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2-7(星期六)10:00-12:00新芽讀書會討論大江健三郎《飼育》

高雄文學館

2015-2-7(星期六)10:00-12:00新芽讀書會討論大江健三郎《飼育》

文章喜菡 發表於 週一 1月 05, 2015 12:30 pm

 

2015-2-7(星期六)10:00-12:00新芽讀書會討論大江健三郎《飼育》

新芽讀書會由喜菡帶領

歡迎熱愛閱讀的文友

一起與喜菡一起共讀與討論

地點:高雄文學館

高雄文學館網站
http://163.32.124.24/ksm/ksmhome.asp

文學館館址: 高雄市前金區民生二路39號 TEL:[url=tel:07-261-1706]07-261-1706[/url] FAX:[url=tel:07-261-1603]07-261-1603[/url]
開館時間:週二~週五08:00-21:00/週六、週日09:00-17:00


文學館地圖
http://www.pon99.net/newbud/map.jpg

相關書訊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514194
頭像
喜菡
站長
 
文章: 7960
註冊時間: 週一 1月 19, 2004 4:49 am
來自: 母親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2015-2-7(星期六)10:00-12:00新芽讀書會討論大江健三郎《飼育》

文章喜菡 發表於 週三 1月 28, 2015 5:49 am

 

十問

1.
大江健三郎繼川端康成之後,成為日本第二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作家,瑞典皇家學院指出大江健三郎文學成就在於:「是因為以詩的創造力,把現實和神話做了密切結合,表現了想像的世界,並對人間樣態,作了衝擊性的描述。」你在《飼育》六篇作品中,是否讀到了以上這些特色?請舉例說明。

2.
大江健三郎的作品常見「存在主義」「人道主義」「自我覺醒」「共生」「反戰」等議題之標舉,你認為是作者天性使然?寫作策略?或有其他因素?你可以理解福島核震後,大江健三郎為何要發起六萬人的東京遊行嗎?

3.
「它們的身體有些浮腫幾乎無法辨認,這讓它們眼睛緊閉的表情變得豐富。揮發性的臭味強烈彌漫,使得密閉房間的空氣變得濃密,所有聲響附著在黏黏的空氣,變得沉重,充滿重量感。」
「死者們以有點厚而重的聲音自言自語,那些多數的聲音彼此交纏,聽不清楚,有時,靜悄悄的,他們全部都沉默,然後,馬上又恢復吵雜。吵雜聲焦躁慢慢地上升、降落,又突然靜悄悄。死者之一,緩緩轉身,從肩部開始往液體深處沉下去。只有僵硬的手暫時伸出液體的表面,然後他又靜靜地浮上來。」P.3
小說家經常運用「五覺」描摹小說情境,並藉以象徵角色心情。在以上摘錄中,你認為作者想藉此表現什麼意涵?

4.
A「現在呀,我正開始想把孩子生下來哪!看那水槽中的人呀,總覺得嬰兒即使死掉,如果不生下來有明顯的皮膚的話,覺得沒辦法交代。」p.42
B副教授高壓地說:「明天中午之前教育部要來視察。在那之前,一定要清掃兩邊水槽,更換溶液。」p.47
C「沒辦法呀!」我說。
「最初在辦公室說明工作的不是我,是管庶務的男子,你記得吧!你要記清楚喲!」p.51
在〈死者的招待〉一文中,屍體處理室管理員、我、懷孕女學生、副教授四人分別象徵現實生活中那些人格類型?各自擁有怎樣的個性與立場?當立場衝突時,各自又以什麼態度處理?回映你的人生經驗中,是否也存在著這樣的人?請分享。

5.
〈他人之足〉一文中,由於學生的進出,讓整個脊椎潰瘍患者療養院的空氣因此有了變化。你認為學生、羞怯的少年、敘述者我、護士四個角色各自代表什麼意義?四個角色在文中各自有何作用?讀完這篇作品,你認為作者所要表達的是樂觀向上,還是悲觀消極的人生觀?

