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出軌

由魏鵬展及吳漢松老師主辦之香港文學報

【小說】出軌

文章enigma 發表於 週五 5月 15, 2015 1:05 am

 

  她,有兩個孩子,和同年齡的丈夫相敬如「冰」許久了。起初是丈夫經常晚歸,而且在性事上不是無心就是力不足,她不免懷疑丈夫在外面有女人,但又沒有證據,吵鬧過幾次之後,兩人的關係逐漸惡化,最後變成很少有互動的狀況。這樣的苦悶讓身為長女的她不敢讓父親與三個妹妹知道,當然也無法向母親傾訴,因為母親早在她讀二專二年級時,就被癌症擊倒,離開人世。
  也許是內心深處的黑暗角落的另一個自我所發出的不平之怨,讓在一家小型貿易公司當會計的她,在自己第三十四個生日的那一天進到公司沒多久後,因為沒有急迫的業務要處理,於是第三次進入一個頗有知名度的網站的聊天室,因而遇到了和她居住在同城市的、年長她九歲的男子。這樣的相遇,因為男子告訴她自己和妻子已分房一年多了,竟然很快地演變成相知相惜。
  從那一天之後,上班時,她總是打開即時通,等待著那位男子上線。男子說他是一家資訊科技公司技術部門的主任,有時候要開會有時候得外出,因此上班時間不一定能上線。這對於她倒不會造成困擾,她的公司雖然小,但會計業務是在獨立的小間辦公室處理,大部分的上班時間只有她自己一人,所以她可以肆無忌憚地開著即時通。
  雖然她沒有預期他會在她上線後就找她,不過,他卻在那一天之後,連續四天的上午九點多都在,她心想這個男人還真會打鐵趁熱,或許是知道她的身高、體重、年齡及學歷的緣故吧。其實,她自己會欣然與那男子交換即時通帳號,除了男子比她高,體重也顯示並非瘦巴巴的之外,就是碩士學歷與高中是就讀兩人的居住地的明星高中吸引了她。她讀高職時就對那所高中的男生很好奇,她好奇的是,那些很會讀書的男生懂不懂談戀愛?當然這一切有可能是騙人的,不過,他傳的文字讓她相信他是個讀書人,而且在書卷氣中還不時透露出浪漫與風趣,讓她彷彿回到少女時代。
  這樣以文字聊天的方式斷斷續續進行了半個月後,她發現自己竟然想和他見面並且如果感覺不錯就上床,這讓她訝異與迷惘,不過後者的成份遠大於前者,因為畢竟自己從國中時代就開始談純純之戀,讀高職二年級就偷嘗禁果了,算是早熟且狂野。她迷惘的是,到底是自己被婚姻囚禁的心蠢蠢欲動,還是他真的是她生命中另一個男人?不過,她沒有再進一步剖析自己的心態,只是心想,如果哪一天他邀約見面的話,就將對於自己往後的生活軌道可能產生的變化交給當下的感覺決定。
  漸漸地,每次與他聊天時,她都期盼他會傳來邀約見面的文字,可是他卻都只是和她話家常,讓她不禁心想:「難道這個男人只想要這樣而已?」但又隨即在心裡頭嘀咕:「打死我都不相信!」
  這樣的渴望越來越強烈,但她仍矜持,不願主動提出。有一天她靈光一現,決定把即時通上的頭像,從一朵花改換為自己的生活獨照。她對自己的長相還有幾分自信,心想也許當他看到時,會如獲至寶地發現原來網路線的那一端是個秀色可餐的女人。果不其然,他看到她的新頭像時馬上問:「照片上的是妳嗎?」「是啊,去年在清境農場拍的,怎樣?」他隨即傳來「美女一枚」四字,她看到後不禁心裡頭大喊:「賓果!」但仍然只是淡淡地謝謝他的讚美,也沒有要求他傳一張他個人的照片給她看,仍然決定跟著莫名的感覺走。
  隔天,週四,快中午十二點時,她一面吃便當一面看著新聞網頁時,整個上午一直沒出現的他出現了,問她吃飯沒?她回傳說正在吃,又馬上追加一句:「你要請我吃飯嗎?」他給了肯定的回應。
  對於在這樣的時間點的勉強算是正式的邀約,她當然是不好答應,但怕一口回絕的話,像他這種早已過了血氣方剛的年紀的男人,很可能會認為她沒有想見面的意願,於是她給了他臺階下,回傳說:「改天吧,我便當都吃一半了,再跟你去吃,也吃不下多少好料的。」他馬上回傳:「週六中午如何?」
