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龍溪的孩子-寫我故鄉寫我家-44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 跳舞鯨魚, ocoh

後龍溪的孩子-寫我故鄉寫我家-44

文章慕松 發表於 週四 10月 12, 2017 4:59 pm

 

(44)-

時下之年輕人通有的毛病,隨意俯拾即是。尤其是在他稚毛未脫之時開始,缺點毛病就不斷的累積。等到他發現不對勁之時,想要修正早已時過境遷積習難返矣!「過則勿殫改」,有錯則當改進,說不定這一改還有成功機會。反之,因循怠惰下去,積非成是,則注定此生他必失敗無疑!

年輕時期最讓人受不了的是;當他意氣風發之時,自我澎漲得厲害,眼中容不下一粒沙,甚至自以為是。走在人生的道路上,他還會高聲唱著:「只要我喜歡,有何不可以。」此刻他已不能自己,直到他碰得鼻青臉腫,必須費時耗力挽回之時,他才能徹底醒悟過來。

殊不知他只要惜取前輩提供的經驗,加以去蕪存菁,就可達致事半功倍的效果。平時不動聲色的獅子與鱷魚,您可別看牠們懶洋洋的靜伏不動。其實,牠們正在打量著,周圍環境和敵人的一舉一動。待其奮起拼搏之時,敵人一定逃生無門。因此,對沉默之敵您如果無法制住對方,最好的方法就是退讓一步以保平安。

人類每當受到挫折之時,最先反映出來的症狀,就是他的體重會急速增加。而人類遭遇到挫敗的那一刻起,首先他必是怨天尤人,說說別人如何如何的不是,別人如何如何的對不起他。接下來就是躲在家中,瘋狂的以吃洩憤。

等到有天一覺醒過來,想要重新振作之時,這才發現自己的體型體重,已然不堪入目了。於是為了要能重回人群,「減肥」變成了他的首要急務。然而任他用盡辦法,結果體重依然高居不下,肥肉依然滿身顫動無法消除。

智者常說:「笑是沒有副作用的鎮靜劑。」其實,人類的笑容分多種;「微笑代表欣賞,狂笑代表實力,陰笑包藏窩心,恥笑輕視別人。」各種笑容代表著各種意義,但它們必須出於自然。如果刻意的造作,那麼他的笑一定很假。

所謂「一笑抿恩仇」那必是善意之笑,絕非做作的假笑,惟其如此才有潤滑作用。而「職業性質的笑容」,那只是一種招徠顧客之笑法,它只能當作生活中的調劑品而已。夢與幻想,都是腦子在做運動。

做夢與幻想都得用腦,但我還是喜歡作夢。因為做夢只需閉著眼睛,而幻想卻必須張著雙眼。眼不見為淨,眼睛看得見而得得不到,著實令人煩惱。許多人喜歡說:「有夢想就有幻想,有了幻想才會有理想。而有理想才有希望……。」

個人則認為:「與其想得這麼多,不如直接就去做,興許還有一份成功的希望哩!」人生在世絕無坦途,起起伏伏足夠您跌跌撞撞。面對著人生諸多的十字路口,聰明豁達且又理性的您,對於您的人生應該做了何種的選擇?相信您閱讀本文過後,一定會有個初步的決定了吧?

在江子翠定居生活中,時光送走了我的童年與一段無憂無慮的生活。在這段平靜生活裡,讓我擁有足夠時間與機會,得已遇見一些鄉里間的傳奇人物。斯時鄉下依然保守,每個鄉里村莊都會出現,這麼一兩個怪怪的人物讓鄉民們唸唸不忘。

這干人等十分特殊,而且他們的故事還連綿流傳不已。這些傳說人物有好有壞,但他總是鄉里之光。在江子翠諸多早期的人物傳奇裡,就有兩個很特殊人物,一個是頭大如斗的年輕人,一個是憨厚被人認為是痴憨的中年人。但至最後,這兩位傳奇人物皆下落不明,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傳奇人物「憨坤仔」,他的傳奇故事至今依然被傳說著。此人說他有點神經質卻又不然,他的思路之細膩無人可比。這傢伙好像具有超能力?第六感非常靈驗,每有奇怪僨事將發生,他就已有預感而顯得焦躁不安。可能他平日裝瘋賣傻慣了,當他說出預感沒人會相信。迨至預感兌現之時,人們又說這是巧合。

鄰近江子翠的村莊有新埔、埔墘、新莊、菜寮、三重埔,甚或更遠的樹林與三峽和土城、或者五股泰山和林口。這些地方每逢殺豬公或熱鬧大拜拜,憨坤仔幾乎都會前去參與。有時當地的陣頭缺人,或是總鋪外燴洗菜洗碗需要助手,甚至舞獅弄龍不夠人數,他們的頭領都會將他列用為候補。

憨坤仔這個人長得眉清目秀,滿臉書卷氣很濃。不論是誰見到了他,很難會將他和神經病患聯想一起。其最顯眼的地方,大概就是那張嘴,成天一直嘀咕不休,從未停過半秒之久。村人見怪不怪,倒是一些外地人入村來,見到了他都避之唯恐不及。

有一次我逃學躲到土地廟後壇,湊巧看見他路過廟前。於是我習慣的開口問他要去哪裡?他回答我都說要去社后。平常他有個習慣,任何人問他去哪裡?他的答案一定說社后。

不過他很討厭人家重複多問,有些人惡作劇故意再問他去那裡幹嘛?他就會毫不客氣以牙還牙的回說:「要去大便!」。口氣耿然,匪夷所思。所以,知道他的底細者,絕不會笨到再問下去自討沒趣。

在我某個逃學那天,我真正領略到憨坤仔的厲害。儘管我愛逃學,但我會按照功課表私下自習。這天我坐在神壇前的大石板上,拿出英文課本背誦課文與單字。一篇「愛因斯坦傳」,背得我哩哩啦啦,如似人家常說的「西瓜皮擦屁股一蹋糊塗。」

沒想到憨坤仔走過身旁,一把將我的課本搶過去。臉不紅氣不喘的,硬將那篇長長的課文,一氣呵成的唸完它。他在朗誦的當時,我以為他在耍我,待我聽個清楚,這才發現他的音調抑揚頓挫分明,一路有如高山流水嘩啦悅耳,就連我們的英文老師也比不上他。

接下來是「愛德華八世遜位演說辭」,他的朗誦更讓我聽得如醉如痴。我真的被他的朗誦嚇呆了,愣立當場久久無法回神。他一唸完就把課本丟於神桌上,習慣的拍拍雙手便想離開。

我趕忙攔下他,趁機考考他的英文單字。我問他「特殊的」,他連想都沒想的衝口拼出「Extraordinary」。我再問他潛水艇,他馬上回說:「Submarine」至此我才真正信服了他的本事。  [待續]。

稍停他走上廟前廣場,學個希特勒式的舉手禮。接著,從他口中嘰哩呱啦的說了一串外國話。我不知那是德語,以為他又發神經亂說話。說完他蹲身在泥地上寫字,他用雙手由外向中間寫去,瞬間完成一個完整的句子。

這時我又好奇的考他一句英文,我隨義的開口說:「這本書在桌子上」。看官啊您可知道,他仍用雙手齊寫左右串成一句「This book is on the desk.」天哪!這種人不是天才的話,那他是啥麼呢?
從小寫到老,一無所成,但仍努力不懈。


[北北草堂]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ftliu/
頭像
慕松
散文優寫手
 
文章: 3671
註冊時間: 週六 10月 30, 2004 1:57 pm
來自: 台灣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小說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