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龍溪的孩子-寫我故鄉寫我家-135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 妍音, ocoh

後龍溪的孩子-寫我故鄉寫我家-135

文章慕松 發表於 週四 1月 11, 2018 5:10 pm

 

(135)-

印度、埃及、巴比倫與中國、她們是世界公認的四大文明古國。這四個國家之中,有三個國家是在亞洲,由此可見,亞洲物博地大人傑地靈當之無愧。在這些文明古國度裡,中國人保守自閉,巴比倫人豪華外向,埃及人充滿神秘,印度人則給人懶散感覺。

但是諸位看倌請勿上當,印度人就像一頭獵豹,在其行獵食行動開始之前,總是一副悠閒態度,等你放鬆之際,他立刻給你致命的一擊。所以,在商場的滾弄之間,我不怕猶太人的詭詐,不怕阿拉伯人的蠻橫,更不怕日本人的仔細與斤斤計較。卻非常害怕印度人的溫吞態度。與印度商家做生意,經幾個回合之對手過後,我方明白為何大家都這麼怕印度人啦。

1980年,我的商場狗運特佳。公司業務欣欣向榮之外,出國機會也特別的多。當年,我幸運的參與印度電子訪問團,權充團隊的財務管理兼秘書。訪問團的成員,大多是國內著名的電子工廠,而我公司則是瞎貓碰上死耗子,硬是給矇上的。斯時台灣的電子工業獨占鰲頭,因此,訪問團所到之處,深受禮遇並且享以國賓式招待。

訪印翌日,訪問團在新德里有一場經營發表會。當天的會場上,出席之印度廠家十分踴躍,約略計算不止上百之多。他們擠進會場洗耳恭聽,想自其中學些台灣經驗。讓人感到驚訝的是,全場只有一位記者出席。由於我是團隊裏的打雜,除為袞袞諸公當翻譯外,還得負責行程上的點點滴滴。復又受我老上司的器重,這下可把我忙得死去活來。

輪到主辦單位的主席演講,我戰戰兢兢的在一旁充當翻譯,生怕有所疏漏對不起大家。怎知這位仁兄開口,劈頭就是一句成語:「The knowledge you talk that you be learned, otherwise, that you be lost」我當場愣住數秒,不知如何以應?

幸好急中取巧,脫口用「溫故而知新」說法塘塞過去。之後,全文起伏精采,譯得十分順暢,當然賓主皆歡結束大會。接著該國內政部派員前來談事,透過當地電子公會主席居間緩頰說出,這才知道,昨日因巴游首腦阿拉法特來訪,所以部長無法分身去接機。

團長深知弱國無外交的道理,寬宏大量的接受了對方的致歉。而在當晚的招待宴會上,總統甘地夫人還特別的前來致意,算是給足了面子。所以,團長驕傲的對團員們說:「這趟訪問收穫不錯,該見的人見了,該說的話也都說了。」

宴會結束回到下榻旅館,白天在會場採訪的那位記者,前來作個別的訪問團長。我洗澡的肥皂泡尚未洗淨,立刻被催促前去翻譯。我邊跑邊整理門面,匆匆趕到樓下Coffee Shop去執行任務。雙方一陣禮尚往來的客套過後,閒話不說立即切入正題。那記者犀利的問話,讓我翻譯得非常辛苦。

而團長突如其來的口舌逞能,更是讓我想破腦袋應付。好不容易接近尾聲,團長却用閩南語訓我說:「該說的必需翻譯,不該說的就跳過去吧。」這下可真讓我感到左右為難。這趟訪問雙方一問一答,有來有往,我也忙得舌頭打結,直到夜央方休。

回去整理底稿,發現許多不通之處必須修正,騰騰弄弄,直到凌晨翻點才上床就寢。第二天早報送來,朦朧中團長前來敲我房門。他手上拿著一份報紙,用力往我桌上一放。然後他指著他的相片,問我上面說些甚麼?

我說介紹台灣訪問團的行止啊。團長也會說點英文,可是長篇大論的內容他可莫宰羊。於是他叫我擇要翻譯給他聽,我只好當面一五一十的翻譯出來。我餓著肚皮翻完那篇專訪,老人家在一旁邊聽邊皺眉頭。

他沉吟好久才對我說:「這紅頭阿三真厲害,我們的話他竟能一字不漏的紀錄下來。以後在加爾各答與孟買的會場上,講話翻譯都得特別小心。尤其你的翻譯更應小心,三三的應付就可以啦。」

這是我第一次與印度人會面,他的表現令人驚訝。之後,我又與多家廠商研討合作事宜,看到他們穩定不躁進的態度,更讓我提防深深。而團中的大老們,在往後的行程中,許多言談大為收斂,即便是小型的發表會裏,大家的發表也都斟酌再三。這一來翻譯工作減輕許多,倒是讓我感到非常的不習慣哩。

印度充滿著古蹟與現代,但在印度河流域附近,有一種水上人家也非介紹不可。印度河流域覆掩寬闊流水蜿蜒,沿途流程中之水位段段差異,水勢非常的不穩定。可是沿河有許多水上人家,對於危險河域視若無睹。

在他們生活日誌內,似乎找不出「危險」或「安全」之語句。水上人家是莫漢尼安人(Mohanian),他們是一支印度的水邊民族。在嚴格的種姓制度限制下,他們是傳承的印度河水人家。階級固定無可轉圜,而且牠們野溪歡與印度河共生共長。長期以來,他們都自詡為真正的印度河子民。

莫漢尼安人居住水涯以水為家,生於斯長於斯死於斯。死後一把火化為灰塵,他的骨灰也是灑入印度河內隨波築流,讓它漂流到天際極樂世界。這支水上民族,頭腦聰慧不輸陸地人。他們家家幾乎都會養幾隻「灰鷺」,幫助他們在湍急危險的河域裏捕魚。灰鷺是季候鳥族類之一,目光銳利水性特佳,在水流內抓魚技巧,百發百中爐火純青。任何體大體堅之魚,難逃其銳眼之盯哨與潛水捕捉。

每年秋末冬初是灰鷺遷移季節,莫漢尼安人便在河上佈置巨網,並放入木雕灰鷺和死魚當作誘餌。引誘灰鷺入網將之捕捉,然後施以訓練讓它馴化後,幫助主人尋找魚踪或潛入水中捕魚。

灰鷺之記憶力極強,飼主給它一個名字它就永遠記住。因為訓練期間人鳥片刻不分離,所以,在無形中形成一種難以解釋的人鳥情誼。由於主人對鳥呵護備至,所以灰鷺便努力找魚抓魚回饋主人。春天是灰鷺繁殖之求偶時期,它會自動離開主人一段時間。人鳥似乎有著一種自然的默契,之間的自來自去毫無拘束。

一旦牠的求偶期間結束了,飛出去尋偶的灰鷺雄鳥會自動回家。運氣好的時候,它還會幫主人帶回幾隻幼鳥,讓它成為主人家的新成員。幼鳥進入新家,主人依然會給它取個名字。然後按照程序將之馴化,並施以捕魚技術之訓練。幼鳥技術達到火候之後,這才將它併入成鳥捉魚之行列中。 [待續]。
從小寫到老,一無所成,但仍努力不懈。


[北北草堂]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ftliu/
頭像
慕松
散文優寫手
 
文章: 4079
註冊時間: 週六 10月 30, 2004 1:57 pm
來自: 台灣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小說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