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7-4(星期六)10:00-12:00新芽讀書會討論 奈保爾《大河灣》

高雄文學館

2015-7-4(星期六)10:00-12:00新芽讀書會討論 奈保爾《大河灣》

文章喜菡 發表於 週六 6月 06, 2015 7:09 pm

 

時間:2015-7-4(星期六)10:00-12:00
地點:高雄文學館
主題:討論 奈保爾《大河灣》

新芽讀書會由喜菡帶領
歡迎熱愛閱讀的文友
一起與喜菡一起共讀與討論

高雄文學館網站
http://163.32.124.24/ksm/ksmhome.asp

文學館館址: 高雄市前金區民生二路39號 TEL:[url=tel:07-261-1706]07-261-1706[/url] FAX:[url=tel:07-261-1603]07-261-1603[/url]
開館時間:週二~週五08:00-21:00/週六、週日09:00-17:00

文學館地圖
http://www.pon99.net/newbud/map.jpg

相關書訊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CN11144672
頭像
喜菡
站長
 
文章: 7960
註冊時間: 週一 1月 19, 2004 4:49 am
來自: 母親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2015-7-4(星期六)10:00-12:00新芽讀書會討論 奈保爾《大河灣》

文章喜菡 發表於 週二 6月 30, 2015 8:27 am

 


「他們從不問原因,從不把家族事件記錄下來。內心深處,我們感覺到我們是一個非常古老的家族,但我們似乎沒有一套方法,用來計量時間的流逝。我父親和祖父向兒孫輩講述他們的生平,從不明事件發生的日期。那倒不是因爲他們遺忘,或搞混了,而是因爲在他們心目中,過去的事情就是過去的事情,何必斤斤計較日期呢。」P.13
活著該用什麼態度面對生命?對於早期的人(沙林的祖父及父輩)不願記錄時間,不願記錄日期,你的看法是什麼?談談你自己面對生命的態度。時間對你的意義是什麼?



「英達爾是他那個放高利貸(美其名曰經營銀行業務)的家族的最佳繼承人。他長得十分俊美,帶著些許脂粉氣,臉上流露出一種矜持而又詭祕的神情。有錢人家的子弟,生來就是這麼一副德性,但從英達爾臉上的表情,我卻看出他內心中隱藏著的性焦慮。我猜,他一定常常溜出去逛窯子,但又擔心被熟人撞見,或染上某種惡疾。因此他一天到晚生活在恐懼中。」
「他在本地英語學院一直待到十八歲,念完全部課程,而我十六歲就輟學了。並不是因爲我不夠聰明,或不用功,而是因爲在我們家,從沒有一個人過了十六歲還待在學校。」P.22
作者對於人物的出場介紹,皆能具體而微的點出性格與外表的重點。在書中,你最喜歡哪一位角色的出場?最喜歡哪一位角色的個性?為什麼?



「抵達目的地時,我才發覺,納玆魯丁常常提到的那個多采多姿的城鎭,早已經被夷爲平地,埋沒在荒煙蔓草中。當初,納玆魯丁決定抛售那幾筆土地時,早就預料到,總有一天它會被叢林吞沒。儘管在東海岸時,我已聽說,這個地方最近發生戰亂,如今,親眼看見這一 副破敗的景象,我還是嚇呆了,覺得自己被出賣了。究竟是誰失信呢?是我?還是納茲魯丁?P.31
不明究理的沙林,買下了納玆魯丁大河灣的土地,到了大河灣才發現已是破敗景象,你覺得兩人到底是誰出賣了誰?誰失信於誰?誰是贏家?誰是輸家?在兩人的相處中,你體會到了什麼?



「這兒的男人對女人的態度也一樣實際。來到鎮上不久,我就聽朋友馬赫許說,只要你開口,這兒的女人都會陪你睡覺;男人隨時可以敲開任何一個女人的家門,鑽到她床上去。馬赫許告訴我這件事時,臉上可沒流露出興奮或讚許的神情,他心中只有一個女人,他的妻子美麗的舒芭馬赫許看來,性的混亂是這個地區整體亂象的一部分。」P.49
你到過非洲嗎?你對非洲民情了解多少?你認為非洲的性關係真的這麼開放嗎?你對書中馬赫許及舒芭這對夫妻有何看法?談談你對性自由的看法。



A「身穿公立中學制服的費迪南,把自己看成一個高等非洲人,就像在殖民地時代一樣。但同時,他又把自己視爲非洲的新人類,趾高氣揚,不可一世。由於這種虛誇的自負,他把非洲給縮小了……」P.60
B「梅弟在店鋪打雜,身分跟僕人並沒什麼不同,而費迪南是公立中學學生,前途無可限量,但這兩個小夥子的友情,卻是建立在平等的基礎上。…」61
一向不可一世的費迪南,為何在完成學業,進入職場後,反而一改過去習性,顯得頹廢?是什麼改變了他?而作者為何又要在書末安排他拯救沙夫出大河灣?
一輩子依賴著沙夫過活的梅弟有是怎樣的一個人?作者對三人的巧妙關係著墨甚多,你在其中是否讀到了作者所要傳達的訊息?



