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殺》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 妍音, ocoh

《獵殺》

文章 發表於 週一 1月 08, 2018 10:43 pm

 

《獵殺》
第一章
  吳森鎖好車門攬著許昕華下車,一邊走向虹森診所,一邊囑咐她
  「等等看診結束,記得給我一通電話,我去接妳,別自己坐車回來,知道嗎?」
  「知道、知道,不過,日理萬機的吳大導演有空嗎?」
  許昕華攏著一頭亮麗的捲髮,耳朵帶著一對閃爍銀鍊,有些促狹地刮刮吳森的大鬍子。
  「沒事!時間這種東西擠擠就好。」
  亮出一口白牙,吳森親暱地親吻許昕華的手背,替她推開診所大門。
  「歡迎光臨!吳導、吳夫人,唐醫師在診間,需要我替你們叫他嗎?」
  前台護士戴著黑框眼鏡,頭髮梳得一絲不苟,看著許昕華和吳森食指緊握,有些不好意思移開眼睛。
  許昕華輕輕掙脫吳森,連忙擺擺手,淺淺的笑起來。
  「不用,昨天問過唐先生,他今天早上可是為了我空出來了。」
  「那麼我等等為您送上飲料,請問要茶,還是咖啡呢?」
  拍拍手裡印有伊索比亞英文的牛皮紙袋,許昕華婉謝。
  「不用麻煩妳了,等等幫我把咖啡機送進來就好,我今天要泡咖啡給先生喝。」
  「咖啡?我怎麼都沒這待遇?」
  吳森摟上許昕華的腰,摩娑幾下,用氣音吹她的耳朵。
  「唉喲!這麼大一個人還在小姑娘面前秀,羞人!還不快去上班!」
  許昕華嚷了起來,抬手就打了吳森。
  「唉喲!是是是,我的大小姐。」
  吳森彎下腰做了個紳士禮,拿起許昕華的手,低下頭親了親。
  等吳森走了,許昕華轉頭不好意思的對著護士。
  「不好意思,他最近在拍一部偵探劇,是個爭論正宮和小三到底誰殺了名導老公的故事,有點入戲,喜歡拿我開玩笑呢。」
  護士連忙搖頭
  「沒關係、沒關係,誰不知道吳導跟夫人感情好呢。」
  許昕華哈哈大笑,捏了捏慧芬的臉
  「行!就你嘴甜,等等記得幫我把咖啡機送進來。」
  「啊?是的!」
  等許昕華跺著高跟鞋走遠,櫃台對講機發出聲音
  「慧芬,幫我把病患資料送進來。」
  
  走廊上幾個小護士抱著病歷表,隨口聊著
  「……說實話真搞不懂那些有錢人,沒事得什麼精神衰弱,尤其是那個吳夫人,藥開的也太重了吧,這樣下去會有成癮反映的。」
  「有什麼辦法人家樂意來這裡看病,藥也是自己要求加量的,還自費呢!錢嘛,不傳白不賺。」
  「要我說,她不是來醫院看病的,是來醫院找唐醫生的。」
  「哈哈哈,找唐醫生尋求安慰嗎?」
  「哎呀,你別那麼說,吳夫人的年紀可以當唐醫生的媽了,而且唐醫生長的那麼俊,一般小明星都比不上,怎麼看得上吳夫人。」
  「怎麼,小丫頭吃醋?春心萌動啦?」
  「啊!你這個傢伙,看我不撕爛你的嘴!」
  
  唐時看著透過窗,看著一群小護士打鬧走遠。聽到門外走廊輕脆的高跟鞋,眼神開始暖融成一池陽光
  喀搭—
  診所的門被打開來。
  許昕華一身端莊的素白長旗袍,硬是走出逼人的味道。
  「先生,我帶了咖啡,一起?」
  「當然,夫人。」
  
