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5-2(星期六)10:00-12:00新芽讀書會討論 巴代《檳榔.陶珠.小女巫 斯卡羅人》

高雄文學館

2015-5-2(星期六)10:00-12:00新芽讀書會討論 巴代《檳榔.陶珠.小女巫 斯卡羅人》

文章喜菡 發表於 週三 4月 15, 2015 7:14 am

 

時間:2015-5-2(星期六)10:00-12:00
地點:高雄文學館
主題:新芽讀書會討論 巴代《檳榔.陶珠.小女巫 斯卡羅人》

新芽讀書會由喜菡帶領
歡迎熱愛閱讀的文友
一起與喜菡一起共讀與討論

高雄文學館網站
http://163.32.124.24/ksm/ksmhome.asp

文學館館址: 高雄市前金區民生二路39號 TEL:[url=tel:07-261-1706]07-261-1706[/url] FAX:[url=tel:07-261-1603]07-261-1603[/url]
開館時間:週二~週五08:00-21:00/週六、週日09:00-17:00

文學館地圖
http://www.pon99.net/newbud/map.jpg

相關書訊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445542
頭像
喜菡
站長
 
文章: 7960
註冊時間: 週一 1月 19, 2004 4:49 am
來自: 母親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2015-5-2(星期六)10:00-12:00新芽讀書會討論 巴代《檳榔.陶珠.小女巫 斯卡羅人》

文章喜菡 發表於 週一 4月 27, 2015 8:45 am

 


A那坨人糞像一條緊緻、色澤鮮麗飽滿、形如大拇指粗的金黃小錦蛇,由手掌大的座盤旋而上四圈後,在最頂端的部分收起了小尖塔後往一旁斜收。P4
B「是你們啊!帕魯拿了個扇子走出屋子,看見來人皺著眉頭說。說完也不管卡里馬勞三人正揹著揹簍滿身大汗的站在太陽底下,自己拉了張椅子就坐在前廊的屋簷下,三個人看到帕魯的怠慢樣子,火氣上來了。P29
C「你們往哪裡走跟我有什麼關係?要重建民族又跟我有什麼關係?你們弄錯對象了,把東西給我擺好,都給我滾回去!」P29
D 「這是你的刀!」 帕達將帕鲁已經彎曲變形的長刀甩向屋頂,飛插進了茅草屋脊,由下往上看去,刀柄垂下,就像是一根短小、軟不溜鰍的小象鼻軟趴趴地垂掛在那兒。p33
E「呀呀…,看看是誰回來了啊?」勒馬不經意轉頭,剛好見到卡里馬勞一行人正要進入部落便脫口說,他的話吸引了幾個正在工作的人。只見卡里馬勞三個帕達在中,塔塔殿後相隔三步,半低著頭沉默的走著,面部表情似是打上一層臘的僵冷,連平常嘻笑慣了的塔塔,也皺著眉頭跟著前行,整理東西的幾個人覺得好奇,放下工作緊攏了過來。「怎麼了?去彪馬,沒人肯收你們入贅是嗎?哼哼……」 卡里馬勞三人聞聲停了下來,慢慢地同時抬起了頭。P39
你認為帕魯真的因為一坨美麗的屎,決定婚入彪馬社嗎?帕魯為何要未戰先降?為何不惜兄弟反目,讓家族受盡凌辱?由族人的冷嘲熱諷中,你是否讀出了什麼?


「拉娜啊!聴我說,人與人之間或民族之間紛爭吵嚷是不可避免的,妳我兩家原就 家人,即使有什麼不愉快,請相信那也都是對彼此期望過高的因故,過了今天,我希望所有 的怨懟、紛爭與不愉快,都隨著妳腳底下的塵埃揚起、落地、歸於平靜,然後無踪,兩氏族能一如過去一樣地親密。妳放心,我會盡一切可能協助布利丹氏族在卡日米蘭的親友 。」P80
這是拉娜等人有意離開族人,另闢家園時,拉達克族長給的建言。你由其中體會到了什麼?「一個部落一個國」你可以認同原住民的建「國」理念嗎?有關「斯卡羅人」的起落興衰,你有哪些認識?


同樣也感受到那神秘經驗的莫奴曼,依據她女巫的理解,直覺是某個神靈在傳遞訊息,但她判斷不出所指爲何,所以心裡感到不安,她偷偷偏過頭看了看拉娜,只見拉娜半低著頭小心的前行,莫奴曼伸手進隨身的包包裡掏出個小袋子從中取出一顆陶珠,她湊進嘴邊哈口氣,唸了一段咒詞,然後不著痕跡的拋向小徑旁…P81
對於原住民的巫術,你了解多少?書中女巫利用巫術三番兩次克敵,你的看法是?

