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龍溪的孩子-寫我故鄉寫我家-68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 妍音, ocoh

後龍溪的孩子-寫我故鄉寫我家-68

文章慕松 發表於 週日 11月 05, 2017 5:07 pm

 

(68)-

陳爸爸製作仙草凍已有十數年之經驗,他的製作技術是來自親戚的教授。當天製作好的仙草凍,將它放入冰櫃內冰鎮。冰鎮一段時間之後,取出切割成細碎小塊,放入糖水吃入嘴裡冰冰涼涼,滿口芳香一股清涼直沁心底。

當天陳爸在仙草凍內,放入一種叫做「地骨露」的中藥汁液,吃進嘴裡又是另番風味。我與行政官連喝多碗,口齒留香回味無窮。回到部隊打嗝之時,還可清楚的聞到它的香味哩。陳爸說:「仙草凍不僅可以消暑解鬱,它還可以養顏美容幫助消化。因為它的製造過程不加化工原料,故爾它也是最天然的健康食品呢。」

軍中人才濟濟一點不假,錢士官長就是其中之一。當年步對從金門換防返台之後,部隊在牛輨山駐紮。士官長在朋友們的綴串之下,娶了一個山地姑娘當老婆。這位山地老婆勤勞工作之外,還替他家生下三個白胖小娃兒。

一家人勤儉節省,日子倒也過得相當輕鬆。記得這家人搬住山下之時,因為行檔簡單,給村人的印象很深刻。他們租下一間微塌的舊屋閒房。一進兩廂四個房間。房齡雖然高超,但經過一番整修之後,這厝居窩奐然一新。

一家人總算安定下來了。由於房租的議定非常克己,所以雙方相處都很愉快。他的太太持家有方,她對米食很有一套。尤其是她丈夫教她製作米線功夫,口感硬是一流,香Q加上嚼勁適度,第一次製作得成品,送給大家試吃之後頗獲好評。

她還跟丈夫學做的珍珠丸子,更是成為山村之一絕。起初她們的營業時間無固定,因為士官長退伍令尚未到手,所以,只有他在家時間才開門。每次士官長蒸做珍珠丸子之時,豬肉的肥瘦分佈不均,無法達到要求者他絕不會購用。至於絞肉都是自己親手剁製,他說機器絞出的碎肉口感不紮實。吃進嘴裏,完全沒有人情味之感覺。

至於丸子外層包裹的糯米,他的要求更為嚴格。他只喜歡挑用圓糯米,讓它嚼勁十足糯度也夠。為了符合他的要求,他與太太經常親自下鄉去找糯米。其實,士官長的婚姻也是,拜糯米之牽紅線才結成連理的。

當然這是另外故事,以後有機會再為大家講述。其實在退伍之後,士官長會投入小吃店之經營,其原因是他認為小吃店的經營簡單資本小。兩人一起做也不會太過費力。所以他們結婚之後,選居山村比較可以節省。

如果居住在山城裏,好動的他又閒不下來。雖然經濟上沒有壓力,但人口增加難免害怕坐食山空。因此,他一直想做點小生意,謀取蠅頭小利貼補家用。幾度盤算和考慮之後,他决定在山村開家湖南小館子,供應各路美味抓住饕客之胃。

小吃店位於火車站旁側,人潮聚集買氣活絡。這家小吃店就在夫唱婦隨裏,夫妻倆夙興夜寐用心經營,店裡的生意當然欣欣向榮了。小吃店雖然主打湖南料哩,但它卻為山村開啟了吃辣的風氣。

為了久遠打算,這小吃店還供應各種料理,其中珍珠丸子的銷量大得驚人。早在開業之初,他們就採以實物相送的推銷方法。食物滋味打入客人心坎之後,這才隆重的將它併入菜單推出應市。

因為他們的推銷積極,半年之後,士官長家的珍珠丸子,終於讓它闖出響亮的名堂。山村子弟人人對它讚不絕口,出門在外每每便將它當做思鄉之標的物。哪怕遠渡重洋出去留學,或移民定居於海外,他們都唸唸不忘,湖南小館的珍珠丸子。

返台省親或家族聚會,餐桌上總少不了湖南小館的菜餚。尤其是珍珠丸子更是必要之菜色。個人離開山城定居台北三十餘年,早已是個道地的台北人了。每當有人問我山村的特產是啥麼?我竟會莫名其妙的回說:「湖南小館的珍珠丸子啦」。說來順嘴,聽之卻有點突兀。可是我對別人的驚愕不以為忤,因為它的確就是湖南小館的代表作品嘛!

