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12(星期六)10:00-12:00新芽讀書會討論 張愛玲《半生緣》

高雄文學館

2015-12-12(星期六)10:00-12:00新芽讀書會討論 張愛玲《半生緣》

文章喜菡 發表於 週三 11月 11, 2015 7:30 am

 

時間:2015-12-12(星期六)10:00-12:00
地點:高雄文學館
主題:討論  張愛玲《半生緣》

新芽讀書會由喜菡帶領
歡迎熱愛閱讀的文友
一起與喜菡一起共讀與討論

高雄文學館網站
http://163.32.124.24/ksm/ksmhome.asp

文學館館址: 高雄市前金區民生二路39號 TEL:[url=tel:07-261-1706]07-261-1706[/url] FAX:[url=tel:07-261-1603]07-261-1603[/url]
開館時間:週二~週五08:00-21:00/週六、週日09:00-17:00

文學館地圖
http://www.pon99.net/newbud/map.jpg

相關書訊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458243
頭像
喜菡
站長
 
文章: 7960
註冊時間: 週一 1月 19, 2004 4:49 am
來自: 母親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2015-12-12(星期六)10:00-12:00新芽讀書會討論 張愛玲《半生緣》

文章喜菡 發表於 週五 11月 27, 2015 4:57 pm

 

1
「他們從前剛認識李璐那時候,她風頭很健,菊蓀一向自命為『老白相』,他帶著別人出去玩,決不會叫人家花冤錢的,但是嘯桐在李璐身上花了好些錢也沒有什麼收穫,結果還弄得不歡而散,菊蓀第一個認為大失面子,現在提起來還是恨恨的。」
顧曼璐(李璐)在舞場的名氣,由世鈞父親的朋友口中道出,在整本書的情節安排上有何意義?由其中是否已暗示曼璐的個性及命運?

2
A「他沒結婚又怎麼樣,他現在還會要我麼?媽你就是這樣腦筋不清楚,你還在那裏惦記著他哪?」
B「別胡說了,我算是吃了這碗飯,難道我一家都註定要吃這碗飯?你這叫做門縫裏瞧人,把人看扁了!」
由A曼璐與母親以及B曼璐與祝鴻才的對話中,你分別讀到了什麼信息?你認為曼璐對曼楨是嫉妒?疼惜?護衛?

3
A「連這一點如夢的回憶都不給她留下。為什麼這樣殘酷呢?曼楨自己另外有愛人的。聽母親說,那人已經在旁邊吃醋了。也許曼楨的目的就是要他吃醋。不為什麼,就為了要她的男朋友吃醋。」
B曼璐想道:『我沒有待錯她呀,她這樣恩將仇報。不想想從前,我都是為了誰,出賣了我的青春。要不是為了他們,我早和豫瑾結婚了。我真傻。真傻。』
是什麼原因讓曼璐願意聯合祝鴻才性侵並囚禁自己的親妹妹曼楨?你同情曼璐的立場及苦衷嗎?

4
顧母無法維持家庭因此仰賴女兒曼璐,導致顧母經常對曼璐感到愧咎;惦念曼璐的婚姻、建議曼璐以妹妹保住丈夫;任由曼璐囚禁妹妹;消極地聽從曼璐建議遷家。你認為顧母是不是一個稱職的母親?如果是你,你認為怎麼做,對兩姐妹都好?

5
A世鈞從口袋裏掏出那只泥汙的手套,他本來很可以這樣說,或者那樣說,但是結果他一句話也沒有。僅只是把它放在她面前。
B「世鈞要是在南京,又還要好些,父親現在好像少不了他似的。他走了,父親一定很失望。母親一直勸他不要走,把上海的事情辭了。辭職的事情,他可從來沒有考慮過。可是最近他卻常常想到這問題了。要是真辭了職,那對於曼楨一定很是一個打擊。她是那樣重視他的前途,為了他的事業,她怎樣吃苦也願意的。而現在他倒自動的放棄了,好像太說不過去了──怎麼對得起人家呢?」
C「此外還有一個原因,但是這一個原因,他不但不能夠告訴曼楨,就連對他自己他也不願意承認──就是他們的結婚問題。事實是,只要他繼承了父親的家業,那就什麼都好辦,結婚之後,接濟接濟丈人家,也算不了什麼。相反地,如果他不能夠抓住這個機會,那麼將來他母親、嫂嫂和侄兒勢必都要靠他養活……」
世鈞放棄前途,留在老家的原因,你可以理解嗎?如果是你,你會如何選擇?

6
他顯然是不大高興,叔惠也覺得了,自己就又譴責自己,為什麼這樣反對他們結合呢?是否還是有一點私心,對於翠芝,一方面理智地不容許自己和她接近,卻又不願意別人佔有她。那太卑鄙了。他這樣一想,本來有許多話要勸世鈞的,也就不打算說了。
叔惠與翠芝的相愛,因為兩人家庭背景的懸殊,導致無法結合。叔惠答應擔任世鈞與翠芝兩人婚禮中的伴郎,卻在婚後遠走香港,你由其中看出叔惠的個性以及他的處世之道嗎?

