收網是不需要一個下午,但是我們沒有偷瓜!我們三個這時候大聲補充了一句,我們遊到了河對岸!
  你們真的遊到了河對岸?黑子父親看著我們三個問。
  黑子父親從我們堅定的目光中相信了黑子的清白,相信了我們沒有去偷瓜,根本沒有在河邊慢慢地吃完後再去收網這回事。黑子父親對瓜農說,他們沒有偷瓜。
  沒有?瓜農覺得也受了一場莫大的戲弄,他擲地有聲說,瓜就是被人偷了,在這兒,除了幾個小孩,沒別人,除非是你們河東街的大人手腳不乾淨!
  瓜農的話激起了眾怒,斥駡聲此起彼伏,紛紛撲向了這個瓜農,他像被人圍困住的野獸,兇狠又惶恐,準備隨時張口咬人。
  大家見瓜農只黑著臉,呆呆的樣子,打算散了去。但瓜農大叫了一聲,他顯然邁不過被人偷了瓜卻招來一頓奚落的委屈,像個神經病突然地暴跳如雷起來,他扯著破銅鑼的嗓子喊罵道,難民街沒一個好東西,以為難民街改叫河東街就真成了這兒的人了嗎?偷了老子的瓜不承認,流民的賊性是改不了的!
  居委會主任一直圍觀著,這時候他待不住了,走出人群,他說,事情可能變得更糟糕。他相信瓜農所說的將慫恿附近農民,來討回尊嚴,討回他的瓜被人偷了的代價!居委會主任語重心長地勸瓜農說,消一消氣,天塌下來了的事情,也有商量解決的辦法。
  瓜農可能天生害怕是一官半職的居委會主任,他心怯了,不再激動了。瓜農一副受了巨大委屈的苦難表情說,主任,老子辛辛苦苦,好不容易,等到瓜長熟了,卻沒料到被這幾個兔崽子偷了不少,氣人不氣人啊!偷了瓜不承認,還找藉口說遊到了河對岸,這種謊言只能騙一騙傻子們!
  主任走到黑子父親面前,用極度失望的語氣數落他,你是一個大人,你別像他們幾個,那樣天真!他們說沒偷瓜,你這當爹的就相信沒有偷,可事實是人家的瓜被偷了,難道是我們這些河東街居民做了這樣下三濫的事情,只要用腦子想想,一目了然嘛!主任走近瓜農,繼續說,小孩子偷瓜就由家長來賠,你也別火爆爆的,說什麼難民街的流民是賊性不該的,前幾天我到公社開會,你們大隊書記也在,他在會上就說得很好嘛,和睦相處,共同為實現四個現代化努力奮鬥!
  主任的話,像千斤擔,壓得瓜農的表情如同木偶人,一愣一愣的,驚跌在主任的話語裏,出不來。看得出,瓜農就怕官腔,這會兒他結結巴巴說,我也不想,不想把事情,弄成這樣,我也知道,小孩子偷了幾個瓜,不必太較勁,從今往後,你們做大人的,把自家小孩子管緊了,我這幾個瓜被偷,就當是爛在了田裏。
  你的思想很開明嘛!主任笑嘻嘻握住瓜農的手,一本正經說,被偷的瓜,我肯定會督促他們賠上。主任鶴立雞群地打量人群,認認真真環視居民們後,慎重其事地說道,小孩子偷瓜的事情,已經得到了一個很好的解決,大家散了吧,回去把孩子管緊嘍,別再給我添亂!
  瓜到底是不是他們四個偷的?還沒能確定,主任你就讓人散了。黑子父親說著說著來到我們三個面前,他知道我老實,盯著我的眼睛問道,你們真的遊到了河對岸?
  黑子搶過我的回答說,是啊!
  回家看我怎麼收拾你!黑子父親惡狠狠地看著兒子,老子沒問你,你他媽的就別打岔!
  黑子父親得到我堅定的回答,笑嘻嘻來到兒子面前,拿過他手裏的魚說,我們回家煮魚吃,老子這一回高興,你小子他媽的沒說謊。
  瓜農不依不饒起來,他說了句風涼話,難怪兒子敢明目張膽的,都是他媽的老子在背後教的!
  這方圓十裏地,小孩子多著呢!丟了瓜就跑到河東街,來興師問罪,真是欺人太甚!
  老子丟了瓜,來此捉賊,卻碰上了你這號渾人,上樑不正下樑歪,對以往的事情,老子心知肚明,要不我,一件一件數落開來,給某些人提個醒!
  夠了!黑子父親的臉真像塊煤炭。
  夠了!!居委會主任也發怒了,不過他走到黑子父親身邊時,語氣變軟了,我好不容易把火熄滅,你倒好,澆上一把油,還有完沒完了啊!
  有完沒完的是他,如果他態度稍微好一些,老子可以把這條魚送給他,算作同情,現在可好,王八認准了道,轉不過彎來!
  夠了!主任罵著黑子父親,沒人說就是他們四個偷了瓜,至多也是個嫌疑,太小肚雞腸了。