  吳森開車進到片場外圍,剛把車門關上,就一堆人高聲問好。
  「吳導好!」
  「吳導好!」
  「吳導早安!」
  「好!大家都好!」
  吳森咧開一口招牌白牙,一邊跟每個對他打招呼的點頭問好,一邊跟旁邊的助理低頭說話
  「小李,召集一下編劇和製作,昨天的影檔,有些我地方想修改一下。」
  「是!我馬上去。」
  助理拿到指令後連忙離開,吳森一個人慢悠悠地走在後頭跟人群打招呼,等到了片場,一群製作和編輯都已經坐好了。
  「我話不多說了,昨天我想了一下,認為殺死導演人選不太對,所以想要跟各為討論下。小李,片子放出來。」
  小李按下撥放。
  巨大的投影幕上出現兩個人,一個是吳森,一個是臉被打了馬賽克的女人。
  地上散落泳衣和泳褲,兩人交纏在一起,吻得忘我。
  
第二章
  唐時拿著咖啡,愜意的啜了一口,像是老友閒談般問起許昕華。
  「夫人近況如何?」
  許昕華半坐在柔軟的沙發椅上,隨意的拿起桌上擺放的小點心。
  「一般般,只是最近吳導他拍了部劇,昨天看了一下,覺得結局不太滿意。」
  「怎麼說?」
  慢騰騰的拍了拍散落大腿上點心碎末,許昕華蹬開高跟鞋,把腳放到沙發上。
  「因為這個故事是在說,一個導演在家中死去,嫌疑犯有兩個,一個是沒孩子的正宮,一個是有兒子的小三。唐時,如果是你,覺得是誰殺了導演?」
  唐時思考了一下,歪著頭回答:
  「小三?為了兒子上位?」
  「哈哈哈哈,你的思路跟吳導一樣,是男人都這樣嗎?」
  許昕華笑歪在沙發,像是隨口一問。
  唐時愣了一下,訥訥對著許昕華。
  「…這我就不敢說了,夫人不一樣嗎?」
  許昕華轉過頭,盯著窗几外的藍天,沉默起來。
  「……我不知道,不知道是誰殺了他。只是我不喜歡這個故事。」
  「那…能跟我說說為什麼嗎?」
  柔軟的話插了進來,唐時一雙眼睛滑動旋轉椅,對著許昕華,聲音裡盪漾著波光。
  許昕華沉默下來,盯著唐時,過了半晌,才平淡的開口:
  「因為這個故事裡面,正宮沒有小孩。」
  平淡的話散落在診間,像有雙手開始扼住空氣。
  「……您最近幻覺出現的越來越頻繁了嗎?」
  許昕華半臥在沙發上,雙眼開始不斷輕眨。
  「…是啊,最近我常夢到一個孩子,是個男孩,他會喊我媽媽。」
  「這樣啊……」
  唐時手中的筆不停旋轉,考慮許久,踟躕的對許昕華開口
  「那可能是身體對深度治療有些疲勞了,需不需要為您加大安眠藥的劑量呢?」
    許昕華半睜開眼睛,無神的盯著天花板
  「……讓我…再考慮‥考慮。」
  唐時停下手中旋轉的筆,對著許昕華微笑
  「好吧,那夫人好好休息,我再去為夫人拿些小點心,等夫人想好了,我們再聊。」
  許昕華躺了好一下,突然撐開眼皮,坐起身,發現整個診間空無一人
  「先生?先生?先生?」
  碰!診間的門被撞開,唐時慌亂的跑進來,淺咖啡的俐落短髮有些凌亂的搭載額前,嘴角像被挖土機推擠的泥石一般,對許昕華微笑。
  「夫人,怎麼了嗎?」
  許昕華看著唐時,突然像是被驚醒的山貓,整個人從慵懶的姿態直立起來,她明明還坐著仰著頭看唐時,卻發出了威脅的味道。
  「唐醫師,發生什麼事了嗎?」
  「夫人!夫人!您走慢一點!」
  「慢一點?唐醫生幹嘛拐著彎誇我老當益壯。」
  許昕華的高跟鞋踩的通天乍響,唐時被遠遠甩在身後,路過走廊上一群交頭接耳的護士,優雅的山貓踏著步子,把所有人都當成扎堆的鵪鶉。
  直到看到醒目的標題,獨家兩個大字血淋淋的映入眼簾,畫面裡交纏的男女,女的打了馬賽克,男的倒是清楚的很。
  吳森。
  山貓被人類的子彈擊倒在地,矯健的雙腳一軟,只能抖著雙唇,緊緊抓住後頭扶上來的唐時。
  「夫人!夫人!夫人!」
  許昕華顫巍巍地看著唐時,整個身體哆嗦的不行,張口又閉口,受傷的山貓頹喪下來,只能無力的看著傷口流血。
  「夫人,我先帶你到休息室,好嗎?」
  唐時得不到回答,咬咬牙,硬是把許昕華從地上拉起,半脫半抱的扶到休息室。
  「夫人,您坐一下,我去為您倒杯熱水。」
  唐時剛轉頭,許昕華就伸手拉住他的衣角。
  「……藥,加量吧,我需要…需要‥好好睡一覺。」

