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龍溪的孩子-寫我故鄉寫我家-53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 跳舞鯨魚, ocoh

後龍溪的孩子-寫我故鄉寫我家-53

文章慕松 發表於 週六 10月 21, 2017 5:07 pm

 

(53)-

萬嬸的喟嘆引來秀芬傷感,一時鼻酸淚含用默默眼神看著萬嬸,既感激復感慨不知如何表達是好?萬嬸突然有所警覺,她立即將那哀傷的話題轉走,並且迅速的換上新的話題: 「春假學校不是帶大家去遠足嗎?」

「沒錯,不過我還是留在家裡好。」

「年紀輕輕還是多到外面看看才對。」

「………。」秀芬沉默無答,過一會兒她便向萬嬸告辭。

秀芬人剛走近九芎樹籬笆附近,三弟臉紅氣喘的催促她快點回家,因為老師來家訪問。秀芬一聽,馬上撩起裙腳飛也似的趕著回家。臨近家門的矮牆邊,她偷眼越過牆頭向客廳眺望過去。她看見老師端坐在椅子上,與母親不知在談些甚麼?她調整一下呼吸,從偏門悄巧的閃進廚房。

所謂「母女連心」,秀芬人剛踏進廚房母親已有感應。母親故意對著廚房高呼:「秀芬仔,老師已來很久還不快過來。」行蹤既被識破,她只好回答說:「媽!我立刻就來。」說完順手拿起茶杯,倒滿一盃端至客廳敬客。

走在甬道上,秀芬聽到母親對老師說:「老師,我家秀芬最可憐,自從她爸過世至今,我的身體不好人口又多,要不是有她在撐著,我真不知該怎麼辦才好。」說到傷心處,母親的聲音哀沉沙啞,聽來令人酸鼻。

「伯母請放心,秀芬懂事又用功,如果需要幫忙就找我好了。」

「謝謝老師!」

此時秀芬端茶進來,她怕母親病好不久坐久受不了,所以先開口:「媽,您就多休息吧,老師我會招待。」女兒好心她不好意思拒絕,於是開口說:「老師,對不起!我先告辭啦。」說完,她便拖著疲憊的身子走入房裡休息。

「老師真抱歉,我不知您要做家庭訪問,正好有點事就出去了。」

「啊`!哪兒的話,我也是順到過來看看而已。聽妳三弟說,妳是出去找工作?」

「嗯……。」秀芬不好意思的漫應一聲,接著她又開口說:「沒甚麼了,只想好好利用假期罷啦。」老師已知大概,所以他看看腕錶,然後說了些鼓勵的話後就向秀芬家人告辭。

遠足前一日,全班同學都很興奮,就連平日感到厭煩的功課,今天上起來都覺得趣味盎然。同座的阿素忘記秀芬沒參加遠足,一開口便問她準備些甚麼帶去遠足?秀芬用苦笑替代回答,但阿素還以為秀芬故意保守祕密呢,於是就閉嘴不再追問下去。其實秀芬何嘗不想去,只因現實無著逼得她不得不打消念頭。

第二天遠足日,秀芬一如往常作息,做好早餐才叫醒母親。因為母親病體初癒不好使力,所以趁著空檔先把水挑滿缸,之後她才匆匆趕去萬嬸家會合一起去上工。僱主清水伯年高八三,鬍子花白精神燦爍,炯炯雙眼是他的招牌。

他擁有一副清亮的嗓子,與人招呼的嗓音震人耳膜,初識者常被他的嗓音嚇到。由於他與田土為伍,身骨子硬朗精力充沛。孩子長大各自發展,留下大片的田園由老人家一人掌管,每至耕作期就得向外招工幫忙。    

清水伯喜歡雇用村內的婦女幫工,他認為女性心細且有耐心,做起事來井井有條。而萬嬸與秀芬工作勤快,動作利落,故爾每次都少不了她們。江子翠的菜園是一大片一大片的耕作,耕戶每季的收入十分驚人。清水伯擁有一甲三分地,往往一季就須雇用二、三十個幫工。從早到晚總是工人進進出出,人聲嚷嚷熱鬧滾滾。