A「儘管修斯曼神父對非洲宗教情有獨鍾,不惜一切代價,蒐集非洲手工藝品,但我從不覺得,在其他方面他眞的關心非洲人。對非洲人的現況,他似乎抱著漠不關心的態度」P.79
B「和平恢復沒多久,修斯曼神父又出門旅行,結果被人殺了。他的死亡原本不會被發現,兇手大可以將他的屍體隨便埋葬在叢林中。但是,殺害他的人偏要把他的死訊傳揚開去,讓鎭上的人知曉。他們把神父的遺體放置在一艘獨木舟中,讓它逐流而下。最後,它撞上河岸糾纏著的一大叢洋水仙,擱淺了。人們發現他的手腳全被砍斷。頭顱被割掉,腦袋瓜子上插著一根長釘。校方將他的屍體草草埋葬,連個像樣的儀式都沒有。神父的下場可眞悲慘。這樣的死亡,使他的一生變成一種浪費,他的知識跟隨他的屍身,從此被埋藏在非洲的泥土中。隨之而去的,還有他的人生態度、他對非洲的熱愛,以及對叢林習俗與信仰的讚賞。他的死亡,使我們這個世界變得有點殘缺不全」 P.105
你認為修斯曼神父的生與死有何意義?你會為神父悲哀嗎?或者你認為他死得其所?為什麼?



A「服務生們還在自誇,他們在叢林的族人一個個都是神將天兵,不怕白人的子彈。 一旦城中老百姓揭竿起義,旅館的服務生肯定會群起響應,揮舞他們那顆細小的拳頭,上陣殺敵。而今,白人來了,他們卻又變成一副卑躬屈膝,脅肩諂笑的模樣。這種轉變讓人覺得又可憐,又好笑。我們這個城鎭就是這麼回事,你永遠不知道應該怎麼想、怎麼感受,你只有兩種感覺,要嘛感到恐懼,要嘛覺得羞恥。」 P.98
B「來到這座城鎭後,我第一次發現旅館開始熱鬧起來。 一艘接一艘輪船,不但帶來了白人傭兵的補給品,也載來了一群妖妖嬌嬌,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這群來自河下游的婆娘,體態十分豐腴.,在她們身旁,我們這個地區的婦女,平日忙著幹活,划獨木舟,運送貨物,看起來活像一群骨瘦如柴的男孩。」P.104
enera登旅館是大河灣最現代的旅館建築體,你認為它在書中代表什麼意涵?作者藉著它想要呈現什麼?



A「昨天我們在機場等了好幾個鐘頭。航空公司的人一再說,來啦,飛機馬上來啦。一直等到午夜 他們拿一瓶啤酒給我們喝,告訴我們說,這班飛機不開了。不是誤點,是被當局臨時徵用啦。」P.222
B「總統身上披著的豹皮,和手裡握著的那支精工雕刻的權杖,在象徵上究竟代表什麼意義,你難免就會受到它的感染。我們全都變成了他的子民。即使在「帝沃里」餐館,他的肖像也時時刻刻提醒我們,在不同的方式上,我們都依賴他老人家過日子」P.229
C「情況就像梅弟所說的。總統又突然使出一個怪招,把老百姓嚇了一跳,而這回遭殃的是我們這些外國僑民。我們的財産被「國有化」了。政府頒布法令,沒收我們經營的事業,以 總統的名義,把它送給本地公民。這些新東主被稱爲「國家信託人」。公民錫奧提姆被指派爲我那間店鋪的國家信託人。梅弟告訴我,上個星期,這傢伙天天到我鋪子裡來上班,執行 國家賦與他的職權。」P.347
書中的「偉人」是個怎樣的人?不僅是大河灣,你認為這樣的「偉人」所代表的是怎樣的世界現象?作者藉「偉人」要暗諷什麼?你同意「偉人」的「國有化」政策嗎?