  吳森回到家,打開門,沉默地坐在沙發上,私人手機已經一整天沒有響過了。
  虹森診所也沒有人。
  家裡也沒……!一塊布從後摀住吳森的口鼻,一分鐘後,吳森整個人軟倒在沙發椅上。
  
  吳森掙扎的睜開眼,一塊塊的耀斑刺過來,吳森緩了好一下子,才能好好打量四周。
  很暗,但還在家裡。
  吳森頓時鬆了一口氣。猛力的想要站起來,身體卻被巨大的反作用力按回去!他突然驚恐的發現自己被綁在高腳椅上,只有頭還能轉動!
  「……你醒了啊?」啪的一聲,燈打開了,沙啞的聲音從對面傳來。
  許昕華站在對面,地上散落一地的刀子、鐵釘、鐵鎚和斧頭!
  全都是他拍片時收藏的東西!
  「昕華?昕華!快幫我鬆綁,我們一起出去,家裡遭小偷了!」
  許昕華晃了晃腦袋,瞇起眼睛看著吳森
  「…為什麼要出去?」
  吳森對著許昕華壓低聲音
  「家裡遭小偷了,昕華!你看看地板上這些東西!」
  許昕華像是聽到了笑話一般,搖搖頭。
  「小偷?不是,這些…這些是我給我用的,給我用的…」
  吳森覺得自己背脊上的寒毛都豎了起來,啞著聲音對著許昕華
  「怎麼用?昕華,你別嚇我。」
  「不嚇你…真的不嚇你,我只是想看看,被上司器重、下屬尊敬、妻子愛護的完人吳森,到底心裡是怎樣的傢伙?」
  許昕華搖晃著跨過那一堆「工具」,半路拿起鐵鎚和長釘,緩慢地靠近吳森。
  「…剛剛想到了一個方法,不如‥我們試試?」
  「昕華!昕華!,你別衝動,我知道妳受了打擊,但那些都是汙衊,不然…不然為什麼要把女人的臉打馬賽克!」
  吳森的聲音開始顫抖,掙扎著想要離開高腳椅。
  「我知道有人…故意‥弄你!但你有做吧?你有上了那女的,對不對、對不對!?」
  許昕華尖利的聲音,捅進吳森的耳膜,他看著許昕華睜著爆出紅絲的眼球,舉起手中的鐵槌,就要往下
  「不…不對…我老公對我很好…很好、很好的。」
  許昕華停下鐵鎚,開始無止境的自言自語,吳森看著她,小心翼翼地開口:
  「是啊,我是你老公,我對你很好,昕華,我對你很好,幫我把繩子解開好嗎?」
  許昕華歪著頭,疑惑地對著吳森
  「老公?」
  「是啊,老公,我是你老公啊。」
  吳森飛快的點頭,眼角不停瞄向許昕華的手。
  「老公?你是我老公?對!你是我老公!」
  許昕華恍然大悟,驚訝的看著吳森。
  「對對對!我是你老公,昕華,快!快幫我解開繩子!」
  「老公,你怎麼會被綁住?家裡來了壞人嗎?」
  許昕華一聽,猛地蹲下來,開始解繩子,一邊解一邊抬頭看著吳森,向被某種巨大的怪物逼近,往後一跌,身體動彈不得!
  「…不,你不是我老公,他答應過我不再犯的!你不是我老公!」
  吳森一邊看著許昕華,一邊猛烈搖頭。
  「昕華、昕華、昕華你冷靜下來聽我說!我是你老公,我沒有到外面找女人,那個人不是我,只是很像,只是很像!」
  許昕華踉蹌地站起來,撿起地上的鐵槌,指著吳森
  「不!你不是我老公,是壞人…對,沒錯!你是壞人!」
  舉起手邊的鐵槌,許昕華拿起長釘就往吳森的大腿打下去!
  「啊!啊!…賤女人!賤女人!我是壞人,你也不是好人!當初他們母子找上門來的時候,是你!是你趁天黑的時侯開車追撞他們的!我玩女人,你還殺人呢!」
  許昕華茫然地站起來,看著對面青筋疊爆不斷咆嘯的男人
  「追撞?我沒有啊,我沒有做啊。當初是阿森趕他們走的,是阿森趕他們走的啊!我什麼都沒做啊!」
  「沒做?你沒做什麼?當初你二話不說開著車就跑了,誰都以為你走了,結果不是,你把車子停在路橋,他們母子經過的時候,你油門一踩就把人給撞下去了!結果為了讓你脫罪,我還替你弄了精神證明,誰知到最後你真的會變成神經病!」
  「沒有‥我沒做,我沒做!」
  許昕華眼裡開始出現重影,一個又一個的黑影環繞住她,對她咆嘯。
  吳森看著對面精神錯亂的女人,向報復一樣咬著牙開口
  「我原本是要把她趕走,孩子留下的,昕華,你原本會有個孩子的!」
  「孩子?我會有孩子?」
  「是,他什麼都不會記得,會把你當成自己的媽媽。」
  黑影又圍上來了,許昕華揮舞手中的武器,對著他們狂吼
  「…不、不、不不不不!是你、是你!是你殺死他的,是你們殺死我的孩子的!」
  許昕華高舉手中的鐵槌,猛然往下!