  她很想馬上答應,因為她上班的公司並沒有實施週休二日,週六上午還是要上班,下班後是剛好可以赴約,但是想到兩個孩子在家,雖然讀小學三年級的兒子已經很少要她陪了,但是才讀一年級的女兒還很黏她,而且週六下午兒子得上美語課,通常都是她接送,不知道丈夫願不願意盡一下義務,所以她回應他:「明天告訴你。」
  這樣的回應她相信他能理解,畢竟彼此都是有家庭的人,不是想到什麼就能做什麼的自由之身。當然,男人的自由度,無論是婚前或婚後,都比女人大多了。
  當天晚上她向丈夫撒了個謊,說她隔天下班後要和兩位高職同學聚一聚,兩個孩子請丈夫擔待一下。這樣的事以前不定期就會有,所以雖然兩人已很少有互動,但是丈夫還是答應了,這讓習慣在將近午夜進行日常的洗衣工作的她,當夜在等待洗衣機完成任務的那一段時間,一直懷著一股莫名的悸動翻閱一本談親子關係的書。這樣的悸動,與她在高二寒假的某一天和同校的高三學長男友一同進入一間旅社時的悸動相比,相同的是,都無比強烈;不同的是,這一次即將跨越的界線是一條禁忌之界,跨越後,一不小心,將造成終生遺憾。
  週五的上午她進到辦公室後,迫不急待打開電腦連上網路,打開即時通。她以為他會守在電腦前等待著她的回覆,不過卻不在,她才想到他不是像她這樣的小員工得準時八點上班,不禁嘲笑了自己。
  他在九點多時出現了,她問他今天怎麼這麼早就上線,他傳給她:「因為想趕快知道妳的答案。」她隨即回傳了一個笑臉,他也同樣回了個笑臉,同樣的動作又來回一次後,她終於傳了從昨夜就一直想傳的答案「OK」,隨後他傳了見面的地點、時間與他的手機號碼,她也回傳她的手機號碼,他接著傳給她:「我等一下要開會,接著要外出處理case,所以得離線了,明天見。」
  隔天,她不像以往的週六上午那樣的無精打采進到辦公室,而且很有效率地就處理好業務。其實以往的週六上午,因為銀行放假,所以她的事情也不多,總覺得只是坐著等下班而已。這個上午也一樣,很快就沒事忙的她,打開即時通中她與他互動的歷史訊息,一則一則地看,彷彿學生考前複習般,試著想再從他傳的文字中,釐清他是不是真的是和她能契合的男人。她邊看邊想,以致於連老闆娘走進來都沒察覺,還好老闆娘和老闆一樣,很少會注意她的電腦螢幕,所以當老闆娘開口喊她時,她一點都不緊張地把即時通視窗按掉。老闆娘只是進來問前幾天一位客戶該給的貨款是不是入帳了?她給了讓老闆娘安心的答案後,老闆娘和她閒聊兩句便離開了。
  時間越接近十二點,她的心情也越亢奮。要離開公司之前,她還特地上廁所,隨後,如同往常一樣,沒有化妝的她,只是對著鏡子補了一下粉紅色的口紅,攏了攏長度及肩的秀髮,拉了一下米色、七分袖的薄毛衣的下擺,再轉身墊起腳尖,試著從那無法照到全身的鏡子裡,看她那長度不到膝蓋的咖啡色窄裙是否浮現內褲的痕跡。其實她最後一個動作是多餘的,因為她早上起床後就換穿了一件和裙子同色系的丁字內褲。
  當她開車行駛在前往和他約定的文化中心的路上時,亢奮逐漸被忐忑不安取代,她擔心屆時站在眼前的他長相並非她所喜歡的類型,那怎麼辦?是找個家裡臨時有事的藉口離開?還是將就一下,很快地用完餐就說再見?這樣想著想著時,突然打了個哆嗦,她分不清是外頭秋高氣爽的十月天讓車內的溫度顯得更低了些,還是自己的心寒了起來所致,總之,她伸手調高了冷氣的溫度。
  她想起要離開公司時那一通他打來的電話,頓時又寬心了些,因為他似乎對自己的外表很有自信。她是幾乎不接陌生來電的,不過,那號碼很像是他昨天傳的但她並沒有特別記下來的號碼,於是按下通話鍵,真的是他。他先是描述了自己的樣子與穿著,又說,他會站在文化中心的停車場入口旁邊的樹下,這樣她開車進入時就可以看到他,還半開玩笑地告訴她,如果到時候她看到站在樹下的男人不是她喜歡的類型,可以馬上調頭離開,她聽了只是笑著說:「我知道。」
