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世玄皇 第三章 修武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 妍音, ocoh

霸世玄皇 第三章 修武

文章0152 發表於 週二 1月 09, 2018 12:12 am

 

"這話如此的氣勢磅礡,不難感受出那些神獸的強大程度,想必先人們一定費了不少時間、犧牲許多強者才將那些神獸給擊敗吧!"陳頡閉眼想像了下,感嘆的說。

   "好了,歷史也聽完了,我們來談談修練的事情吧,福伯。"陳頡下了床,準備要伸個懶腰,活動一下筋骨。

    "哎呀!少主您現在的身體還未完全康復,快先坐回床上,以免留下暗傷,修練之事我先用講解的給您聽。"見陳頡下了床,還打算伸懶腰,福伯趕緊上前將他給按回床沿上。

   "好好好,都聽你的。"看著神色焦急的福伯,陳頡有些好笑的說。
  
   "嗯~如此便好,那我就開始講解了。所謂的修練就是以呼吸吐納的方式,將空氣中的元氣吸入體內帶動循環,在全身大小經脈循環一周天後,將元氣納入丹田轉化成元力,再將這些元力融入自身筋骨,以奠定成為武者的基礎。而這個過程通常是很緩慢的,所以就有了功法的出現,若是在修練時輔以功法,不管是體內循環、轉化的速度還是融入筋骨的時間都會快上許多倍,當然這是修練比較好的功法才會出現的效果,一般的功法雖然也有增幅,但不是那麼的驚人。那~少主,現在我示範一次如何修鍊給您看。"語畢,福伯就盤坐在地板上,演示一遍給陳頡看。

    "咦!這個修練的方式跟前世打坐好像,還以為很困難哩!而福伯剛提到的功法,我想應該就是類似那些武俠小說中所提到的內功心法這類的東西吧,看來在前世被人認為是杜撰的武俠世界,在這裡卻是真實存在的,而且我還能親自去修練這些功法。哈哈,終於可以一圓小時候踏馬高歌、行俠仗義的武俠夢了。"陳頡在心中幻想著,臉上突然露出一個憨憨的笑容,讓一旁的福伯看著感覺有些詫異。

   "少主您沒事吧?"福伯一臉詫異的問。陳頡這時才注意到了自己臉上的憨笑,露出一抹尷尬神色後,隨即低下頭來轉移話題。"對了,福伯,當我快要成為三星武者時會有什麼徵兆出現嗎?"

    "會,但並不是只有在快成為三星武者時才出現,而是在你每次要突破時都會出現,那時你會感覺到一道無形的阻礙出現在你的丹田中,只要衝破阻礙便是成功突破了。還有之前忘了跟您說,您現在若是遇上其他的族人,能避則避,不能避的話,就盡量不和他們起衝突,若他們一直向您挑釁,您就忍一忍吧。"福伯看向陳頡認真的說著。

    "應該不需要每個族人都躲吧,只要注意那些想對我不利的人就好啦!例如大伯和二伯他們那一支脈的人,況且我也有在修練,如果打不過,逃跑總行了吧。"陳頡笑著說。

   "少主啊,雖然您這樣說沒有錯,但是防人之心不可無啊!誰知道其他族人會不會表面一套內心又一套呢?還有少主,只要突破到武者便會比平常人要強大許多,身體各項機能皆會強化。讓他們速度變快、力量變強、反應速度加快,所以如果真的打起來,恐怕您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雖然家族不許殺同族之人,但將你打成殘廢還是有可能的。"頓了一頓,福伯又說"之所以讓您避讓,並不是要您一直懦弱下去,而是要讓您發憤努力修練,等到您強盛之時再一次連本帶利的討回來。"

    "福伯,難道在陳家的同輩之中我連任何一人都打不過?"陳頡問。"陳家青年一輩除了您之外,最弱的也是一星武者了。"福伯沒有正面回答陳頡的話,但其中的意思很明確。"這樣啊,不過其實也挺容易的,只要我修練得比任何人要強要快,還有誰能欺凌我讓我忍讓呢?"說完陳頡便哈哈大笑。福伯看著說出如此豪氣的話的陳頡,心中顫了顫,眼光有些濕潤,"這件事真的有那麼容易嗎?只希望情況能改善吧。"福伯心中暗自嘆息。

