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龍溪的孩子-寫我故鄉寫我家-51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 跳舞鯨魚, ocoh

後龍溪的孩子-寫我故鄉寫我家-51

文章慕松 發表於 週四 10月 19, 2017 5:12 pm

 

(51)-

這天她留飯的餐桌上,三菜一湯菜色簡單湯品鮮美。「開陽白菜」極為簡單的料理,但是經過她的巧手烹調,卻也讓我吃的吮指尋味。「豌豆蝦仁」採以輕燴帶芡炒煮,豌豆莢清脆爽口蝦仁鮮甜。

我已吃完一小碗尚覺意猶未盡,可是在人家的餐桌上我不敢放肆。「竹笙蛤蜊湯」的滋味雋永,湯鮮味美好喝順嘴。至於「泡菜燒鴨」未曾吃過,這也是她的首度展露,我個人認為泡菜比鴨肉好吃。

這頓飯極為平常,菜色也無啥麼突出,吃過的時間已有數十年之久,可是到現在耄耋之年紀,對它們依然印象清晰難以磨滅。林太太還說:「上海菜師傅善於用糟,故爾使得上海菜更具江南風味。人人嚐過之後,很少人不被它的滋味迷住。」

聽說林太太是上海望族世家,其父親更是上海灘名人。她家因為戰亂而四分五裂,儘管如此的狼狽,她的高貴氣質與內涵,時時會不經意的流露出來。鄰居主婦們都很欣賞上海太太的廚藝,經過敦勸之後,不少人跟著她學習烹調藝術。

可惜這些主婦們學學便予放棄,半途而廢者大有人在。我也曾經打過主意,想要跟她學習廚藝。然在家母極力反對之下,只好將此希望束之高閣。就在我入伍一年多之後,上海太太舉家遷居於板橋市區。

當時流言紛云:一說女婿買新房子邀請同住,一說她再醮找到了第二春。眾說紛紜,莫衷一是。幾年過後流言消失,再也無人記起她們這一家人啦。就在大家逐漸淡忘上海太太之際,新遷一戶鄰居進來。

新鄰居女孩秀芬仔,她是隔壁來宇嫂的大女兒。她們這家子遷居江子翠,主要原因是金瓜石的沒落。之後金瓜時發生一次礦坑災變,她的父親死於礦坑災變中。母親帶著三個子女去牡丹坑依親,結果找不到奧援,所以,舉家便遷回江子翠娘家定居。

她們家在金瓜石,原本擁有大片的山田。然而因土質貧瘠生產寥少,使得她們家的收入,不敷一日三餐生活之需。為了改善家計,秀芬她爹仗恃自己身強體壯,毅然決然的投入採金行列,每天深入地底的金礦脈層,挖取金礦換取豐厚之報酬渡日。

斯時台灣剛光復不久,百廢待興,遍地蕭條,唯祇北台灣之金瓜石的採金事業,一枝獨秀需要大量工人。因是之故,入坑採金的工作成為當時的熱門。許多失業工人,透過種種的關係,大家都想爭取這份入坑的工作機會。秀芬她爹體格健壯,所以雀屏中選入坑工作。

自從秀芬她爹取得工作之後,這個家庭的生活的確改善不少。可是秀芬的娘卻不高興,她整天憂心忡忡,好像有甚麼事就要發生似的。整日從她臉上看不到一絲笑容,每逢礦區炸山的轟隆聲傳出,她總要心跳個老半天。

上回八號坑落磐之災記憶猶新,鄰居男人一個個挺直被抬出坑的印象,至今常常浮現於她的眼前。她很掛念丈夫的安危,但又不能在子女面前表露,她只好將自己的擔憂儘往肚子裡堆積。

這天礦區之氛圍很不尋常,老天好像喝多了陳酒,整個西半天的雲層,染紅成塊塊的積層狀態。就連那早起出窩覓食知晨鴉,飛經附近也被天色暈染得紅通通的。平時聽慣的呀呀叫聲,此刻聽來卻是那麼的悽涼哀悵。

礦場的空地上,零散聚著一堆換班要下坑工作的工人。他們縱聲談笑旁若無人。有些則各自打點著裝備,一邊等候換班的台車之出現。就在他們談得興緻高昂之時,一陣悶爆巨聲自坑底傳出坑外。

坑外聚集的眾人,聞聲臉色丕變,他們站立的地方,連連震動搖晃不已。正值眾人愣立當下,隆隆聲一陣接一陣不斷的自地底傳出來。經驗豐富的老礦工,潛意識之中已意識到可怕事故發生了。許多人匆匆趕到坑口查探究竟,有人則緊急向事務所提出報告。但是等了老半天,接獲報告的事務所竟然毫無反應。

秀芬她娘的顧慮果然應驗,一陣坑內不明原因之氣爆,引起轟然之落磐巨災。因為出事地點深入地底,所以,事過甚久仍然得不到任何的消息。此時,有入坑施以援救的動作。

這干人等,一路上遇到好幾處落磐擋道。這群救難人員,走至半途已無法深入,他們不得不回頭出坑,趕快去尋求援救之良策。坑內坑外的音訊已經斷絕,在外等候親人的群眾心焦不已。

他們個個沉默不語,雙目緊盯著洞口,臉上寫滿著渴盼和無奈。秀芬和她媽媽也在行列之中,母女無助的合什祈禱,秀芬暗中懇求老天爺開恩,務必保佑她的老爸能夠平安歸來。

時間分分秒秒的溜逝,消息依舊渺渺全無。等待令人傷神,繼之而來的讓人心浮氣躁。長久乾等下來,已有些家屬按捺不住而騷動起來。剛開始祇有少數人在嘀咕,接著是七嘴八舌地喧嘩。他們數落著礦場的不是,他們也埋怨老天的殘忍。

時間拖得越久,他們的抱怨就更深。於是心焦家屬將期待轉化為憤怒,霎時爆發開來聲勢洶洶。現場陷入一片混亂,家屬的憤怒再也無法控制啦!秀芬與母親不理會現場得混亂,她們只希望坑內的人都能安全生還。然而,儘管她母女倆如何的期盼,老天並未開眼庇佑,反將黑幕拉得更低。

午夜時分,進入坑內的搶救小組終於傳出第一道訊息。原在坑底工作的四十三名工人,包括秀芬她爹全部罹難無一生還。接踵而至是一具具的屍體被抬出坑,具具都被燒得曲蜷如炭焦黑難辨。

許多家屬見此情景不禁哭倒在地,有些則呼天搶地哀號不已。甚至有人悲哀難洩,兩眼一黑便暈厥過去。真是一場天大之浩劫,剎那之間就奪走這麼多的人命。待那善後問題解決,已是災變半年之後的事啦。

經過一連串的協調,秀芬家只領得極少的補償金,就在母親的決定下,先到到牡丹坑投奔親戚。親戚家的生計並不寬裕,秀芬家雖儘量的貼補給他們,但仍無法添補親戚家日益捉襟見肘的生活需求。就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她母親只好帶著一家人,回到江子翠投奔娘家。   [待續]。
從小寫到老,一無所成,但仍努力不懈。


[北北草堂]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ftliu/
頭像
慕松
散文優寫手
 
文章: 3583
註冊時間: 週六 10月 30, 2004 1:57 pm
來自: 台灣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小說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3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