  瓜農遲疑片刻,走到我們三個面前說,沒偷瓜就遊到河對岸去,老子這一回倒要看看是誰在說謊!
  能不能遊到河對岸去,我心裏很忐忑,害怕體力不支。黑子站在我們三個面前,對瓜農說,他們三個小,遊了個來回,肯定遊不過去。
  還是承認了吧!瓜農得意洋洋了,瞥了一眼黑子父親。
  我兒子我當然讓他遊,別人的崽,我做不了主!黑子父親命令兒子說,你遊到河對岸去,遊不回來,就當我沒生過你這兒子!
  主任想看看我父親和另兩個的家長在不在?像一條蛇鑽進人群中,這時候瓜農的語氣充滿了火藥味,他說哪個沒遊就是偷瓜賊!主任其實猜測到了我們三個夥伴的家長回避的原因,他們來了也無濟於事,告饒只會無法抬頭。
  我轉過身,沖著他們兩個說,遊,誰怕誰呀!見我緊跟上了黑子,他們快步追過來。我,每每想起此景,就如同看見了四個完全陌生的只穿短褲的瘦骨嶙峋的男孩,鑽進陽光裏,義無反顧地下河,在波光粼粼中,艱難而費力地揮動他們的細胳膊。
  我回頭看見碼頭上站滿了人,黑丫丫的一片,烏雲樣,飄在我們四個的身後。
  我們上了河中央的沙洲,迎著涼爽的風,愜意地踩著歡快的沙礫,忘記了心底裏的憂傷,因為在這兒,除了河風和細浪,沒有別的,水浸到腰際時,才想起,我們必須遊到的目標這個城市的堤岸,它還遠著呢,在波光粼粼的後面,若隱若現得非常不真實。
  我們踏著落日的餘暉,回到了河東街,踩著踏實的地面感覺很舒暢,我們誰也沒述說在遊的過程中那種刻骨銘心的艱難,它頃刻被我們拋在了腦後。街面上只有我們四個的家長,除了黑子父親,其他人的眼淚水,盡在眶裏打著轉。
  第二天的我們,依然只穿著短褲,聚在了一起。我們相互問了問,誰都沒受到嚴厲的斥責,可是都被剝奪了泅渡贛江的權利,當然我們,打心眼裏不喜歡遊這麼遠,上一回死裏逃生的橫渡,我們都記憶猶新,所以我們打消了去沙洲繼續網河裏魚的念頭。不過黑子說,我再也不網魚了。我們問為什麼?他回答說,不想再記起昨天的情景。或許他年齡上比我們大很多,才煩惱事情多過我們吧?既然他沒了這個念頭,我們理應也沒了這個念頭,我們樂呵呵地,屁顛屁顛地,跟著黑子,四處兜圈地閑轉。
  在中午的時候,我們被一陣激烈的嘈雜聲驚擾住,我們原本想在屋子裏睡個午覺,把象棋、撲克推向一邊,紛紛躺在涼席上,美滋滋的睡個囫圇覺,現在,激烈的嘈雜聲像個榔頭,把我們的瞌睡敲碎了。我們豎起耳朵,黑子說,是在打群架,嚷嚷聲、斥駡聲,還有別的什麼聲音。
  我們沒敢走過去,遠遠地看著,害怕沾染上無緣無故的麻煩。在遠遠的街口處,聚集了好多人。我敢保證,河東街的人都湧到了那兒,黑子說。還差我們四個,我詼諧說。黑子似乎沒聽見,繼續說,他們是在看熱鬧,因為這是一件無關乎河東街人的事情。你怎麼這麼肯定?我看著黑子問。但我立即相信了黑子,河東街居委會主任,根本不驚訝那群人,他拎著桶,從家裏出來,徑直地走向碼頭。
  走!黑子揮一揮手,我們立刻跟上他。漸漸的,我們明白了是一回什麼事情,再加上看熱鬧人的補述,和一些信誓旦旦保證說親眼所見目睹了這件事情的全過程,我們完全能輕易想像出這件事的每一個細節。
  終於,我們擠了進去,看見昨天那個瓜農,手裏緊緊拽著一根粗繩子,它的另一頭捆綁在一個看上去跟黑子年齡差不多的男孩手臂上,他萬分痛苦的注視著四周,我猜可能是雙手反捆在後背的緣故,如果不是穿著了短褲,真像一隻被擒住的猴子。我看見他的腳後跟,黑不溜秋的,不知道為什麼這麼不相稱。不過有人說,這個人興致勃勃地描繪說,瓜農追趕這個偷瓜賊,不假思索地把手中的扁擔,甩過去,砸在了他的後腳跟上,可惜,沒砸到他的腿!
  我仿佛看見瓜農閃著寒光的眼睛,它緊緊地鎖住那個躡手躡腳的人,瓜農這一次帶了幾個農民,他們顯然參與過抓捕,其中一個,眉飛色舞說,其實我老早就看見了,這小子還猶豫了一陣,他鑽進瓜田,以為靜悄悄,根本沒看見我們幾個正張網以待,我們守住了四個方向,只等他伸手去摘,便大聲喊著喊著抓賊抓賊!
