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龍溪的孩子-寫我故鄉寫我家-136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 妍音, ocoh

後龍溪的孩子-寫我故鄉寫我家-136

文章慕松 發表於 週五 1月 12, 2018 5:10 pm

 

(136)-

自1980年起,公司擬定南亞次大陸的拓銷計畫。當時在下正值年輕力壯時期,很自然的就成為公司新市場的開荒牛。經常一手提著007皮箱,一手拖著滿袋之樣品。來回穿梭於印度、孟加拉、巴基斯坦、以及斯里蘭卡等地方,進行公司產品的推銷工作。

當時遠貿中心的斯里蘭卡代表伊克奈亞克先生(Mr.J.E. Eknaiyiak),他是莫漢尼安人後裔,曾經邀我去印度河畔探望他家的親戚。每次陪他去印度河畔探親,多蒙他家親友之熱心招待。他們都將最好房間最好吃食讓給我,熱情之友誼讓我感動萬分。

我曾詢問他家親戚長老,為何長據水鄉生活不思遷移岸上陸地去?那位長老露出剩下沒幾顆的牙齒,拍拍黑瘦無肉的胸脯對我說:「我們以印度河之子民為傲,寧願固守印度河與之共存亡!」氣勢凜然令人佩服,說話雖然有點露風,依然是說得鏗鏘有力精神十足。

另一位老者年高德邵,文質彬彬進退有度。他老人家身體狀況似乎不錯,說話聲音宏亮貫耳,思路細膩邏輯不亂。說話之神情嚴肅裏戴些溫暖,談興盎然長談不殆。每每談到「種姓制度」頗多埋怨。

他說他的一生,就是爲推翻種姓制度而生的。這一路走來雖然辛苦,眼見希望即將達成,心情非常愉悅輕鬆。南亞次大陸市場我在那裡盤桓甚久,最令我感動且記憶深刻的故事,大概就是莫漢尼安人與灰鷺。我欣賞他們人鳥之間,那股彼此互相信賴的情誼。

1980年8月,印度斯里蘭卡拓銷團任務完成,訪問團隊解散團員各自分飛。我因有事仍在斯里蘭卡停留。其他團員繼續往曼谷飛去。團長陳茂榜先生,則與他的秘書二人,搭乘德航直飛南非約翰尼斯堡。另有一些則規劃去觀光,或去其它方推銷公司工廠之產品。

是日午休之時,多日奔勞的我好夢方酣,突然有人前來敲我房門。我揉著惺忪睡眼前去應門,眼前出現一位帥哥紳仕,他禮貌的向我道聲午安,然後說明來意。此時我突然脫口問他:「您是華倫泰先生?」來人點點頭並伸出蒲扇般的大手,嘴裡說:「請多多指教!」

這傢伙禮貌週到,一口純正的中國話讓我大吃一驚。之後他才告訴我,他是英裔義大利人,少年時期在北京呆過十幾年,並於當地的外國學校讀到九年級,然後隨著父親來到可倫坡繼續完成學業。半年前,他才自英國倫敦大學結束MBA學業歸來。

此人從小就與我的客戶費南度先生熟悉,他父親能夠去中國大陸工作,就是費南度先生幫他介紹的。此次我在斯里蘭卡逗留,生意做得不順利。加上我的下游商家都在塔米爾游擊區內。此刻政府與游擊隊之狀況曖昧難分,我的幾位下游商家急著想與我見面,共同商量今後業務如何進行?

眼看著護照上之居留期限已至,費南度先生說要介紹新客戶給我,為此,我必須去當地的移民局辦理延簽。否則,期限一到必須走人。我對當地行政官僚習性,與辦理延簽作業程序都不熟悉,故爾憂心忡忡,不知能否順利辦好?

當我把困難告訴費南度先生之後,他立即用電話,把在移民局當秘書的華倫泰找過來幫忙。他要我將護照與機票交給他,並且向我保證明天中午之前,他一定可以幫我辦好。這小子的禮貌令人激賞,他還一再的安慰我說:「Rex先生請放心吧,我可保證絕對沒問題的。」

華倫泰拿走我的護照和機票後,我的睡意全消。索性上浴室沖個涼浴,這才使我恢復了生氣。浴罷出來做在小桌前,吃幾片薄餅乾,喝杯柳橙果汁,看看外面太陽燦爛光照,心裡不禁又升起一片懶散的感覺。

我心暗忖:「要與新客戶見面之日在明天,整個下午都空閒著該如何是好?」左思右想不得要領,東摸摸西看看時間就像已停擺了。我連連看過腕錶好幾回,好像指針都靜止沒在動。

稍停,華倫泰又前來通知,說他的主人費南度先生有請,要我到會客大廳與他見面。於是我進去盥洗室洗把臉,穿著外裝之後隨著他走向大廳。此時,看出費南度先生與一位陌生人,在大廳等著我。

我趕快三步併兩步快走過去,人還在走著,費南度先生已高聲在喊:「劉,快快!看我把誰帶來了?」此人不相識,我只搖搖頭算是答覆了。華倫泰在一旁,低聲的告訴我說:「他就是可倫坡商區的老大伊克奈亞克老先生,人挺好就是囉唆了點。」莫非是心電感應?老人家知道我無聊,因而在這時間裡來看我?

管他是何原因,或許是知道我無聊,想帶我出去走走吧?果然不錯,我的想法賓果啦!這位老人家,還是台灣遠貿中心駐斯里蘭卡的的代表。他聽說我來自台灣,急著想跟我見面,並委託我帶封信給外貿協會武冠雄董事長。

他告訴我說這是一封辯白書,內容說他受到暗箭所傷,希望外貿協會調查清楚之後,再另行換人。這些日子裡,就在伊克奈亞克先生導遊之下,我跑遍斯里蘭卡大小商區。發現當地的產物豐富,頗有長期開發之潛力。

可惜長年陷入內戰,加上總統被暗殺情形屢有所聞,因此,我將這裡當做第三級開拓區,可有可無。儘管在此我有好多客戶,但訂單小得可憐很想放棄。不過,一想到老人家每天陪跑各地,跋山涉水之苦勞,放棄的心念隨之消失矣。  [待續]。
從小寫到老,一無所成,但仍努力不懈。


[北北草堂]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ftliu/
頭像
慕松
散文優寫手
 
文章: 3775
註冊時間: 週六 10月 30, 2004 1:57 pm
來自: 台灣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小說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