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龍溪的孩子-寫我故鄉寫我家-49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 跳舞鯨魚, ocoh

後龍溪的孩子-寫我故鄉寫我家-49

文章慕松 發表於 週二 10月 17, 2017 5:13 pm

 

(49)-

利用鏈搭畫格栽插的稻秧,由於間隔劃一通風良好,稻禾的生長與結穗都很理想。尤其最後田角部份的畸零行列,層次分明有如花序,故爾常被稱作「花心」,鋤草之時因其間隔整齊,任何雜草無所遁形。

至於通風良好的關係,稻熱氣宣洩順利,故以稻熱病和紋枯病不易感染。因是之故,鏈搭畫格法遂被北部農家接受。師傅們沿路談笑風生,邊走邊聊很快就走上田埂。這時候扛鏈搭的師傅一聲吆喝,走在前面的師傅們立刻停步,並且閃身一旁紛紛讓路。

按照田家規矩,這位仁兄是工頭,他得先行下田畫好格子,眾師傅才可下田插秧。況且工程都是由他出面,所以大家對他都得禮讓三分。那人走到田頭輕輕放下鏈搭,利用雙眼左右瞄一下,屈起手指點算數目,口中更是念念有詞。

我拉長耳朵聽個仔細,原來是一連串的數字口訣。就在他的口訣唸完,毫不遲疑便從中現開始劃起。先直後橫,每個交叉點就是秧苗栽插的地方。我對那套口訣甚感興趣,趁空便向那位師傅請教。然而,他只笑笑顧左右而言他,害得我問了老半天也問不出個所以然來。

正當那位師傅在畫格子的時候,其他的師傅就在一旁整理用具。待那師傅畫完第一坵田,眾師傅紛紛拿起秧盆下田。他們各抱一箕秧苗放入盆中,站好位置彎下腰開始插秧。一群人說說笑笑倒退著行走,手裡就像繡花娘拿真刺繡一般,一手又一手的將秧苗插上交叉點上。

但見他們左手掌上托著秧餅,右手拇指上帶著指套飛快的掰下秧株。手法俐落速度又快,眨眼之間就已插完一行。父親站在田埂上監工,其實他也沒閒下來。他模仿著師傅們的動作,不知不覺的也跟著動作在田埂上學插秧。

師傅們的動作越來越快,頃間已將黃禿禿的田中插滿綠秧。彷彿一塊綠色的地毯,將那黃地化為綠絨,坎起來是那麼的賞心悅目。插秧時節農家都忙翻了天,最適悠閒該是那鷺鷥與老牛。而那新翻打平的水田裡,土塊鬆軟帶著泥香,洋溢著汪汪水分。

長期冬眠的水蟲,這會而都探出身子陶醉在春風中。牠們有的拼命弄水,有的放肆的鑽動,甚至有些還跑出水面享受陽光舒活筋骨哩。每畝田的水源地方,長期受到溝水的沖激形成水漥。

內聚生著許多浮萍水草,翠綠蔥蔥随著風吹時而東靠時而西泊。大量的田螺小仔在水中浮游,舊良剛出聲不久的小泥鰍、水虱與水蟲都趕來湊熱鬧。成群蝌蚪在水中優游,引來紳士般的鷺鷥追啄取食。

遍地歇腳的鷺鷥群體,除了追逐啄食水蟲蝌蚪者之外,還有一些在田埂上游閒散步,有些則飛翔於空中耍弄英姿。記得去年冬初,牠們羽毛沾滿黃塵意態闌珊的離開這裡。曾幾何時?牠們的黃塵羽毛經過春雨的沖刷後,如今毛新亮麗的站立於水涯左顧右盼,一派瀟灑簡直不可同日而語。

老牛經過一陣子的深耕急犁,眼前總算獲得片刻的休息時間。牠們卸下了犁耙碌碡,悠閒的在田岸溝畔啃囓著青草。牠的尾巴不停的甩動驅逐蚊蠅,時或抬起頭來東張西望,但大部分時間都是埋著頭在吃草。聒噪的烏鶖成群結隊在附近騷擾,有些則停落於牛背上啄食牛蝨。

一隻兩隻越停越多,吱吱喳喳吵擾不休。遠遠望過去好像在鬥嘴,看仔細又好像在和老牛話家常。村童大都討厭烏鶖,頑皮者還會用田土丟擲牠們。然而烏鶖比他們更皮,每於頑童丟出田土之際,它就來個鷂子翻身直飛升空。要不就是巧妙的俯衝閃過泥塊,嘴裏喳啾掠過村童上,就像在揶揄他們丟不中牠們似的。