  在過了約定的時間五分鐘左右,她抵達停車場入口處。在車子要進入前,她就看到左前方樹下果真站著一位個子高高壯壯的男子,當她左轉後在入口處停下來並按下副駕駛座的車窗後,那位男子帶著微笑靠近車子。是他沒錯,兩人終於見面了。
  當他指引她在只剩兩個空位因此顯得有些擁擠的停車場停好車後,她下車時對他的第一個感覺是,他對於他個人的形象所言不假。膚色是正如他講的,因為經常打高爾夫球而有一點黑,但那黑,仍掩蓋不了他的書卷氣,臉上的銀色鏡框眼鏡,更增添氣質感。再來是,雖然有一點中年發福跡象,但是因為比穿高跟鞋、身高約一百六十五公分的她還高出半個頭,所以不會顯得臃腫,反而更加穩重。
  她不喜歡瘦瘦的男人,對方這樣的身材正是她偏愛的,五官雖然稱不上英俊但與醜這個字也沾不上邊,且笑容可掬,黑色POLO衫搭配卡其色長褲與咖啡色休閒鞋的穿著,整體看起來算是個有魅力的男人,讓她心情頗佳地和他邊聊邊走向就在文化中心旁邊的長榮桂冠酒店——他選的用餐地點。
  幾分鐘的步行路程中,他沒有兩人才初見面的拘謹,而是把她全身上下,連她穿的黑色高跟鞋都讚美了,聽得她心花怒放,邊輕飄飄走著邊想這男人的嘴巴真是甜。當他說她給人的感覺是感性與性感兼具時,她不禁懷疑難道他在剛才兩人穿越馬路後,馬上接著的一個叉路口有一位要左轉的機車騎士硬是從她身後穿過,讓在後頭的他停下腳步,而從她的臀部看出她下半身穿著丁字內褲。
  在兩人進入酒店到達歐式自助餐區時,她心裡頭還在想著他講的「性感」這兩字,「莫非眼前的男人是情場老手?」她內心這樣問自己,但隨即又回到跟著感覺走的想法,決定放鬆自己享受這難得的、充滿刺激感的週六午後。
  用餐的人蠻多的,但是兩人並不擔心會遇到認識的人,因為地點與她日常生活圈有一點距離,她幾乎不曾到過這一區,而這也是當時他告訴她為何選在這一家酒店用餐的原因。她住在城市的南區,他住在中區,長榮桂冠在東區,對兩人而言,這樣的距離提供了不少安心感。
  即便如此,在服務生引領兩人到窗戶邊的位置坐下後,她仍然問他:「你不怕遇到認識的人嗎?」他先是笑著說:「妳都不怕了,我怕什麼。」隨即又一本正經告訴她,說他的婚姻狀態就如一開始在即時通上講的,其實只差一個手續而已,但是他的妻子就是不願意,所以他沒有什麼好怕的。當她正打算開口問他的婚姻為何走到如此的地步時,他如同先前談到時一樣,不想再進一步細談,而搶著說:「不談這個了,肚子餓了,我們去看有什麼好吃的。」她只好作罷,拿起剛才放在自己臀部旁的手提包,跟著他走向取餐區。
  兩人各端了一盤裝了四五種的菜餚回座後,他問她想不想先喝一點雞尾酒,她笑著說:「好啊。」他回了一句「我去拿」便又起身。不一會兒後,端了兩杯紅色的雞尾酒回來,遞了一杯給她後,一坐下就地舉杯邀她對飲,並意有所指地說:「敬我們遲來的相遇。」聽得她心有戚戚焉,也淺淺一笑地舉杯。
  用餐期間,他刻意不談家庭生活,工作也不談,只談學生時代的往事和興趣。這樣的話題讓人避免傷感,也能勾起以往美好的回憶,即便因為兩人年紀的差距,使得彼此學生時代常做的事完全不同,但是她卻以一股懷舊的心情聽得津津有味,特別是他聊到他高中時聽的民歌,更讓當時還是一個黃毛ㄚ頭的她羨慕不已。當她這樣回應他時,他說:「是很美好沒錯,不過,妳也不必羨慕,因為每一個世代都有美好的一面。」
  他的盤子很快就見底了,而她的,當然還沒。她心想,一盤菜餚對他而言顯然不夠,於是說:「你還沒吃飽吧?要不要再去拿一盤?」
  他卻說:「等妳吃完再一起去。」她一聽,便笑著說:「我一盤就夠了,我還想留一點空間吃甜點,免得又是大魚大肉,又是甜點,那會讓我變胖。」
  「不會啦,妳身材這麼好。」他笑著說,「那我再去拿一點菜。」
  離席又回來後,他並沒有馬上坐下,而是問她:「妳要喝什麼飲料?我去拿。」
  「嗯……,紅茶。」她說。
  看著他又走向取餐區的背影,她不禁心想:「這男人還真體貼。這樣的男人婚姻怎麼會出問題?」而他,彷彿天性如此,端了兩杯紅茶回來後,又說他再去拿水果和甜點,並問她要什麼小蛋糕,「巧克力的。」她答。
