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世玄皇 第五章 拜師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 妍音, ocoh

霸世玄皇 第五章 拜師

文章0152 發表於 週二 1月 09, 2018 1:57 pm

 

"咦~怎麼會這樣?"陳頡不相信的又試了幾次,但是結果都一樣。
    
    "算了,下面有路下面過吧!"做好決定後,陳頡便從下面爬著進石門裡。"靠,這石門的上半部怎麼厚成這樣,難怪我都推不動,這根本就是想要讓人用爬的進去嘛。"一分鐘後,陳頡終於進入了石門內部,但映入眼簾的景象讓他有想罵娘的衝動,因為又有一道石門佇立在不遠處。
    "啊~我不玩了啦!也不知道這地道還有幾扇門,如果最後盡頭啥都沒有,我不就白忙一場了。"想完,陳頡就要回頭。
    
    "阿~不行,都到這裡了,感覺不繼續走下去,以後肯定會後悔的。算了,我就再進一次石門吧,如果石門內的情況相同,我再離開也不遲。"做好決定後,陳頡再次走向石門,接著輕輕一踢,石門的下半部很快就碎裂,露出狹窄的通道。
    
    約莫五分鐘後,陳頡進到了第二扇石門的內部,"嗯~這扇門內果然還有門,但是這次竟然有五扇,這裡應該就是盡頭了吧,當初的堅持果然是對的,哈哈。"陳頡一邊想一邊往正中央的石門靠近。
    
    "咦~這門上有字。"接著他又往兩旁的石門看了一遍。
    
    "這些門上都有字,可惜我還沒完全學會這大陸上的字,不然就能知道是什麼意思了。算了,既然不確定門裡頭有什麼,但一定跟門上的字有關,先別貿然進入,否則可能會害死自己。反正這地方只有我知道,等我學會這大陸的文字再下來開這些門。"
    
    陳頡做好決定後,就打算依原路回去,但當他一轉頭發現有一個人正坐在入口旁邊。陳頡雖然嚇了一跳,但還是很快保持鎮定。
    
    "是誰在那裡?"見對方沒有回應,陳頡往前走了幾步,又問了一遍,可是對方依舊沒有任何反應。
    
    "嗯~怎麼都沒反應,會不會是死人啊?"陳頡好奇的想著。
    
    於是陳頡慢慢的靠近他,接著以手探他的鼻息。"嗯~果然是個死人。"
    
    發現他是死人後,陳頡也不怎麼害怕了,便仔細端詳著。
    
    "嗯~這人生前看起來好像受了很嚴重的傷,身體好多地方都凹陷進去,我想這地道也許就是他挖來躲避敵人的吧,但是他又為什麼要將這避難所的入口都打造成石門的樣子呢?這樣豈不是會引人想進入一探究竟?算了,別人的想法,我也管不著。在這裡遇上咱倆也算有緣,我就把你葬在這吧!人家都說入土為安,雖然不知道你已經死掉多久了,但是還是埋起來,才不會嚇到後來人啦。"想畢,陳頡就地開始挖坑,一個小時後,一個大洞就這樣被他挖出來,接著他將屍體給抱起,準備要把它埋起來。
    
    "嗯~這屍體下居然有一塊石板。"陳頡彎腰看了下石碑。
    
    "嘖嘖,又都是我看不懂的字,看來是該好好學一下這裡的文字了。"陳頡心中暗道。
    
    "咦~等一下,我記得電視上都是這麼演的,如果在一個墓穴的盡頭發現一個屍體,這大多是高人的屍體,如果做一些下跪的動作,可能會觸發什麼機關,應該可以拿到些什麼,現在有機會不妨試試。"
    
    於是陳頡將屍體給放回原處,然後走到屍體面前,對著屍體行禮道"晚輩陳頡,偶然進入這個地道,便貿然深入,不知這地道是前輩您的長眠之處,多有打擾望前輩勿怪。如今晚輩看見您屍首沒有真正入土,就讓晚輩來將您安葬,也算是晚輩對您的賠罪。"說罷陳頡對屍體拜了拜,就要站起來準備繼續埋屍體的時候。
    
    "哢哢"一聲巨響自陳頡後方傳來,整個地下空間都在震動,他轉頭一看,發現原先的五扇石門竟然漸漸融為一體,變成一扇比之前更為巨大的石門,接著石門緩緩打開,裡頭有一位半透明的中年人正坐在那裏頭。
    