6.
「為了避免被孩子們包圍起來,我對書記的屍體見死不救。從草原上站了起來,我已經迅速地習慣了這種唐突的死。死者的表情,有時是悲傷的,有時則是微笑的,就像村裡的大人們早已習慣的那樣……
在〈飼育」一文中,是什麼因素促成敘述者「我」在文末有如此冷漠無情的表現?孩子們對「黑人」由害怕恐懼到接受靠近,是哪個觸發點,讓「黑人」鋌而走險,挾人質企圖逃走?」當「我」被挾持時,大人竟無視「我」的生命安危,貿然開槍擒捕「黑人」,你認為這些情節對「我」造成什麼人生影響?

7.
「你的名字跟你所受到的屈辱全都讓它公諸於世,然後不論是那些士兵或你們,我一定會讓你們嘗到像死一般的恥辱,在搞清楚你的名字之前,我是絕對不會離開你的。」P.186
A〈人羊〉一文中,男教員何以對「我」緊追不捨?他的用意何在?如果你是男教員,當你親眼目睹一場集體羞辱人的戲碼,你在現場會有什麼反應?事後,你也會像男教員一樣緊追受害者嗎?
B「我」遭受車上羞辱後,何以不願意接受男教員的建議到警所報案?如果你是「我」,你會如何處理這件事?為什麼?

8.
「然後,突然地吉普車換了個方向,往進來村子的路折返回去,村裡的人包括小孩沒有人注意這件事,都做著極度日常的動作。在路要偏離村子的時候,小女孩摸了摸狗兒的耳朵。外國兵之中擁有最透徹藍眼珠的男子向她丟擲了裝著糖果的包裹,可是小女孩跟狗兒一點反應都沒有地繼續玩著遊戲。」P.209
A以上摘錄為〈不意之啞〉結尾。你認為作者採用這樣的結尾要表述什麼?
B在〈不意之啞〉一文中,因為「口譯員」被弄髒的鞋,激出「口譯員」與少年、少年父親、大人們之間的衝突與糾葛。若將本文與〈飼育〉一文比較,你是否能分析兩篇文章中,「少年」「少年父親」「大人們」面對事件時的態度有何不同?

9.
「他突然覺得全身充滿解放感,掉入深沉的虛脫裡,無限沉重的重負從他的手腕滑落,被完全解放了。然後,他也覺得自己的身體滿是泥濘,他踏著輕飄飄的腳步站了起來,一邊哭一邊開心地想吹個口哨,酒店的女人用下巴對著打算付帳的他比了比緊抱著菊榮的兩個憲兵,搖搖手溫柔的說。『滾出去,殺了人的小日本,你不是我們的同胞。』」p.294
〈今日一戰〉一文中,主角與弟弟接下一個暗地裡發送反戰冊子,呼籲士兵逃離戰線的祕密活動,卻因此不得不忍受逃兵阿序烈三番兩次的磨難。這樣的「錯置、荒謬」往往是小說情節中常見的安排。由以上摘錄中,你是否可以體會主角、妓女、弟弟、阿序烈在整個事件中的心境轉折?

10
「兔口漲紅著臉笑著,用手掌使勁拍打著女孩那被水珠濡濕而發亮的屁股,發出笑叫聲,我們哄堂大笑,女孩哭了起來。」P.133
「士兵們像是唱童謠般第重複唱的簡單的歌,然候向是為了打拍子似的,拍打起我那開始凍到無知覺的屁股,不停笑著。」p.162
這兩段描述中,迫害者的猖狂與被迫害者的羞辱感如出一轍。你是否可以理解類似的情節,何以會在大江健三郎兩篇不同的作品中重複呈現?除了這些,在六篇作品中,「性」的呈現還有哪些讓你印象深刻的?這些呈現又代表什麼意義?
頭像
喜菡
站長
 
文章: 7960
註冊時間: 週一 1月 19, 2004 4:49 am
來自: 母親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新芽讀書會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