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 妍音, ocoh

《2/1》

文章 發表於 週二 1月 09, 2018 1:31 pm

 

第一章
    鐘聲還沒打,白禾就來了。
    洪箏看著她一直走向第一排正對著講桌前的位置。
    白禾是一個有些強迫症的人,洪箏會跟她認識,是因為她們是同桌。
    白禾每天放學,都要把椅子完全靠攏,才願意揹著米白色印有迷老鼠的雙肩包離開。
    洪箏這時候就會在外面等她,然後,她們會一起爬下樓梯,經過中庭,再轉一個小彎,看見一棵老榕樹,最後繞到學校的小側門,人潮就三三兩兩結成一群,各自朝同一個方向前進。
    「同學!你的五十。」頭上包著綠底白點頭巾,穿著紅色圍裙,手眼極快地找錢。四五個小販阿姨站在三個攤子前,被一群小孩團團圍住,桌子是簡便的折疊桌,缺了一角,用紙板墊著,但這無法減弱上頭東西的魅力。
    從左到右,滿滿的薯條、小雞塊、地瓜球,還有沁著冷氣的汽水。
    洪箏有時覺得疑惑,為什麼會對這些東西情有獨鍾,薯條和雞塊放太久,已經軟掉,地瓜球也只有甜味而已,更不要說在南部太陽底下放了不短時間的汽水,但每天放學,洪箏跟白禾總會繞到這裡,買上一杯薯條和汽水,薯條是用喝水的塑膠杯裝,汽水則連蓋子都沒有,吸管在旁邊隨便你拿幾根是幾根,白禾總愛拿藍色和白色的吸管,藍色是洪箏,白色是她。
    「給我一口汽水。」白禾手拿著薯條,偏過頭叫洪箏。
    「好,妳等一下…」把汽水換隻手拿,洪箏讓白色吸管的那頭轉向白禾,看著她微微低下頭,就著她的手喝汽水。
    「偌…妳要吃嗎?」白禾拿著薯條,沾滿了番茄醬,遞到洪箏嘴邊。
  「恩…」一口接過薯條,洪箏仰高頭,把剩下的部分撈進嘴巴。
    「唉,妳的…」白禾指了指自己的嘴角,洪箏會意,伸手擦過右邊。
    「唉呦,不是啦。」白禾皺著眉不耐煩的從包裡抽出面紙,擦掉洪箏左邊的番茄醬。
    「…我以為是同一邊嘛。」
    「妳的方向感真的很糟糕。」
    「…妳不能強求一個知能測試,空間規劃只拿個位數的人方向感好啊。」
    「妳還真敢說…」
  洪箏攬過白禾的肩膀,親暱的蹭著她的頭頂。
    「這叫有自知之明,反正我有專屬導航白禾系統,方向感失靈只要轉頭求救就行了。」
  白禾拍開洪箏,有些賭氣
    「要是我沒跟在妳身邊,怎麼辦?」
    「為什麼妳會不在?生病請假?妳不是年年拿全勤的嗎?」
    白禾張了張嘴,回答不出來。
  「啊啊!白禾!不管這個了,明天我們去買可樂喝!」
  洪箏拉著白禾的手,踩過分隔島,把剛剛的話題拋在腦後。
    「那我要吃薯餅。」白禾抬頭看了洪箏一眼,沒有繼續糾結那個問題
    「可是小側門沒有在賣薯餅‥」
    「後門有一家。」
    「那我們明天去!」
    「嗯。」

    遺憾的是第二天放學,洪箏和白禾並沒有機會去光顧後門那裡新開的小攤販,南部的五六月,雨是所有人的心頭大恨!
    「妳有跟阿姨說,下雨要來載妳嗎?」洪箏一臉希冀的看白禾。
  白河一臉沉痛地搖搖頭。
  「那麼我們只能脫鞋了,不然明天就得穿濕鞋子上課。」洪箏一臉聲痛惡覺得對著白禾,表明自己絕不想穿濕鞋子,還不如不穿!
    白禾看著洪箏點了點頭,於是她們乾脆俐落的脫了鞋、把襪子塞進鞋子裡,然後拎在手上,頂著傘,光腳走出中庭。
    「啪啪啪」一路到中庭外,那斜四十五度角飛速的雨水射在傘面,迎面而來的風讓傘骨凹陷下去,雙腳每一次抬起落下都能濺起一小片水花,洪箏和白禾緊靠著彼此,即使對方的傘尖不停地戳到自己,還是跟著對方的步伐,踏過紅灰相間石磚,橫過巨大的水窪,躲進大門狹窄的簷下。
    「偌,給妳。」白禾把滴水的瀏海撥到旁邊,掏出衛生紙,直接纂了一疊遞給洪箏。
    「妳先把自己擦乾啦!」洪箏接過衛生紙,沒擦,直接糊在白禾的臉上。
    「 喂,妳幹嘛啦!」
    「哈哈哈哈!」洪箏看著白禾手忙腳亂地把衛生紙從臉上拿下,心情很好的笑瞇了眼睛。
    白禾撇撇嘴,沒說什麼,只是轉過身,彎下腰,開始把自己擦乾,並同時開口:
    「衛生紙在背包前面的小袋子裡,自己拿。」
    「啊,知道了。」