束腹帶是丹安的構想,由莫奴曼、多比苓妯娌兩人縫製的,以羊皮鞣製剪裁成約略十五公分寬的長條,束腹時,連同左右大腿小腹都纏繞,一方面藉著皮的彈性使兩腿走路更有勁。一方面也使腹部固定,減少因爲肚子下垂,增加行走的負擔。拉娜換了長到膝蓋的長裙,方便散熱與途中解手,同時她也束起了頭髮。P78
帶孕遷徙的拉娜,使得路途充滿驚險。你是否由其中讀到眾人生死與共的情感?你是否能一一分析書中角色的性格?你最喜歡哪一個角色?為什麼?


只聽見馬力範忽而高八度,忽又低沉的緊咬著多比苓的字句,一段和音一段齊唱,這使得三人的歌聲在山腰海灣之間交揉著雄渾、清麗、具象、遠颺,像騎乘著山風,一會兒在平原馳騁,一會兒在山澗溪谷迴盪,才飛過山嶺鞍背賞景,一轉眼又躋進森林嬉戲,以爲幻化成了林間精靈,才定眼一瞧,卻已飛上雲端成了仙子。「歌聲又再唱了一遍,眾人走著走著,隨歌聲的飄逸,往事歷歷不知什麼時候開始,一幕幕的浮掠心頭。一些從部落壓抑的挫折感,到受彪馬徹底的凌辱,從離別的感傷,到遷移的豪壯,從卡日卡蘭安定的莊園到現在波動跋涉的田野,不停的交相互映,屈辱、憤怒、傷 悲、歡愉、思念的情緒全都揉雜在一起。P120
遷徙時,作者讓愉悅的歌聲交融著感傷,這一段感動了你嗎?或者,全書還有哪些段落,讓你感動或驚愕?


「啊?妳怎麼這麼挑男人,這樣子挑,什麼時候才嫁得出去啊?妹子啊,妳聽我說,女人再怎麼強,總是女人啊,力氣沒男人大,反應沒男人快,連氏族宗廟祭祀,都還要顧慮月事,有的時候讓男人當家作主,是不得不考慮的事,再說,婚姻像是打獵,打了自己喜歡的獵物高興的手舞足蹈盡情享用,打了自己不喜歡的獵物,也要想辦法讓自己高興接受,畢竟是自己的獵物呀,不管男人女人,總要結了婚才有個依靠啊!P65
多比苓與馬力範這對歡喜冤家,為何會黯然分手?你認為多比苓為何最後不願選擇嫁給馬力範?你覺得多比苓的選擇是正確的嗎?馬力範三年後才來提親,卻又欲言又止,到底發生什麼事?你可以理解原住民族的男女地位與關係嗎?


一個女人生產,她同時打開了生死、神鬼、陰陽、靈巫之間的通道,她與嬰孩就在通往這些地方的中心點,所有力量在這個中心點都是均衡的,只能靠產婦自己的意志力催動自己的守護神靈,去選擇要走的路,高明的醫生或者巫師也都只是外加的使她更好或更壞,我只是個人啊,作巫術只不過是祈禱、提醒週邊的神靈別作傷害產婦的事,也希望能啓動孕婦自己的守護靈,使她更堅強一些,我們並無法直接對產婦或嬰孩施壓啊。」絲布伊停了停嚥嚥口水後,繼續說。P230
對女子生產,這樣的說法,你贊成嗎?請分享。


女嬰的哭聲並不響亮,有一搭没一搭的,像個音符音階,上上下下、時長時短,像在泣訴像在低吟,也像在說著故事,眾人都靜靜的看著女嬰,各想著心事,氣氛逐漸沉悶。
女巫們是受女嬰召喚而來,女嬰與女巫之間到底存在著什麼關係?這樣的安排作者到底要說什麼?


除了巴代,你還認識哪幾位原住民作家?你對於原住民文學有何看法?你覺得台灣歷經清、荷、日……的統治後,現今的原住民文學該往哪裡走?


巴代立志以他的文字發現與保存原住民文化,讀完本書後,你是否重新認識了原住民?你對原住民文化最深刻的印象是什麼?
頭像
喜菡
站長
 
文章: 7960
註冊時間: 週一 1月 19, 2004 4:49 am
來自: 母親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新芽讀書會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