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龍溪的孩子-寫我故鄉寫我家-106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 妍音, ocoh

後龍溪的孩子-寫我故鄉寫我家-106

文章慕松 發表於 週三 12月 13, 2017 5:07 pm

 

(106)-

不知從何時開始?大漢溪江子翠段的沙埔新生地上,竟然出現一大片的西瓜田。瓜田主人不是在地人,所以,他的來龍去脈無人知曉。這日學校提早放學,我剛走下渡船,遇見一位農夫挑擔沉重步履不穩。基於同情乃自告奮勇上前,幫忙農夫提拿一些分擔重壓。那位農夫居住在沙埔另端,一座自己違章搭建之工寮。

抵達他的居處放下東西之時,主人招待我吃西瓜算是回饋武我的辛勞。瓜肉澄黃多汁瓜子極少,問明主人才知道,它是名叫「小玉」的新品種西瓜。它就是那片瓜田裡的產物,因為是試種期間,故爾只有少數人知道它的存在。

這位瓜田主人中壯年紀,可能常在太陽下工作關係,皮膚呈現古銅顏色體格強壯。廳它口音不像本地人,一問之下果如所料,原來他的故鄉是在彰化。因為他想自力更生,所以向水利局承租這片沙埔新生地。

瓜田主人姓謝,混熟之後我都稱呼他叫「謝叔」。經過多方之檢驗,証實這塊沙埔地需要培土改良地質。透過農會作物推廣課之指導,他從外地運來壤土加以調和。然後回去故鄉,將家中正在試種的小玉西瓜,分得千棵幼苗試種。

首期之試種因為土質尚在培養中,所以收獲成績不甚理想。現在我吃的就是首期成果,依我個人之口感覺得它的滋味不錯,甜度也夠,為何他還不滿意,實在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謝叔個性靦腆,相處稍久才知他很健談。他告訴我說,他家世代都是從事西瓜栽培。因為自己想要自闖天下,透過農會有人之介紹,獨自一人來到這裡另闢江山。當時小玉西瓜剛剛引進不久,家中之試種尚在努力之中。他私下認為小玉西瓜前途寬闊,因此才自家中拿些北來試栽。

他說當地的農會當初引進小玉西瓜,到處尋找試種無人反應,他爸一向頗具勇氣,故爾將它試種任務攬下試試。試種多次一再失敗,可是謝爸依舊不予放棄。直到最近才逐煎摸請楚它的習性,預計明年開春將會大面積栽作。

謝叔為了協助父親,自己遍北上尋找可用之地,兩期之試栽成績還算可以,他也準北在夏瓜期間展開作業。前兩回試種是自家中拿取幼苗,這回他準備自己發苗,看看是否能像家中育苗那般順利。

這日他將種子仙型泡水一晚,然後用布覆蓋其丄等待萌芽。兩天後他揭開覆布檢視狀況,過見泡水後之種子已經破皮發芽啦。西瓜幼芽成長兩三吋高之時,將它移入塑膠小盆內,待至小葉生長出兩三片,就可將它施小肥料,讓葉片長大之後再進行固定之栽培。之間繼續施以輕肥,直到開花結出小瓜芝時停止施肥。

每棵瓜株結小瓜四五顆之際,就得進行篩選留下壯瓜以利成長。從種子到瓜熟蒂落期間,瓜農每天早出晚歸備極艱辛。謝叔告訴我說,種瓜辛苦摘瓜辛苦,但是換成鈔票之時就不辛苦啦。

此話雖然有點詼謔但卻相當的寫實。謝叔還說:「西瓜栽植分春瓜與夏瓜,春瓜需三個月方可成熟摘瓜,夏瓜只需75-80天便可收獲。」謝叔去夏首期試種,成績不如理想。原因是經驗不足,還有就是小玉西瓜之生態習性尚未摸熟。

今天他為春瓜之栽種而去對岸之新莊鎮上,購買一些春瓜栽種之必須用品。謝叔因為貪心,想要一次就買齊所需。結果忘記估算而多買,這才促成我們今日相見之緣分。自從這次建交之後,我經常得去造訪他的工寮居處,並且快樂的當他新瓜之試吃人員。

大漢溪裝滿我的回憶,可是大豹溪就不同啦。因為我工作上之需要,我才與大豹溪結緣。我與大豹溪有多面之緣,但只有一次在它的溪水中泡腳而已。它那沁涼的溪水讓我戀戀不捨,亦曾引起我想要在此打水獵之意念。