秀芬幫工負責清理工作,大人剷除的雜草用耙具耙成堆堆,然後用竹籮裝滿挑到垃圾堆當堆肥。這個工作看起來挺輕鬆,但是做起來是蠻吃力的,尤其像秀芬這麼瘦弱做來更是累人。儘管如此,從未見她偷懶或叫苦,難怪萬嬸和清水伯那麼喜歡她了。

時光如流水,秀芬打工日子一直持續到她的高中時期。高三下學期寒假,一個突來的機會讓她的人生獲得轉圜。早就下落不明的二舅,奇蹟似的從南洋回到台灣。聽說,她的二舅是為躲避日本徵調軍伕,因此逃離台灣上海船工作。

之後又聽人說,他二舅的船在南太平洋遇上颱風船毀人亡。全家人都替他感到哀傷,卻沒想到十餘年的分離,突然間又平安的出現在家人眼前。外婆要是還在,她老人家將不知會多麼的高興啊?

二舅在家最疼秀芬的母親,如今回家看到妹妹一家困頓的生活,內裡格外感到心疼不已。回家第一天兄妹徹夜長談過後,二舅決定先幫妹妹重整家園。然後讓子姪接受更好的教育。首先,他將自己名下水田過戶給妹妹。

接著拿出積蓄買下一大片沙地,準備整理出來栽植蘆筍。離開家居的這十餘年裡,他在南洋就是幫人種植蘆筍。是故,無論在技術層面上,或者是經驗都已相當豐富。因此,他以自己的熟行做投資,相信成功的機率極高。

這年暑假,秀芬順利的進入專科學校就讀。在二舅的建議下,她選國際貿易的科系之外,並還選讀英文與日文。她對這份意外機會十分珍惜,白天上課晚上就幫二舅整理資料。二舅見他認真功課又好,暗地計劃設立一個貿易辦公室,讓姪女將來有個創業基地。

二舅像巨人,他用健壯的雙臂保護妹妹一家人,另外還得用心經營自己的蘆筍田。皇天不負苦心人,三年的光陰投資使得這個在破碎邊緣的家庭,獲得了重生且欣欣向榮。

民國五十五年(1966),台灣經濟初露曙光。外貿一枝獨秀,蘆筍的需求活絡暢旺。二舅的蘆筍版圖擴張神速,江子翠新生地幾乎囊括殆盡。生意的旺盛帶給他事業的雄心,他將近年所賺全部投入食品加工業。蘆筍罐頭,鳳梨罐頭,蘆筍汁的生產線一條條增設,成品暢銷世界各地。

秀芬在二舅的支持與鼓勵下,順利完成全部國貿課程。她一畢業立刻接手二舅的貿易事業,嫻熟的貿易技巧加上流利的英日語文,將二舅的商品推上國際舞台。這家人不僅為國家掙得外匯,也替自家掙得無限財富。

人生的變化就是這般難以捉摸,從一文不名至扭轉乾坤,可說是秀芬意想不到的造化。今天她雖坐在舒服的辦公室內工作,誰會想到她的從前是多麼的困頓危厄?她臉上所洋溢的風采,全都是過去的堅忍毅力所換得的。

二舅的出現是上天的恩賜,成功則是一家人共同的付出。從她炯炯雙眼射出的光芒,那是代表著她的自信和耐性。她不敢以現有的成就而自滿,她反更加努力於工作。因為,她實在不想再回到從前的貧窮世界。 [待續]。     
從小寫到老,一無所成,但仍努力不懈。


[北北草堂]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ftliu/
頭像
慕松
散文優寫手
 
文章: 3600
註冊時間: 週六 10月 30, 2004 1:57 pm
來自: 台灣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小說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