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初戀男孩(十四)友情x2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 妍音, ocoh

我的初戀男孩(十四)友情x2

文章鄭序仙 發表於 週三 1月 10, 2018 10:36 am

 

我走得很快,有種急迫感,因為不希望那個花心仔誤會以為我在等他。
   經過的電腦教室門窗緊閉,順利通過無人的走廊,接著從上層階梯安全降到一樓地面,然後很快就看到目的地。
   「報告,老師,我來拿美術教室用的...。」
   教材室裡有幾張辦公桌,只有一個男老師,正坐在電腦前講手機。他看到我便站起身,對我說道:                 
   「妳打開門,先進去,我等等來。」他一手指向前方,我的右手邊有一扇關上的門。  
   打開門,我走了進去,裡面很黑,幾乎黑得伸手不見五指,恐懼瞬間壟罩,彷彿黑暗中潛伏著妖魔鬼怪。我緊閉雙眼,雙手抱住自己,等待視覺適應。過了一會兒,稍稍睜開眼,還是很黑,沒有勇氣去摸索電燈開關,也不好意思跑出去,於是人卡在這兒進退不得 。
   老師怎麼還不快來幫我開燈?誰快來呀...
   聽見腳步聲,愈來愈近,然後來到我身後,隨同一道身影遮住外面透進來的光線。
   是誰?是老師嗎?我害怕的背脊僵直。
   「不要動,小麗,小心會撞到東西,...等我開個燈。」齊南迷人的嗓音說道。
   不知怎麼的,頃刻間我的恐懼煙消雲散。
   他才說要開燈就朝我靠了過來,很靠近,近得彼此身上的布料在摩擦,我不敢動,內心一陣小鹿亂撞。
   誰准許他靠我這麼近?帥哥就可以這樣放肆喔,...雖然我不討厭。
   電燈亮了,原來開關就在我右肩附近的牆壁上,我看到他伸長的手縮了回去。
   現在可以看清楚了,我好奇的雙眼整個掃視了一下,這隔間房約有7.8坪大,感覺有點老舊,一個厚布簾拉上的窗,遮住了外面的亮光,裡面擺放了好多各式各樣的教學器材,包括兩個櫥櫃和一個大大圓圓的地球儀。    
   不過,沒有時間去閱覽,馬上就被一隻手拉到掛著一排畫的前面,隔著長袖布料,感覺得到他手心的溫暖。
   誰說他可以拉我的手?我想把手抽回來,...但是捨不得。
   「 我們要的畫都放在這邊,每幅畫都捲著的,上面有編號,按數字大小排列,從裡邊開始排,12345...,所以3號畫就是第三幅。」他耐心地說,邊用手指著上面的編號給我看。
   「喔,嗯。」
   他那俊秀的臉龐,看著我帶點憂鬱的黑眸,說著話優美曲線的唇瓣,完全吸引我的目光。
   接著,他取下第三幅畫交給我,我們互相凝視了幾秒,然後他的目光落在我的嘴唇上。              
   「小麗,我...」
   我等待著,此時此刻只屬於我倆的世界...什麼花心不花心,小時候鄰居也好,都不重要了。
   突然,一道中年男性嗓音傳來:「找到你們要的東西了嗎?」隨即剛在講手機的男老師出現門口,我們兩個自動彈開了點距離,他對我們瞧了瞧。「帥哥常來,應該沒問題吧?」
   「嗯,沒問題。」齊南回應。
   「很好,那等一下你們其中一個來登記一下。」男老師說。
   「好。」我們兩個異口同聲。
   齊南移動身體去拿另一個東西。
   男老師打量我們一下就轉身消失了。
   「那給你登記,我先拿這幅畫回美術教室。」我說。
   我看他慢慢點了頭說「好。」就立即離去。
   在我走出教材室,要轉向階梯時,有些遲疑地停下腳步,回頭一望,...他那時候想跟我說什麼?

