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菡文學網小說叢書一之5 ocoh小說集《總是夜》出版了

喜菡文學網小說叢書一之5 ocoh小說集《總是夜》出版了

文章喜菡 發表於 週五 11月 13, 2015 7:55 am

 



喜菡文學網小說叢書一之5
ocoh小說集《總是夜》出版了

總共只有兩本

購買網址:
http://tw.becuber.com/mycuber/sites/dah ... oduct=3282

或下載喜菡文學網APP購買。

~~~~~~~~~~~~~~~~~~~~~~~~

序言〈同一座城市〉

  這裡和黑暗城一樣冰冷,跟地球的那端也幾乎相同,因為就是一座城市。有關於城市的定義,和人有無直接關聯,相對於某些地方,因應著歷史、時間或總總原因,那些可以想像與無法明瞭的部分……的確就是一座城市,城市是否仍存在著,已然過往許多年之後的荒廢。那裡就是有著一座沙灘存在,同樣的兩男一女,有人再度止住了腳步,無論他的名字是洛克、葉琦還是鵬哥,在那樣的海邊有人必須去跨越,起因那就是分裂體的緣故,被分開了,毫無關聯的,成為另外一個人、一個世界和一座城市,以致於那幾乎可能是自身繁殖出去的另一個故事。
  那就是沙灘的所在。海水該是冰涼的嗎……泥沙阻礙著什麼人前往某處的猶豫不決。而那真真切切是沙灘,是海水浸濕泥沙到達陸地前的道路。便是那樣物質的根源直是往前構築起《總是夜》的世界,和另一個世界──ocoh問過我有沒有看見。這個問題,我也想問所有的讀者。的確是在那座沙灘上,在那座城市,在那程式瓦解之前,那麼在《總是夜》裡的沙灘仍舊是沙灘,被什麼隔絕著,有什麼伺機悄悄上岸,全是屬於讀者們自由想像的世界概念。是在《總是夜》的反轉下,慢慢形成每一個人心中的張小夜和家豪。
  究竟他們會說些什麼,他們曾想些什麼,在黑暗城、地球或是更遙遠的真實抑或虛假之中。那麼、也許、所有的疑問和解答……那樣的聲音把故事裡的黑暗冰冷寂靜都折射出了人生,成為每一次無法逃離的黑暗和希望中,徘徊在街道上,也許攔起一輛計程車。
  那麼就一起去看吧。
  是發生在地球上的故事。
  「是地球以外的小說。」
  家豪也許會這麼說。
  「那我們該看些什麼?」
  家豪是否會這麼問。
  我不就是你嗎?
  連家豪本身也會對此疑問產生恐懼,他需要勇氣去跨越──其實每個人都有對自己感到陌生的地方。很多事情和一念之間,所謂的當下和發生過的事件,回頭思索的午夜夢迴,何嘗不會有驚懼於某時某刻的自己。是那樣的自己?哪一種的自我,家豪在沙灘之前,他預備走入的是──時間會不會仍在二十四小時的控制下,質疑著每一天每一個月每一年當中的自己又做了些什麼,以及那些想都想不起來的回憶,然後微笑有點太輕又太重的那些女孩走了過來,說好一起去尋找失落的,還是從來沒有被發現的。這裡,就是一個那樣的世界。
  我在《總是夜》中又重新認識起ocoh的小說,那裡始終漂浮著我們自身與週遭的問題,是自然而然就浮了上來,從黑暗城的國度,由地球,感覺想忘記的某一塊,順著浪,人生又被推擠回原來的地方。
  
  
  跳舞鯨魚/
  喜菡文學網小說版召集人。曾獲數十項文學獎。著有長篇小說《她身花園》、短篇小說集《幻獸症的屋子》、長篇小說電子書《溫泉熊旅館》、少兒文學《恐怖闖關遊戲》。

  

~~~~~~~~~~~~~~~~~~~~~
《總是夜》
故事簡介
  第二十五個年頭,不起眼的名字,挫敗感湧現。愉快的星期天,接過誰的電話,中止殘忍敘述,愧疚苦苦糾纏,淚水禁不住落下,孤獨的哭得淒慘。挨靠房間牆壁,挑起心理戰爭,不知怎的昏睡過去。
  睡醒——惡夢的延續,新生的起點。
  記憶——善意的提醒,可惡的綑綁。
  一場人生,一段生命,那些冒險裡到底有誰?
  那個人,走進沒有白天的世界,偷走了二十四小時制的手錶。
  這部小說或可啟發你的想象力,或使你思潮作動,或讓你憶起某段刻骨銘心的關係。既可視之為言情小說,又可以根據我的分類,把它定義為科幻小說。希望透過這部十一萬字的作品,能夠展現出文體的多樣性及可塑性,並向你傳遞一些經歷和情懷。
頭像
喜菡
站長
 
文章: 8002
註冊時間: 週一 1月 19, 2004 4:49 am
來自: 母親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實體出版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