有時候烏鶖牠們還會耍詐,故意飛高竄低的作弄村童。經常趁著牧童他們稍微疏神之際,來個快速的俯衝掠過頭上,順勢伸出鳥嘴啄他一口。氣得村哇啦哇啦亂叫,牠們才得意的揚長飛走,遭受攻擊的村童,拿牠一點辦法也沒有。

插完秧苗,經過兩週開始除草。眼見禾苗一天天的成長,用不了多久已是遍地舖綠。此時路過田畝,彷彿可以聽到它們的呼吸聲音,沙沙作響韻律有緻。時序入秋萬物成熟,暑夏的熱氣逐漸消退。轉眼金風送爽,門前老楓樹葉轉黃,再轉金黃,農耕作息已然進入收割時段啦。

但見左鄰右舍的長輩們,全部都忙碌起來。他們下令家中年輕人,將脫榖機抬出倉庫。放在曬穀場角落進行修刷。一角一落一凹一縫,都需擦試乾淨,並在齒輪關鍵地方點上機油。這樣的計較,在割稻之時潤滑順暢,使用起來事半功倍。

婦道人家也沒閒著,她們忙進忙出倒竹剖篾修理農具。畚箕、米籮、任何用具破舊處都換上新篾。竹箐味道四處飄揚,吸入鼻孔就有一股竹香。至於掃帚竹耙各就各位,整整齊齊的排列牆腳隨時待命使用。而休閒一段時日的老牛,這會兒可要上陣運糧囉。

這些日子裏,進出都可聽見父母親在討論收割之事。這星期要與誰換工,下禮拜要幫陳家曬穀子。自家的收割安排在某日,一張作息表填得滿滿的,即便是休假日也都排上去。看樣子這個月內日子緊湊,想過個鬆日子也難了。

我家的耕作面積不多,所以,至今都未購置收割機器。每至收割季節,唯有與鄰居換工借用機器。也時候湊巧收割日與鄰居撞期,洽又遇上雨水連下兩三天,只有眼睜睜的看著稻穀萎地發芽而無法奈何。好幾回父親橫心想買一部,可是在母親的勸阻下只好作罷。

黎明曙光初現,太陽猶躲在山背持不露面。東莊賴家的脫榖機「不隆不隆」的撕破寂芩,緊接著西莊陳家也不甘落後,他們的機器也「不隆不隆」的投入收割。寧靜的田野,頓時充塞著不隆不隆的脫榖機音響。你家不隆不隆他家也不隆不隆,週遭洋溢著一片忙碌。

田埂上人跡雜沓,新榖一擔一擔的往曬穀場送。來往的農家男女老幼,每個人臉上都掛滿笑容,哪怕汗水直淌胸懷,誰也不會去在乎它。此刻他們心中所想,那就是趕快收割完畢了去一樁心事。

沉寂已久的鄕道,這會兒熱鬧起來了。人車絡繹于途,青翠茂盛的路草,早也被車輪人步踩得變黃。每輛牛車上堆滿榖包或榖擔,害得老牛拖得氣喘吁吁。這段時間內我和母親最忙,為借用人家的機器和人工,天天都得換工抵數。母子倆已很久沒吃頓好飯,每天忙得連回家的路都快認不出來了。  [待續]。
從小寫到老,一無所成,但仍努力不懈。


[北北草堂]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ftliu/
頭像
慕松
散文優寫手
 
文章: 3583
註冊時間: 週六 10月 30, 2004 1:57 pm
來自: 台灣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後龍溪的孩子-寫我故鄉寫我家-49

文章sianlight 發表於 週四 11月 09, 2017 10:42 am

 

當時的那個年代是個純樸的農業時代 經過五十年後 現代與當時的環境天差地遠 那時單純的人們真是讓人回味無窮
sianlight
小說投稿版主
 
文章: 446
註冊時間: 週二 5月 12, 2015 8:21 pm
來自: Taiwan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後龍溪的孩子-寫我故鄉寫我家-49

文章慕松 發表於 週六 11月 11, 2017 4:42 am

 

[quote="sianlight"]當時的那個年代是個純樸的農業時代 經過五十年後 現代與當時的環境天差地遠 那時單純的人們真是讓人回味無窮[/quote]


RE:好友謝謝閱覽文章~
並謝不嫌棄內蓉老味腐朽~
歡迎常來瀏覽~
假日順心愉快!~
^_^
從小寫到老,一無所成,但仍努力不懈。


[北北草堂]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ftliu/
頭像
慕松
散文優寫手
 
文章: 3583
註冊時間: 週六 10月 30, 2004 1:57 pm
來自: 台灣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小說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3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