  這最後一趟,他兩手各端了一個大盤子,一盤裝水果,一盤裝了兩塊小蛋糕和兩杯水蜜桃慕斯。她見狀,馬上彷彿要連同剛才來不及回應他的讚美也一併回應而笑呵呵地說:「你要讓我胖死嗎?」「不會啦,妳身材真的很好,不用擔心。」他也笑笑地回答。她一聽,暗自慶幸自己從專科時代養成的游泳習慣沒有放棄,即便胸部不大,但小腹並沒有很明顯的突出,腰部以下也只比少女時代多了些許贅肉而已,可以講,身材並沒有因為生產而大幅走樣。
  當他重新開動後,她也跟著把盤子上最後的餐點,是一塊牛肉,送入口,再拿起杯子喝了一口紅茶。此時,他將一塊從五香椒鹽羊小排切下的肉塊送入口後說:「妳先吃水果吧,不要光看我吃。」她先是一笑,隨即拿了一塊蘋果。
  兩人又邊吃邊聊學生時代聽的台灣與西洋流行歌曲,當他提到他也聽古典音樂時,她放下手中的慕斯,說她常常在睡前將衣服丟入洗衣機裡頭後,到客廳以手提音響播放鋼琴演奏的CD,邊聽邊看雜誌或小品散文。她隱藏沒講的是,這樣的時間是她最感到孤獨與寂寞的時刻,而且已經持續很長一段日子了,因為丈夫在這樣的時間點都已入睡了。
  她注意到她這樣講時,他看她的眼神彷彿看出了她的孤獨與寂寞而說:「我也常常晚上自己一個人邊聽古典音樂邊看散文或詩集。」並把已經吃得精光的盤子移開,拿了一顆小番茄送入口中,又左手拿著慕斯右手拿著小湯匙,吃起了慕斯。
  「很難想像你會看詩集。」她說。
  「怎麼說?」
  「你讀理工科的啊。」
  「就是這樣才看啊,好讓自己的性格平衡啊。」
  「嗯,蠻有哲理的。」她說,「是讀唐詩嗎?」
  他一聽馬上笑了起來說:「不是,都是我學生時代買的詩集,像是席慕蓉、鄭愁予的,還有外國詩人泰戈爾、拜倫的。」
  前兩位本土詩人她聽過,後兩位外國詩人好像聽過又好像沒有聽過。她更好奇的是他為何現在還會讀這些詩集?於是問他,他告訴她,名詩是歷久彌新,而且學生時代年紀輕,領悟有限,隨著年紀增長會有不一樣的感受。
  他接著講了他高中時為何會購買席慕蓉的詩集,再談到大學時為何去買泰戈爾和拜倫的詩集。詩的話題,再加上在這個他們所居住的城市裡最有文化氣息的地方,使得兩人不約而同地看著窗外剛才他們走過的道路旁的樹木,樹梢被秋風吹得搖曳生姿,彷彿在為兩人的相遇作見證似的。入口的餐後甜點與水果,在浪漫的秋季,更是讓轉回頭對望的兩人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在她吃完最後一口蛋糕並喝了一口紅茶後,早已吃完他的份並把剩下水果也吃光、紅茶也喝光的他問她:「妳打算幾點回去?」
  「最晚6點。」
  他看了一下手錶,快2點了,便起身說:「走吧,我們到黃金海岸兜風。」
  「你好像都規劃好了,難道不怕我說:『NO!』嗎?」她抬頭看著一副有十足把握的他說。
  他笑了一聲,說:「這當然要看妳,妳也可以提議啊。」
  其實她當下的感覺是去看看海景、吹吹海風也不錯,於是說:「我先去洗手間一下。」而他,也跟著去了。
  兩人步出酒店後,理所當然的,她坐上了他的車。大約二十分鐘後,坐在副駕駛座的她,已經可以從她的右手邊看到海面了。他打開車窗,關掉冷氣,放慢車速,靠右線行駛,最後停在靠近海岸線的路邊,此時,車上的CD正播放著理查克萊德曼的鋼琴演奏曲《秋日私語》,兩人靜默地聽著猶如正在替他們這樣的一對男女的行徑下曖昧的註腳的樂音。但這曖昧,在車子繼續行駛一段路又再迴轉後,因為他將車子開往距離道路邊約五十公尺處的一家汽車旅館而變成背德的大膽了。
  在他迴轉前,她在原來車子行駛的方向看到那家汽車旅館指示入口的大型看板的瞬間,懷疑他因為曾進去過而故意帶她來這附近兜風,但同時也莫名地悸動起來,第六感告訴她,那將會是車子下一個停下來的地方。
  她直到車子停在汽車旅館的入口處仍然靜默著,整個人像紋風不動似的,彷彿不如此就無法確認自己當下的感覺。
enigma
散文優寫手
 
