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世玄皇 第四章 石門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 妍音, ocoh

霸世玄皇 第四章 石門

文章0152 發表於 週二 1月 09, 2018 12:29 pm

 

在吃過了些食物,補充他飢餓的身體後,陳頡就急忙去找福伯問了這個問題。
    
    "果然又是這樣嗎?"福伯搖頭嘆道。
    
    "又?難道說以前也會這樣嗎?"陳頡有些緊張的問。
    
    "是啊!這三年來不管你怎麼修練,始終無法成為武者。你可以讓元氣在身體裡做循環,但每次只要將元氣納入丹田時,元氣就會自動消失,無法進行轉化這個過程,這也就導致你一直無法晉升為武者。"說到這裡福伯嘆了口氣,又接著說。
    
    "唉~如果可以,您早就是我們陳家青年一輩的第一人了,不,應該是我們這落日城中青年一輩的第一人。"福伯有些不甘心的說著。
    
    "三年都找不出原因,唉~看來是修練無望了,難不成這輩子我又要窩囊的活著嗎?"陳頡雖然心中很失落,但又不想表現出來,怕讓福伯擔心,便趕緊將話題轉開。
    
    "哦~這樣阿,對了,福伯你剛剛說我曾經可以成為落日城青年一輩第一人?這怎麼說?"陳頡裝做漫不經心的問到。
    
    福伯看出了陳頡細微的情緒變化,也就收起了不甘之情,又擺出了慈祥的臉,摸了摸陳頡的頭說。"是阿,一般人在十一歲時才能感受到天地中的元氣,進而開始修練,而少主您在九歲時便感受到天地中的元氣,還能在短時間內學會如何引領元氣在身體內做循環。當時這件事可轟動了整個陳家,甚至整個落日城。不少人都說您是天才,一定能成為落日城中最年輕的武者,也因為大家都有想結交天才的心,讓陳家在當時是門庭若市,來人更是絡繹不絕。然而‧‧‧"福伯說到這便停了下來,面有難色的看著陳頡。
    
    "然而怎麼了?福伯您就直說吧,我能承受的住。"陳頡看福伯在吞吞吐吐,便直接說。
    
    "這‧‧‧好吧。然而他們很快的發現,您遲遲沒有突破至武者境,於是落日城裡開始出現您是無法修練的廢物,這種傳言,但大部分人都沒有當真。直到有和您同輩的人比您先突破至武者境時,人們才開始對您是天才的事情產生了動搖。當大多數人都突破至武者境時,他們對您的稱號早已從落日城第一天才變成了落日城第一廢物。唉~雖然現在依然還不知道您無法修練的原因是什麼,但我相信您一定能突破這個枷鎖,成為武者的。"福伯認真的說著,神情還有些激動。
    
    "嗯~我也相信我一定可以的,那福伯我再去嘗試修練,也許這次就可以順利突破了也說不定!"陳頡說完,就快步走回自己的房間。
    
    "希望您真的可以成功衝破枷鎖。"福伯望著陳頡離去的背影,嘆了口氣。
    
    "究竟是什麼原因讓我無法突破?到底是為什麼?好不容易重生了一次,想要不再受人欺凌,沒想到卻是這種結果,我不甘心,不甘心呀!"陳頡背倚著門緩緩的滑坐在地上,緊握著的拳頭,狠狠的砸在木製地板上。
    
    "咚"一個清脆的回聲傳出。
    
    "咦~這地板下好像還有空間!"陳頡又敲了幾下,確定自己的想法。
    
    "不知道是不是整個房間的地板都這樣。"於是陳頡把房間整個地板都敲了一遍,最後他發現,除了門前的一小塊地板有回聲出現,其他地方卻是沒有這個情形。
    
    "咦!床底下會不會也有這個狀況。"帶著好奇心,他趴下身體鑽進了床底,輕輕敲著地板。
    
    "這...是怎樣。"經過一連串的敲擊,他發現床下也有這個情形,但是範圍更大,而且隱隱形成一個圓形,將整張床的中心給圍了起來。
    
    "這床底下怎麼好像也另有空間,是偷工減料嗎?還是故意設計的?而且還隱隱圍成一個圓形,難道這底下有什麼暗算我的機關?還是先爬出去再解決吧。"陳頡一邊想一邊向床外爬出去。
    