第二章
    白禾穿著一身連身泳裝,戴著白色泳帽,手裡拿著粉色蛙鏡,用三七步的姿勢,狂敲更衣室的門。
    「…妳到底好了沒,全世界都在等妳。」
    「…再等我一下,很快就好了啦。」洪箏三下五除二的把換洗衣服塞進背包,拿過吊在門把上的蛙鏡,披上浴巾,打開門走出去。
    「妳真的很慢耶!快一點,老師要點名了。」
    「好啦好啦,來了來了!」
    洪箏跟著白禾走出更衣室,經過一排健身區,爬上特意挑高的木頭地板,進入室內泳區。
    室內泳區沒什麼人在,除了來上課的同學,就只剩下穿著統一白色工作服,穿紅色庫子的館內人員。
    幾個蘿蔔頭橫著站了三排,男生在前,女生在後,一群人面向穿著黑色三角泳褲,戴黑色泳帽的教練,用各種不標準的姿勢和脆生生的嗓音,喊著「一二三四、二二三四、三二三四…」的做著暖身操。
    「啪!」白禾伸手打了洪箏一下。
    洪箏轉過頭,一臉疑問。
  白禾湊過來壓低聲音對著洪箏說:
    「別發呆,老師都已經換邊了!」
    「…我沒發呆,只是放鬆一下。」
    白禾斜著眼,翻了洪箏一個大白眼。
    「妳這什麼態度嘛!」
    「鄙視的態度。」
    洪箏一邊跟白禾打鬧一邊拉著她去沖涼。
  然後,一群蘿蔔下水。
    一到水裡,洪箏就先做了幾個韻律呼吸,聽教練把他們班分成會游泳或不會游泳兩組。
    洪箏偏過頭,有些遲疑。
    「如果踩不到地,就沒辦法游,算會還是不會?」
    白禾看著洪箏,覺得她的問題都很奇怪
    「應該…算會吧?」
    「那…我就跟著妳啦。」
    白禾一臉「我罩你」的表情,對洪箏點了點頭。
    他們泡在水裡,一面排隊,一面聊天,看前頭的人游出去又回來,
  突然,白禾問了洪箏一句:
    「妳有試過在水底接吻嗎?」
    「什麼?」洪箏瞪大眼睛,驚訝的看著白禾,覺得話題跳得太快,前一秒不是還在抱怨她換衣服太慢!
    好半倘,洪箏訥訥的開口:
    「…沒有。」
    「是喔,我只是想問問在水裡接吻是什麼感覺,昨天我看的電視劇裡男女主角穿著婚紗在水底接吻誒。」
  白禾睜著一雙大眼睛看著洪箏
    「要不我們試試?」
    「可以啊。」
  洪箏聳聳肩,覺得無所謂。
    然後,他們潛進水底,潛近閃若波光的水中,接吻。
    洪箏微微彎下膝蓋,抓著白禾的手,好讓自己不要因為水的浮力而離開對方。
    當確實碰到白禾後,洪箏閉上了眼睛,所以,她沒有看到白禾的表情和兩片相疊的嘴唇。
    無聲的靜謐在兩人之間蔓延,只有細小的空氣泡泡「咕嚕嚕」的響,白禾緊靠著洪箏,然後,下一秒,「嘩!」的一聲,兩個人同時出了水面。
    一瞬間,夢境過渡到現實。
    「咳咳…」
  洪箏清了清喉嚨,看見白禾一臉疑惑的看向她。
    「沒事…只是吸了點水。」
    「為什麼會進水?要不我們再玩一次?」
  白禾皺著眉頭,再次發揮她的好奇心。
    洪箏點頭
    再次,水上和水下成為兩個世界。
  
  時間過得很快。
    白禾在台上發表畢業生致詞,洪箏在台下看著她,別著畢業生的代表紅花,想著昨天老師分發各自的國中名單。
  白禾跟她去了不一樣的學校。
  洪箏焦慮的凌虐自己的手指,白禾在旁邊叫了她幾聲,都沒有回應
  「啪!」白禾直接打了洪箏一下
  洪箏才轉頭一臉茫然地看著她
  「怎麼啦?」
  「我才要問妳怎麼了,幹嘛不回話?」
  「沒有,就是在發呆。」洪箏摸摸頭髮,對著白禾出一臉傻笑。
  白禾狐疑的看著洪箏
  「真的沒有?」
  「真的!」
  「那好吧。」
  白禾轉過頭,專心聽師長致詞,洪箏則又開始凌虐自己的手指。
  直到畢業典禮結束,洪箏奏在白河深厚,看著她搖搖晃晃的雙馬尾,拉住她的手,看著她。
  白禾轉頭看著洪箏,疑惑她一副有話說的臉,結果,她說:
  「白禾,妳以後要跟朋友好好相處,不要亂生氣。」
  白禾回送了個白眼。

第三章
  天灰濛濛的,洪箏揹著綠色高中側背包站在交岔路口,跟穿白色上衣,黑色短褲的路人擦肩而過。
    她停下腳步,回過頭,接上對方的視線,她也停下來了!
  是白禾!
    她還是梳著高馬尾,還是那張略帶嬰兒肥的蘋果臉,還是圓溜的大眼睛,還是喜歡穿白色。
    洪箏微微的睜大眼睛,看著她與白禾之間兩三步的距離。
  但白禾沒有往前,洪箏也沒有。
  他們只有跟對方露出一個笑容,白禾就擦著洪箏的肩膀離開,洪箏也沒有停下。
  她只是走得慢一點。
普通會員
 
文章: 6
註冊時間: 週四 12月 28, 2017 12:14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小說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