  許昕華呆坐著,幾十顆藥丸躺在許昕華掌心
  「吃藥時間到了……」
  她仰頭,吞下。
  「啊…真苦。」

  第三章
  「現在為您播報一則新聞,知名導演吳森與尊夫人許昕華昨日被發現陳屍於家中,警方初步判定,吳森導演遭利器重擊頭部而死,尊夫人則是服藥過量導致休克死亡,然而利器上採集到吳夫人的指紋……」
  「利器重擊啊…可真夠沒意思,虧我還先到妳家把他給綁了,順便把妳可能會用的到的東西擺好,對妳用了那麼多藥,還是便宜你們這麼簡單就死了啊。當初媽媽和我在河床上爬了一整天,那個時候冬天,媽媽的傷口不停流血,止都止不住,最後,媽媽沒辦法了,抱著我坐在下水道的避風處,緊緊的抱著我,隔天,流浪漢發現我們,媽媽已經凍死了,我們被當成流浪漢處理,媽媽草草下葬,我去了育幼院,你們逍遙了二十年。」
  
  叩叩
  「請進。」
  「唐醫生,外面警察想要調閱吳夫人的病歷表。」
  「好,妳等我一下,我馬上出去。」
  唐時對著慧芬微笑,落地窗外艷陽高照,慧芬卻打了一個寒顫,她看著唐時穿起白大褂,突然想起什麼一樣抬頭看她。
  「對了!還沒謝謝妳幫我聯絡泳池的人。」
  「沒有啦!剛好那邊有親戚在工作,能幫上醫生的忙就很高興了。」
  「是啊,幫了我大忙。」
  唐時轉身推開門,然後聽到慧芬在身後遲疑地問他:
  「…醫生,你覺得是誰殺死吳導的呢?」
  唐時偏過頭,看著慧芬,對著她微笑
  「這個,我也不清楚呢。」
普通會員
 
文章: 6
註冊時間: 週四 12月 28, 2017 12:14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小說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