文章: 247
註冊時間: 週五 10月 25, 2013 1:17 a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出軌

文章ocoh 發表於 週五 5月 15, 2015 12:56 pm

 

寂寞惹的禍,這是一個寫實的故事,
非常接近我們的世界,每天都發生在你我的周遭。

這些年,現代的婚姻與愛情都變得無比脆弱,
諷刺的是,當關係如冰時,
人們想到的不是落力的修補,而是尋求外界的慰藉,
不管是心靈或身體方面,人們都難以得到滿足。

「到底是自己被婚姻囚禁的心蠢蠢欲動,還是他真的是她生命中另一個男人?」
「敬我們遲來的相遇。」
「樹梢被秋風吹得搖曳生姿,彷彿在為兩人的相遇作見證似的。」

以上的句子使我心酸不已。

於故事的大部分篇幅中,
她有如迷途羔羊,陷入僵化的婚姻,
選擇與無數人一樣去找一個陌生人作為暫替品,
她看上他並不基於任何的關愛,
大概可形容為一種遲來的年少輕狂。
對於交歡與否,她心裡又驚又喜,
只因這一錯必將延禍一生,甚至造成一錯再錯,
但她的身心著實有一種急切受到關愛照料的需要。

結尾作者作了留白的安排,
按照城市人的常態,上床似是無可避免,
然而我也傾向她能藉著一次幾乎肯定的出軌,
在最後關頭懸崖勒馬,重新檢視黑白錯對,
畢竟她有家庭、也有兒女,
而錯誤的開始也必將帶來錯誤的結束。

感謝作者帶來一段思想的時間,
不要忘記,這故事非常接近我們的世界。

ocoh說
ocoh部分長篇小說列表:
《迥空》小說目錄
《總是夜》小說目錄
《狼狼》小說目錄
《3N8》小說目錄
《人生》小說目錄
頭像
ocoh
小說投稿版召集人
 
文章: 1053
註冊時間: 週六 9月 25, 2010 11:50 a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小說】出軌

文章喜菡 發表於 週三 7月 29, 2015 7:22 am

 

頭像
喜菡
站長
 
文章: 7936
註冊時間: 週一 1月 19, 2004 4:49 am
來自: 母親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香港《小說與詩》文學報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