    "進來吧。"中年人對著陳頡說,話音一落下,陳頡瞬間就被帶入了巨大石門內。"這人只是靈魂的狀態卻能將我直接吸到他面前,如果他還活著的話,會是多麼可怕的強者,幸好剛才沒對他的屍體不敬。"陳頡一陣後怕的想著。
    
    "小夥子,是什麼原因讓你被關進這隔離所的,以往只有不被族裡所容之人才會被帶到這裡來,他們不是窮兇惡極,就是被視為眼中釘肉中刺,還是你和我一樣是因為太過天才,呵呵。"中年人雖然是笑著對陳頡說,但那銳利的目光,彷彿能將他給看透一樣。
    
    "呃‧‧‧前輩實不相瞞,其實我是因為太過廢物才被帶進這裡,不過也許眼中釘也有一些吧。"陳頡有些尷尬的摸著頭說。
    
    "哦~這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不過以眼中釘的標準來看,你還真的不夠格。但我觀你運氣不錯、心性好、有定力、人品亦是上等,難道你是武道方面不行,而被人強行廢去應該屬於你的地位?"中年人略做思考後猜想著。
    
    "哦~前輩您還真是厲害一猜就中,的確我武道方面不行,我的修練出了一個大問題,而這個問題家族每位長輩都束手無策,導致我至今依然還未踏入武者。對了,您是怎麼看出我運氣不錯那些的,您難道會算命?"陳頡疑惑問。
    
    "哈哈,這倒不是,我知道是因為我設了考驗。說你運氣好,是因為你能在機緣下來到這裡,而說你心性好,是因為你願意在石門面前低頭,有些人發現要通過石門要用爬的,便想也不想的直接離開,而說你有定力,是因為那五扇門,你連看都不看轉身走掉,要知道那些門可是害死最多人的地方,尤其是門上寫著功法兩字的害死最多人,而說你人品上等,是因為你懂得尊敬前輩,這點我特別欣賞。"中年人哈哈大笑著。
    
    "嘶~差點就把小命給送掉了,幸好我沒急著去開門,不然我的命真的就交代在這了。"陳頡心中暗道好險,臉上卻是帶著恭敬的表情。
    
    "原來是這樣啊!對了,前輩那五扇門上分別寫了些什麼呀,我只是輕輕一瞥就走開了,所以記得不是很清楚。"陳頡笑著問。
    
    "哦~由右至左分別是丹藥、兵器、功法、武技、異寶這五樣,都不重要了,只是騙人的小技倆。對了,你剛剛說你修練上出了些問題,是什麼樣的問題阿?"中年人好奇的問。
    
    "關於我修練上的問題,我也說不清楚,總之就是我在將天地元氣納入丹田時,那些元氣就像石沉大海般很快的消失不見。"陳頡思考一下說。
    
    "哦~有這等事,來,你盤腿修練一次讓我看看。"陳頡點頭,隨即開始盤腿修練,而中年人則將手貼在他的背後。
    
    一個循環過去,陳頡體內的天地元氣依然在納入丹田那刻瞬間消逝。
    
    "嗯~這難道是‧‧‧哈哈,上天帶我不薄啊,小夥子你說你叫什麼名子?"中年人壓抑著心中的興奮,極力保持冷靜的問。
    
    "我叫陳頡。"陳頡回道。
    
    "哦~陳頡啊,哈哈,好名字。對了,你願不願意當我陳語風的弟子?"中年人笑著問道。
    
    "陳語風,陳語風!難道是那個在上古時期名動整個九霄大陸的陳家至強者?"陳頡驚訝的問。
    
    "哦~小夥子你知道我呀,不過這也正常,當初我在大陸上有誰不認識,哈哈。"陳語風傲然一笑。
    
    "您剛說願意收我當您的弟子?但,我記得您不是不收弟子的嗎?你真的是他嗎?"陳頡懷疑的問。
    
    "如假包換,雖然你說的沒錯,但人死後是會改變主意的,而且我覺得你很對我的胃口,我打算收你當我第一個弟子,你可願意?"陳語風笑著說。
    
    "當然,我當然願意,師父在上,弟子陳頡在此給您請安了。"說罷陳頡便跪了下去,對陳語風拜了三拜。
    
    "好了,別再拜了。"說完陳語風手一揮,讓陳頡想彎下的腰彎不下去。
    
    "至於修練上的問題你別擔心,再過幾天你就會順利突破武者的。好了,你先回去你的住所吧,等你突破在回來找我。"陳語風笑道。
    
    "是,師父。"聽到自己可以突破的消息,陳頡也開心的笑著。
0152
普通會員
 
文章: 6
註冊時間: 週一 12月 18, 2017 11:09 a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小說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