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行〉──致東野圭吾《白夜行》

新詩練功房
每日限貼兩篇

〈白夜行〉──致東野圭吾《白夜行》

文章蘇家立 發表於 週六 9月 15, 2012 6:23 am

 

把日記每一頁都釘上星星
用修正液再塗白每一行空白
只留下每一條黑線

每一個夜晚
乘著流星剪去你的頭髮
我不敢承認
這些謊言是白色的
排列得整整齊齊

又下起雪來了
排得整整齊齊的虛線
逐漸看不見

你在你的頭髮裡行走
我看不見
確認三葉草還能不能貼上另一片葉子後,我很努力地把心臟切成小塊,貼了上去。
蘇家立
優寫手
 
文章: 4771
註冊時間: 週二 6月 15, 2004 9:26 am
來自: 白夜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白夜行〉──致東野圭吾《白夜行》

文章翹月 發表於 週六 9月 15, 2012 8:31 pm

 

意象的掌控稍微穩定些,但還是不算好。


把日記每一頁都釘上星星
用修正液再塗白每一行空白
只留下每一條黑線

單看這一段會覺得很刻意,因為後段的image不能支撐這一段的意象
只會看到一個人塗修正液很神經質的模樣


每一個夜晚
乘著流星剪去你的頭髮
我不敢承認
這些謊言是白色的
排列得整整齊齊

英文white lie意指善意的謊言
但我想作者不是這個意思 只是誤打誤撞
也不知道謊言怎麼個白法就是了(而且還排得很整齊,謊言像臘腸一樣高高掛嗎?)

又下起雪來了
排得整整齊齊的虛線
逐漸看不見

這裡作者怕讀者看不懂,所以把這些臘腸(謊言)又強調一遍,算是彌補了點回來
[謊言是白色]的確是是很大的敗筆,為了襯托下雪啦夜晚啦,多此一舉

你在你的頭髮裡行走
我看不見



這一句獨好,你看很樸實的句子,但那畫面是直接能融入讀者的心裡,而不是甚麼白色臘腸高高掛
都想吃港式料理了我
翹月
普通會員
 
文章: 34
註冊時間: 週一 8月 13, 2012 12:55 a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白夜行〉──致東野圭吾《白夜行》

文章蘇家立 發表於 週六 9月 15, 2012 9:13 pm

 

翹月 寫:意象的掌控稍微穩定些,但還是不算好。


把日記每一頁都釘上星星
用修正液再塗白每一行空白
只留下每一條黑線

單看這一段會覺得很刻意,因為後段的image不能支撐這一段的意象
只會看到一個人塗修正液很神經質的模樣


每一個夜晚
乘著流星剪去你的頭髮
我不敢承認
這些謊言是白色的
排列得整整齊齊

英文white lie意指善意的謊言
但我想作者不是這個意思 只是誤打誤撞
也不知道謊言怎麼個白法就是了(而且還排得很整齊,謊言像臘腸一樣高高掛嗎?)

又下起雪來了
排得整整齊齊的虛線
逐漸看不見

這裡作者怕讀者看不懂,所以把這些臘腸(謊言)又強調一遍,算是彌補了點回來
[謊言是白色]的確是是很大的敗筆,為了襯托下雪啦夜晚啦,多此一舉

你在你的頭髮裡行走
我看不見



這一句獨好,你看很樸實的句子,但那畫面是直接能融入讀者的心裡,而不是甚麼白色臘腸高高掛
都想吃港式料理了我


謝謝您的教誨。我會再改進自己會犯的毛病。
確認三葉草還能不能貼上另一片葉子後,我很努力地把心臟切成小塊,貼了上去。
蘇家立
優寫手
 
文章: 4771
註冊時間: 週二 6月 15, 2004 9:26 am
來自: 白夜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白夜行〉──致東野圭吾《白夜行》

文章翹月 發表於 週日 9月 16, 2012 9:07 am

 

蘇家立 寫:
謝謝您的教誨。我會再改進自己會犯的毛病。


教誨不敢,只是這首詩是蘇同學的作品嗎?
翹月
普通會員
 
文章: 34
註冊時間: 週一 8月 13, 2012 12:55 a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白夜行〉──致東野圭吾《白夜行》

文章蘇家立 發表於 週一 9月 17, 2012 12:30 pm

 

翹月 寫:
蘇家立 寫:

謝謝您的教誨。我會再改進自己會犯的毛病。


教誨不敢,只是這首詩是蘇同學的作品嗎?


是我的啊。我才會寫一堆雪白啊   黑線啊 日記之類的東西
確認三葉草還能不能貼上另一片葉子後,我很努力地把心臟切成小塊,貼了上去。
蘇家立
優寫手
 
文章: 4771
註冊時間: 週二 6月 15, 2004 9:26 am
來自: 白夜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新詩練功房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