在我們的部隊裏,有兩個很會說故事的阿兵哥。一位是香蕉灣來的鐘文彬,個子矮壯,入伍前是個豬肉攤販,所以大夥都稱呼他叫「邰豬A」(殺豬的)。另一位是北縣貢寮來的葉金男,他的貢寮腔很濃,常把洗澡說成「雖新蘇」,因此他的外號就叫「雖新蘇A」。

那年當兵窮苦,放假日大都在營房內休息,只有偶而才上街開點洋葷。要是沒錢上街,聽講故事就是一個最佳選擇。我和他們二人睡上下舖,近水樓臺先得地利之便,故爾聽到他們說的故事最多。我比較喜歡「雖新蘇A」講的故事,因為他說的故事都有根據。至於這個故事根據的可信度,那就不是我所考量的範圍了。

比如他說的金瓜石之「石公石婆的故事」,的確有這麼一回事。但要深入追究,你會發現故事中的添油加醬功夫。整個故事裏,只有石公石婆四個字確實有之,其他內容根本就是他亂塞的。大夥明知如此,但還是喜歡聽他說故事。

不過,他那種說得天花亂墜的本事,卻不是人人都可以學得來的。有次連長想藉機教訓他,可是她四兩撥千斤,兩三下就將連長弄得雅口無言。由於他說的故事這樣耐人尋味,而他總是振振有詞的在故事末尾,習慣得加上一句歇後語說:「信不信由你!」

這天陰雨綿綿,正好遇上他下衛兵,大夥約定要去中山室敲一桿Snooker,可是下雨天中山室人滿為患。恰巧又碰上連長與副座,下賭注打賭對單敲桿。賭注是一隻五斤重的閹雞,賭注之大空前絕後,大家只好讓岀檯子在旁觀戰。無路可走,上街又不方便,因此,大夥只好回寢室「卡虎濫」去啦。

我纏著「雖新蘇A」要他說故事,誰知他竟當面拿翹說:「沒報酬老子不願意開口!」為了讓他說故事,我和另位新竹兵各岀一包「藍814」,這才讓他心甘情願的說故事。他說:在基隆八斗子山腳下,有座規模不大的土地廟。正門柱子上刻著捐款建廟者之大名,仔細瞧個清楚,您會大吃一驚。

原因是那些捐款大徳,都是餐飲業與歌仔戲演員居多。誰說戲子無義?今見他們的表現,足以讓人否定「戲子無義」之說法。由於有人好奇而追索原因,這才牽扯岀一段有趣的故事。

大約在民國58年左右,歌仔戲演員楊麗花、小明明、與王金櫻三人來此一遊。路過土地廟,三人虔誠的跪地膜拜土地公。當時她們正要遠行至東南亞公演,所以祈求神祇保佑平安,並能順利完成任務。果然這趟遠門讓他們名利雙收,返國後,捐資重修「福惠宮」,還另捐一座小佛塔酬謝神明保佑。

「福惠宮」落成之日,三位演員合演一台戲酬謝神恩。此後,在每年五月廿一日,他們也都會回到現場演戲酬神。連續三連至民國61年功德圓滿,完成心願。三人以為酬神演出可以停止了,怎知就在他們停演那年,楊氏餐廳失火損失不貲。

三人大吃一驚,返回「福惠宮」焚金祈禱土地公,擲筊問卜是否停演生氣?連連聖筊證明無誤,於是來年神誕繼續演出。接下來她的店裡生意順暢,連年大船入港,財源滾滾而至。

消息傳岀,許多知名餐廳紛紛跟進,老闆親自前來上香樂捐,所以大柱上之捐獻者大名,幾乎都是餐飲業或演藝人之原因便是在此。這傢伙邊說邊抽煙,竟還對我們說一包香煙酬勞太少,以後將要提升價碼。

我心在想,光是動動嘴就賺進兩包香煙還嫌少,老子就偏不再當冤大頭,遂轉向「殺豬A」請他說故事。一些愛聽故事的袍澤也跟著我轉向,「雖新蘇A」因小失大,最後主動降價,每人只需半包就可以了。捱到我退伍之前,只要給五支香煙,就可聽到他說的精采故事啦!  [待續]。
從小寫到老,一無所成,但仍努力不懈。


[北北草堂]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ftliu/
頭像
慕松
散文優寫手
 
文章: 3770
註冊時間: 週六 10月 30, 2004 1:57 pm
來自: 台灣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小說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3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