    "那福伯我就先開始修練囉!"說完,陳頡就要開始盤腿進入修練狀態。

   "少主不可,您的傷還沒痊癒呢,若是急著修練可是會有暗傷的,除非到了武者境,才能以修練來療傷。"福伯說。

   "這樣啊,對了福伯,我這傷是怎麼來的啊?"陳頡好奇的問。

   "說到這個,還不得怪你那大伯和二伯,他們明知道你連武者都不是,還派你去獸鳴山採藥,分明是想讓你去送死。而我在聽到消息後,火速趕至現場,找到您時您早已失去意識,倒在血泊之中。而從您身上的傷口判斷,應該是遇上了青面猴襲擊吧,所幸您沒有過於深入山中,要不然我可能無法將您給救出來,甚至連找到您都有困難。"福伯說完,對陳頡露出一抹慈祥的笑容,又摸摸他的的頭說"這傷應該在休養個兩天就好,這段期間您就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擾了,有事喊我一聲即可。"福伯站起身來,緩步朝門外走去。陳頡看著福伯離去的背影,想到之前福伯對他的所作所為和眼神中流露出的真誠關愛,讓他的內心深受感動,不禁想起前世的父母,眼角有些濕潤。於是他在心中暗自發誓,一定要好好保護福伯,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絕不讓他受到傷害。

    而在陳頡休養的這兩天內,他看了許多關於大陸上各種事情的書畫,也讓他對這片大陸的一切又有了更進一步的了解。而在這兩天內,陳頡的爺爺陳伏也來過一次,陳伏和福伯長得有些相似,皆是滿臉皺紋,頭髮花白的老人,唯一不同的是那雙眼睛,陳伏的眼睛像是有吸力一樣,和他對視就好像會被他的眼睛吸入般,甚是奇妙。陳伏見陳頡沒什麼大礙也很高興,然而在得知陳頡好像忘了很多事後,又給他重新講了一遍歷史和修練之事,雖然內容和福伯說的大同小異,但也因為無聊的發慌,所以陳頡沒有制止陳伏。最後在陳伏離開前,將家傳功法交給陳頡,確認他知道如何運行功法之後才匆匆離去。

  而就在陳伏背對陳頡要離開的那一刻,"對不起,爺爺。"一句語調略帶哽咽的話自陳頡口中發出,就連陳頡也不知為何如此,就好似本能般。"傻孩子,有什麼好對不起的。該說對不起的應當是爺爺,一切都是爺爺的不好,沒辦法讓你安心長大,享受少主該有的資源,還讓你受到如此待遇。唉~你抓緊時間好好努力修練吧,我會再來看你的。"語畢。陳伏頭也不回的走了。而陳頡只覺得腦中一陣暈眩,緊接著"轟"的一聲巨響自腦中炸開,而這些炸開的東西,慢慢的融入陳頡的靈魂裡。

  "小子,你的心願我幫你完成了,你可以安心去了"陳頡閉著眼睛揉著太陽穴自言自語著。

    時光飛逝,兩天很快就過去了。陳頡一早便迫不及待的開始修練,然而一天過去了,兩天過去了、三天過去了,終於陳頡睜開了眼睛。"奇怪,雖然可以讓元氣在體內循環,但每次只要一納入丹田,就會立刻消失無蹤,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難道是我功法運行錯誤造成的?不行,得找福伯問問。

   "做好決定後,陳頡就要下床,沒想到一起身腳一軟,陳頡就摔倒在床下。"唔,都忘了我三天沒吃東西了,雖然說武道之人可以不吃不喝沒關係,但我畢竟還不算真正的武道之人,這麼餓也正常。"陳頡扶著屁股,搖頭苦笑,接著拿起床邊早已準備好的食物吃了起來。
0152
普通會員
 
文章: 6
註冊時間: 週一 12月 18, 2017 11:09 a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小說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