  果然,他驚慌失措,跑得真快!但怎能跑得了我手中的扁擔?瓜農顯得很不屑,他發出了嘲弄聲,並抱怨說當初手裏拿著的是鋤頭就好了,砸死這兔崽子!瓜農的表情突然有些失望了。
  如何處置他,已經遊行了幾個地方,可是這鬼天氣,會熱死人的!瓜農同伴的抱怨卻轉換成一個新問題,該如何處置他?很難達成共識,因為偷瓜賊是從河對岸遊過來的,身無分文,總不能打斷他的腿吧?
  真想打斷這小子的腿,瓜農嚷嚷起來,膽子也忒大了,居然遊過來偷瓜吃!
  有人建議,捆他一天一夜,就捆在瓜田,喂喂蚊子。
  不行,捆他一個晚上,出了人命案,誰來擔當?說話的人露出害怕的表情。
  那就打他一頓,讓他長長記性。
  仍然有人不同意了,他說你手腳沒輕沒重,況且他一副饑腸轆轆樣子,萬一經不住,誰來吃官司?
  打又打不得,捆又不能捆一個夜晚,不行,不能這麼便宜了他,瓜農很憤慨,他的眼睛盯在了偷瓜賊的短褲上時,表情嚴肅起來,鄭重其事說,就算天王老子來了,也要教訓一下這個賊,他不是還有一條短褲嗎?老子我就吃一回大虧,拿他的破短褲賠償我辛辛苦苦種的瓜!這個辦法沒人反對,卻博得圍觀者一陣哈哈大笑,似乎已經看見了偷瓜賊一絲不掛的無地自容的羞愧窘迫的模樣。
  偷瓜的男孩當然會掙扎,但他的手越掙扎,越給他帶來巨大的疼痛。瓜農的同伴一左一右摁住男孩,使他無法動彈。瓜農大踏步地走到男孩跟前,用力一拽,短褲滑到了他的小腿上,瓜農的力氣很大,他一隻手抬起男孩的雙腿,另一隻手唰的把短褲,剝掉了。不知為什麼,我總覺得瓜農不是在扒短褲,我想到了前幾天的捉青蛙,黑子剝去青蛙皮的那一刹那。此刻我,很難受,有點兒想嘔吐。
  圍觀的人群爆發出暢快淋漓的大笑聲、譏笑聲,和尖笑聲。
  瓜農把剝下的短褲,扯成幾塊碎布,丟到了一副無奈樣子的男孩身上,緊接著他們丟下這個捆住的偷瓜賊,像得了凱歌的將軍那樣,雄赳赳氣昂昂地排成一隊,揚長而去。
  圍觀的人見黑子走過去給那個男孩鬆綁,覺得無趣,漸漸地散了去。
  你跟我去吧,黑子說完領著他,領著一個赤身裸體的偷瓜賊,從我們面前默默走過,他們一聲不吭地進了黑子家,沒過多久,那個偷瓜賊出來了,他穿了一條很難看的短褲,但我一眼就瞧得出,他身上的這條短褲,跟黑子穿著的一樣,都是黑子父親穿不下的舊短褲。
戴璞
普通會員
 
文章: 49
註冊時間: 週一 4月 23, 2012 11:12 a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短褲

文章跳舞鯨魚 發表於 週一 6月 24, 2013 4:31 pm

 

一個只能發生在夏天熱到穿短褲的故事
藉由短褲承繼
夏天泅水的傳奇和那些歲月裡的點點滴滴
會因此
一直延續下去

問好
跳舞鯨魚
頭像
跳舞鯨魚
小說投稿版召集人
 
文章: 982
註冊時間: 週五 9月 18, 2009 2:40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短褲

文章戴璞 發表於 週二 7月 16, 2013 8:16 pm

 

跳舞鯨魚 寫:一個只能發生在夏天熱到穿短褲的故事
藉由短褲承繼
夏天泅水的傳奇和那些歲月裡的點點滴滴
會因此
一直延續下去

問好
跳舞鯨魚
戴璞
普通會員
 
文章: 49
註冊時間: 週一 4月 23, 2012 11:12 a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短褲

文章喜菡 發表於 週五 2月 12, 2016 5:14 pm

 

頭像
喜菡
站長
 
文章: 7933
註冊時間: 週一 1月 19, 2004 4:49 am
來自: 母親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香港《小說與詩》文學報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