   每天早上我都會在爺奶房間對著橫寬的大鏡子梳頭髮,桌上有幾支全黑髮夾、和幾支老舊古典樣式的,可是我沒一樣喜歡,於是習慣性的將旁分的長瀏海塞在耳後。
   美珍的頭髮看起來蓬鬆有豐盈感,曉慧是柔細髮質,感覺摸起來很舒服,玲玲則維持她一貫的齊眉瀏海妹妹頭,而我的髮絲有微波浪的自然捲度,所以我常會用手指做捲頭髮的動作,覺得很好玩。
   中午,在餐廳門外被一陣稍強的冷風吹亂了我的長瀏海,便用五指順順髮絲再撩向耳後。
   吃飯時,坐在我對面的陳啟明突然遞給我一支素色但雅致的髮夾。
   「小麗,妳覺得這支髮夾好看嗎?」他問道。
   「你買的?」我露出笑容,將髮夾拿在手上欣賞,挺喜歡這顏色和樣式,曉慧和美珍也湊過來看。「不錯看,想不到你挑女生東西還滿有眼光的,買給誰呀?曉慧?班上的女同學?」
   「最好我哥會買給我。」曉慧笑著嘟噥。
   他露齒笑著,傾身向前從我手裡取走髮夾,接著撥起了我的長瀏海。
   「怎麼?做什麼?」               
   「別動,我幫妳夾上去,老是看妳的頭髮快遮住眼睛了。」
   「...真假?買給我的?怎會想到?」
   我有點驚喜,但同時感到些許不安。陳啟明喜歡我也許不是我以為的那麼單純...不會吧?
   只想了一下就甩開思緒,覺得想那些根本是在浪費時間,因為送髮夾這小東西真的不算什麼,像我們親戚間就會互送農作物,若收到禮盒也會分送,像我就會拿一半海苔給曉慧。
   「昨天放學同學邀我去他家,他家是開飾品批發店的,我逛了一下,看到這支就覺得妳應該會喜歡。」
   「嗯,喜歡,謝謝。」我輕聲說,給他一個真誠溫暖的笑容表示感謝。
   他繼續拿筷吃飯 ,臉上有著藏不住的喜悅。
   「我們先過去吧,記得帶課本。」
   玲玲從我身邊經過,好像沒聽到我說話,她繃著臉,一個人逕自往教室門口走去,美珍和我互看了一眼。
   這次又怎麼了?我又哪裡惹到她了?她在生什麼氣?
   「她怎麼了?」
   我微搖頭。「...不知道。」
   在去電腦教室的路上,一度心想也許她突然回神,然後自己回頭走過來,像上次那樣,再自娛娛人的逗我笑。然而,她卻是自顧自地與別的女同學說話,接下來的時間也一樣,完全漠視我們兩個的存在。           ,
   不會這樣對我吧?我咬牙忍住叫她名字的衝動。

   翌日,在去餐廳的路上,我加快腳步,攔截了玲玲,我們在樓梯口停下腳步。
   「等下在餐廳會跟我一起吃飯吧?」我問道,期待她點頭。
   「我有交其他朋友的權利,妳已經有很多朋友陪伴,又不缺我一個。」她迴避我的目光,冷聲說。
   她無情的話讓我溫熱的心彷彿被丟入冷水中。我做錯了什麼?她為什麼會對我說這種話?對啦,我是個重感情、珍惜友情的人,所以勢必就要受很多的傷害!
   我看著她的冷臉,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玲玲怎麼了?妳們兩個還沒和好嗎?」陳啟明問道。
   他們一臉的「妳們兩個是怎麼了?」
   面對他們的關切,我有苦難言。
   「她有交朋友的權利,想在哪兒吃飯就在哪兒吃飯,那是她的自由,所以別管她了,我們吃飯了好嗎?」我說,壓抑難過的情緒。
   話最多的人不在座位上,自然大家的話也變少了,尤其今日氣氛格外冷清。
   心煩的時候最怕碰上超會煩你的人。放學時,美珍剛揮手道別。王強就過來纏著我,直問我跟玲玲怎麼了?
   「這是女生的心事,不方便跟你說。」
   「心事?什麼心事?我想知道...」他說。
   我搖頭。「不行,我不能說。」
   他繼續問:「為什麼不能說? 」我抿了嘴,他還要問:「為什麼我不能知道?」我又搖頭,他不死心:「女生是有什麼心事?...」我鼓起腮幫子。
   「妳說出來,我一定可以幫上忙。」
   「不用了,你幫不上的。」
   「可以,可以,說啦,說啦,快...」
   「你很煩吶,走開啦,討厭,不要來煩我。」我發脾氣了。
   不顧他受挫的眼神,我抓起書包把他拋在腦後,快步走出教室。我知道他是好意...。
   被那屁孩耽擱了,我等了一下,推斷曉慧應該自行前往火車站了。
   幾個制服上繡著兩條槓的學長斜掛著書包,從我面前慢步經過。
   「可愛的學妹,妳叫什麼名字?哪班的?」
   「給個電話,做個朋友,好不好?不要害羞。」
   我頭低低,有點羞怯。
   「欸欸,別亂虧,那是陳啟明的馬子,等等被揍喔。」
   他們認識陳啟明?什麼馬子?
   「籃球校隊的陳啟明?是喔..這七仔是他的?」
   「陳啟明是妳鴿豆喔?你們在一起多久了?」
   說什麼鬼東東?聽得耳朵頗不舒服,覺得不受尊重,我皺起了眉,不發一語,趕緊逃離。

************                     ************                   ***********

雖然沒有人在等,但我還是說聲:抱歉,久等了
放空太久,有點回不來... >"<
鄭序仙
普通會員
 
文章: 16
註冊時間: 週五 6月 09, 2017 8:08 a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小說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Google [Bot] 和 2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