每年日曆上的「大暑」引起我的注意,日子竟然過得如此的迅速。還記得孫兒們剛剛放暑假,就在轉眼之間已是夏天溽暑的巔峰了。怪不得這些日子裏,總覺得室內溫度高得讓人受不了。冷氣開了,電扇開了,冰箱裡還堆滿了冷飲,可是熱氣依然無法排除。

每當陽光升至半空,室溫卅餘度似乎極其平常。在此乾枯的夏日裏,孩子們玩水已成為消暑的必要消遣。不過,因為在大豹溪玩水滅頂消息之頻傳,於是在這裡玩水又成了禁忌。儘管孩子們心理不舒服,可是他們的爹娘可管得緊咧。

居家附近地理條件極佳,山明水秀精緻怡人。說到玩水地方有新店溪、大漢溪、與淡水河等水域。若想在週邊尋幽探勝,則有三峽的大豹溪在向你招手。這條本台灣聞名的山溪,沿岸風景秀麗,溪流蜿蜒搶翠。

溪床上怪石嶙峋,還有綠蔭蔽空的巨木古樹。在這裡,平日幽靜人跡少。一到了週休假日,玩水捉魚或溯溪人群嚷嚷,益增溪畔之熱鬧。到了暑假之時,沿岸各個景點人滿為患,於是又成為另番的景象。

由於這裡經常有人玩水喪生,有關單位在經常出事地方,樹立木牌警告莫要靠近。奈何勸之諄諄,聽之者卻渺然不理。一旦出事家人哀戚不已,旁人觀之肅然同情。然而年年有人喪命,年年來此玩水者,依舊人潮洶湧。這些遊客不聽人勸,常在沿溪深潭水級之處,大玩其跳水游泳之好戲。

但見這些玩命者嘻嘻哈哈,旁觀者卻為他們捏把冷汗。好心人上前規勸收斂,反而惹來白眼。若有巡溪人員上前開罰,他們依然神情自若,完全無視勸導人員之苦心。出事了家長卻指責政府不是,請問這些大爺大娘們天理何在吶!

大豹溪的水質清澈,上游有熊空溪、中坑溪、與蚋仔溪之匯聚排入,故其水量充沛。尤其是大雨過後,上游之水灌入大豹溪,水流更是劇增浩大。而這股會流直奔而下,聲勢浩壯有如萬馬奔騰。

由於水流急湍狂流,將溪床切割成深潭漩渦。加上溪內多石形成暗流,使得平靜的長流變成危機四伏之水域。許多愛好玩水之年輕人,不知水底隱藏的危機,成群結隊下水玩耍,偌多之危機因此而生。

遊客的不自制的矇然玩水,待至危險發生,再來責怪政府或地方維護不力,這種倒因為果的觀念,在在令人百思不解。特別是在夏天暑假裏,學童與遊客,在溪中玩水溺斃之新聞並不新鮮。

這條溪水裏的魚類生態非常豐富,在地魚族如溪哥、苦花、紅貓與石鯿魚等等非常之多。自從封溪迄今一長段時間裡,牠們的數量更是激增。這些魚兒在此安全環境裡,悠遊自在的游來游去,見之者莫不雀躍而想出手捕捉牠們。奈何封溪令至今尚未解除,所以,他們只能站立水涯望魚興嘆罷了。

猶記得當年,我還在桃園某電台服務。為了踩探在地風俗製作節目,曾帶領著工作人員至有木、插角、金圳、五寮等四個村里採訪蒐集資料。當時有木里的聽眾最熱情,致送當地盛產之柑橘外,還帶我們到溪中消暑垂釣。

那時候的有木里一帶,尚未進行封溪這項措施。我們一行多人只用蚯蚓為餌而已,半小時內就釣獲不少。若要細數其數量,肯定是個相當驚人之數字。沿著四村之溪水進行封溪護漁之時,當地人曾邀請電台人員來做見證。之後,我改行投入貿易離開電台,十數年後再度與大豹溪邂逅。

此時的大豹溪,遊客玩水喪生之消息不斷傳出,而封溪護漁之消息則被隱沒。直至我經商空閒,第三度到有木里探訪舊識,封溪護漁之成果已耀然呈現於眼前矣。於是在參觀之後,回到家裏隨手寫下此文留為誌念。  [待續]。
從小寫到老,一無所成,但仍努力不懈。


[北北草堂]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ftliu/
頭像
慕松
散文優寫手
 
文章: 3770
註冊時間: 週六 10月 30, 2004 1:57 pm
來自: 台灣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小說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