    沒想到,他才爬不到五秒,"咔嚓"一個清脆的響聲自陳頡左手邊傳來,循聲望去,一道長約五公分的裂痕出現在陳頡左手按著的地板上。"挖嘞,這地板也太脆弱了吧,也不知道這底下有多深,如果不小心摔下去會不會死掉,我要快點爬出去才行。"想到這裡,陳頡將左手緩緩伸回,準備換個方向往外爬。就在他轉換方向的剎那,"咔嚓咔嚓,轟~"膝蓋附近的地板轟然崩塌,陳頡整個人就這麼摔了下去。
    
    "我又要死了嗎?沒想到我最後竟然不是在家族大比中被人打死,而是就這麼摔死在這小院之中。若是能選擇最後的死法,我還寧願選..."
    
    "碰~"陳頡內心的獨白還沒說完,就摔到了底部之中。
    
    "嘶~還真是痛啊。"陳頡手摸著屁股緩緩站起來。
    
    "哈哈,沒想到我竟然沒死,幸好這洞不大,不然連床都會掉下來,也幸好這底下不深,不然我就這麼窩囊的摔死,也很不值。"陳頡在暗自慶幸的同時,也在打量這個他摔下來的地方。
    
    "嘖,這裡太黑了,什麼也看不清,不過這裡看起來像是有人工開鑿過的痕跡,或許這洞裡曾經有人生活過也說不定。反正現在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不能修練,倒不如拿跟蠟燭來好好探險一下。"於是陳頡小心翼翼的堆疊碎石讓自己可以爬出洞口,慢慢爬出床下後,拿起桌上的蠟燭,又去屋外的廚房找了打火石,再爬回床下的洞裡。
    
    "難怪我覺得這洞穴這麼深,原來是一條地道啊。"陳頡向前走了幾步,又轉頭看向後方。
    
    "後面沒有路,看來這應該是入口吧。"稍稍打量後,陳頡拿著蠟燭小心翼翼地往裡頭走,走了大約十分鐘,前面出現了一扇石門。
    
    "嗯~這裡居然有扇石門,看來這地道果然和我推測的一樣,是有人刻意去挖的,也不知道這門後面有什麼?"陳頡邊想邊用力推石門。
    
    "嗯~推不開。對了,這應該是有機關的門,我記得電視上都這麼演,只要找到機關,這門一定就能打開。"於是陳頡就在石門附近來回摸索。
    
    他就這麼找了五分鐘。"搞什麼呀!根本就什麼都沒有嘛!難道是我想錯了?那門根本就沒有機關,真的要用力去推?算了,再推一次試試看。"說罷,陳頡又用力推了推,然而石門依然紋絲不動。
    
    "靠,玩我啊,這門根本就打不開呀!"陳頡氣的爆了粗口,還用力的踹了下石門的下半部。
    
    "碰"一聲巨響,石門下半部被他整個踢碎。
    
    "哇!我的腳力什麼時候這麼強了,隨便一踢就把我剛推老半天都推不動的石門給踢碎了一半。既然我隨便都能踢碎一半,那另一半就順便也踢碎吧,不然我也不方便進去。"想畢,陳頡就後退了一段距離,接著助跑了起來,打算以飛踢的姿勢將石門的上半部給踢碎,但是當他的腳一接觸到石門,沒有想像中的石屑飛射,然後他帥氣進門的場景。反而被石門的反作用力給彈飛了出去。
0152
普通會員
 
文章: 6
註冊時間: 週一 12月 18, 2017 11:09 a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小說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