7
A她扶著窗臺爬起來,窗櫺上的破玻璃成為鋸齒形,像尖刀山似的。窗外是花園,冬天的草皮地光禿禿的,特別顯得遼闊。四面圍著高牆,她從來沒注意到那圍牆有這樣高。花園裏有一棵紫荊花,枯藤似的枝幹在寒風中搖擺著。她忽然想起小時候聽見人家說,紫荊花底下有鬼的。不知道為什麼這樣說,但是,也許就因為有這樣一句話,總覺得紫荊花看上去有一種陰森之感。她要是死在這裏,這紫荊花下一定有她的鬼魂吧?反正不能糊裏糊塗的死在這裏,死也不伏這口氣。房間裏只要有一盒火柴,她真會放火,乘亂裏也許可以逃出去。
B又聽見阿寶的聲音,在那裏和木匠說話,那木匠一口浦東話,聲音有一點蒼老。對於曼楨,那是外面廣大的世界裏來的聲音,她心裏突然顫慄著,充滿了希望,她撲在門上大聲喊叫起來了,叫他給她家裏送信,把家裏的地址告訴他,又把世鈞的地址告訴他,她說她被人陷害,把她關起來了,還說了許許多多話,自己都不知道說了些什麼,連那尖銳的聲音聽著也不像自己的聲音。
這是曼楨被曼璐囚禁時的心境,你認為與張愛玲童年時被父親囚禁的心情有何不同?張愛玲書寫這段遭遇時,是否有童年的投射?

8
她忽然心裏一動,想道:"女人都是喜歡首飾的,把這戒指給她,也許可以打動她的心。她要是嫌不好,就算是抵押品,將來我再拿錢去贖。"因把戒指褪了下來,她現在雖然怕看見它,也覺得很捨不得。她遞給阿寶,低聲道:"我也知道你很為難。你先把這個拿著,這個雖然不值錢,我是很寶貴它的,將來我一定要拿錢跟你換回來。"阿寶起初一定不肯接。曼楨道:"你拿著,你不拿你就是不肯幫我忙。"阿寶半推半就的,也就收下了。
被囚禁的曼楨不得不脫下與世鈞的訂情戒,希望買通阿寶為她帶訊,卻沒想到造成世鈞對她的誤會,造成兩人從此乖隔並以悲劇收場。張愛玲讓曼楨一再的失去希望,是否太殘忍?或者你認為這正是小說精彩的地方?  

9
「房間裏的空氣冷冰冰的,她(曼璐)開口說話,就像是赤著腳踏到冷水裏去似的。然而她還是得說下去。她顫聲道:"你不知道,我這兩年的日子都不是人過的。鴻才成天的在外頭鬼混,要不是因為有這孩子,他早不要我了。你想等我死了,這孩子指不定落在一個什麼女人手裏呢。所以我求求你,你還是回去吧。"曼楨道:"這些廢話你可以不必再說了。"曼璐又道:"我講你不信,其實是真的;鴻才他就佩服你,他對你真是同別的女人兩樣,你要是管他一定管得好的。"曼楨怒道:"祝鴻才是我什麼人,我憑什麼要管他?"曼璐道:"那麼不去說他了,就看這孩子可憐,我要是死了他該多苦,孩子總是你養的。」
病重垂危的曼璐,何以又用低下頭委曲自己去求曼楨回頭?真的是為了孩子嗎?還是有其他說不出的理由?如果你是曼楨,你會回去嗎?為什麼?

10
曼璐、曼楨、世鈞、叔惠、祝鴻才、翠芝,你最同情誰?最喜歡誰?為什麼?張愛玲書寫這些角色,你覺得哪一位最為成功?為什麼?整本書你認為最成功的是角色的塑造?情節的安排?還是文字的運用?

11
A他和曼楨認識,已經是多年前的事了。算起來倒已經有十四年了──真嚇人一跳!馬上使他連帶地覺得自己老了許多。日子過得真快,尤其對於中年以後的人,十年八年都好象是指顧間的事。
B誤會雖然消解了,但就算世鈞說:「好在現在見著你了,別的什麼都好辦。我下了決心了,沒有不可挽回的事。你讓我去想辦法。」曼楨沒等他說完,便說今天能見這一面,心裡已經很痛快了!但她清楚知道:他們回不去了。
C他現在才明白為什麼今天老是那麼迷茫,他是在跟時間掙扎。從前最後一次見面,至少是突如其來的,沒有訣別。今天從這裏走出去,卻是永訣了,清清楚楚,就跟死了的一樣。
相愛的情人在命運的殘酷折磨後,卻依然落得分離。你認為曼楨的選擇正確嗎?而翠芝最後與叔惠的對話,又說明了什麼?你喜歡這樣的結局嗎?為什麼?
頭像
喜菡
站長
 
文章: 7960
註冊時間: 週一 1月 19, 2004 4:49 am
來自: 母親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新芽讀書會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