A「你過你的日子,一個陌生人卻突然出現。他是個包袱, 你不需要他,但包袱有時也會變成一種習慣啊。 P.231
B「伊薇,她竟然親吻我的褲襠!在妓院,我會把這個小動作看成娼婦向出手大方的恩客示好的姿態,不值得放在心上。」P.239
C「剛跟雷孟德的老婆共度一個下午,我不以爲我會有勇氣在他家面對他。但我到他家時,雷孟德卻還待在書房裡,直到開飯時間才出來。看到伊薇扮演妻子的角色(剛才她還赤裸著身子,在床上跟我一起打滾呢),我感到很新奇,興奮得連內心的緊張不安都忘掉了。」P.262
D「在那種時刻我們倆竟然談論雷孟,實在有點不可思議。我談論雷孟德的痛苦,心裡想的卻是自己的痛苦;伊薇談論她老公的需求,心裡想的卻是自己的需求。我們開始用迂迴曲折的方式交談,像撒謊,又不像撒謊,拐彎抹角向對方發出某種信號,就像某些人在某種情況中所做的那樣。」 P.296
你對於沙林、伊薇、雷孟德三人之間的曖昧關係,有何看法?


A「也許,滯留在這個城鎭的外國人都有相似的際遇。最近發生的一連串事件顯示,我們這群人是多麼的孤獨、無助。經過連番戰亂,和平似乎已經來臨了,但我們這些異鄉人亞洲人、希臘人和其他歐洲人,依舊被當成獵物,身後總是有一群獵人悄悄跟蹤。」P.70
B「你該怎麼辦?你居住在這兒,竟然還問這個問題?大夥兒怎麼做,你就怎麼做。你咬緊牙關,撑下去。」P.87
C「不論在戰亂或和平時期,我們都知道,我們這種人隨時都可以被犧牲掉,我們的辛勞隨時都會化爲烏有,我們的生命隨時都會終結,而其他人隨時會前來取代我們。」P.114
D他說:「哦,他們會整你的。如果他們整你,你就付錢消災。就這麼簡單囉。你把這筆錢算在成本裡,乖乖付錢,啥都別說。沙林,我並不以爲你了解情況。這種事外人是很難理解的,這個地方的人不是不講是非對錯,這個地方根本就沒有公理!」P.122
E「歐洲人懂棏評估自己,因此,他們比我們更能因應周遭環境的變化。相形之下,在轉變中的非洲,我們就顯得無足輕重,不再被人看在眼裡。歐洲人有的已經準備撤退,有的決定留下來繼續奮鬥,設法跟非洲人達成某種妥協,而我們呢,依舊過我們以前那種生活,對周遭發生的轉變視若無睹。局勢惡化到這個地步,我們家,以及我認識的所有家庭,卻從不曾談論過政治問題。政治是一個禁忌。我自己也刻意迴避它。」 21
大河灣是非洲人、歐洲人及希臘、亞洲人…共處的區塊,為何書中的「我們」對政治表現冷漠?「我們」的生存之道,又是什麼?你是否看到不同人種在書中所呈現的不同面貌?你對旅外僑民的立場體會多少?


十一
A「不到四十八個小時前,我還漫步在各色人種匯集、熙來攘往的倫敦告羅士打路上,而今卻枯坐在非洲內陸一座機場,眼睜睜,瞪著周遭的叢林 ,從這兒到首都、從這兒到我們的城鎭,究竟多少英里呢?搭車或坐船,得花上幾個星期,幾個月?途中我們會遭遇到多少危險呢?」 343
B「我們看見輪船的探照燈,照射著河岸,照射著滿載乘客的駁船,它已經脫離我們的輪船,隨波逐流,歪歪斜斜漂蕩在河邊那一叢叢洋水仙中。在探照燈的光芒照射下,我們看見,駁船上的乘客被困在圍繞著鐵栅和鐵絲網的艙房裡,一臉茫然。槍聲驟響。探照燈熄滅了,駁船消失在黑夜中,再也看不見。輪船又再開動,關掉所有燈火,順流而下,離開戰鬥正在進行中的地區。空中瀰漫著一大群飛蛾和各種飛蟲。這個時候打開探照燈,我們會看見成千上萬隻飛蛾,白茫茫一片,漂蕩在燦白的燈光中。」 378
書末沙林倉促的搭船離開大河灣,為何作者要運用這麼長的文字描述離開的畫面?在這其中你體會了什麼?書中一再出現的「洋水仙」象徵著什麼? 
頭像
喜菡
站長
 
文章: 7960
註冊時間: 週一 1月 19, 2004 4:49 am
來自: 母親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新芽讀書會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