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讀詩會文本。歡迎討論。

◆第二屆大學校園巡迴詩展暨八八風災悼念詩展──詩譜 ◆

版主: 苗林, 柳亞子

八月讀詩會文本。歡迎討論。

文章苗林 發表於 週六 10月 31, 2009 12:44 am

 

因為柳亞子太忙了,所以張貼資料與文本的工作就暫時交給我了(掩面)
希望大家可以討論,或者是給我們建議。

-八月讀詩會 討論文本:



無聲的禱詞  ◎王思穎


敲醒了沉睡的人心
目睹如此不堪的一擊
算是戰敗了吧!
我們壯大了敵人
把自己弄的柔弱
幕後黑手……是誰?

人們吸鴉片般沉淪
林則徐上奏
「中原幾無可以禦敵之兵,
且無可以充餉之銀。」
便是現在如此

露珠滑過葉緣
如絕望般眼淚透澈
夜晚螢火蟲點起燈光
蟲鳴鳥叫喃喃自語
又是那山野間熟悉的旋律
猶如教堂裡的詩歌
朗誦著悲哀!




沒有光的房間 ◎浣熊

如果我們關閉所有的門
靜靜躺著,聽門外焦躁的聲響
逐漸變得細小而熟悉
那些難以訴說的愛意
也悄悄挪移著姿態

在這裡,整條長廊的燈泡已依序熄滅
沒有光但是溫暖,你說
人們將會重新學習如何擁抱
如何生火,並且在移動的時候
記得繞過還沒結痂的傷口

於是我閉上眼想起移動:
早晨,停靠在月臺旁的一列火車
車廂裡寬敞而明亮
只有一個火車服務員站著
緩緩翻轉那些椅背……

椅子突然就轉過去了。
像一場難以預知的變異
在我們還不能醒來的時候
河流突然就開始憤怒、顫抖
暴漲了整個夜晚:

許多慌忙逃竄的動物
在街道上睜著無法安睡的眼
而留下來的孤獨的人
站在背道而馳的車燈之間
感到莫名的寒冷……

但是火車長從休息室裡走出來
靜靜撫平椅背的布料皺摺
直到那些剛被翻轉的椅子都安定了
火車長才重新啟動火車
轟隆轟隆,往月臺的另一邊離去

這時,城鎮的光芒都已遠去
所有的發明物都遷徙到世界最初的時候
那是我們回不去,也不能觀測的天象
星星和月亮都在安靜地哭
人們在這裡只能聽見哭泣的聲音
焦急,恐懼,愛莫能助

一早醒來才發現的變異
到底是怎麼發生的呢
城鎮裡的人們都在努力思考
而我們在這裡靜靜躺著
在這裡房間沒有燈光

「晚安,」你伸出手闔上我的眼
「醒過來的時候,河流就會原諒我們了。」
火車就會回來,等天又亮的時候
即使孤獨的人仍然站著
我們會打開所有的門
然後走上前去,擁抱他




西北雨:甲午戰前的一個憂戚者 ◎栩栩

去年沿柵欄盤旋不去的大冠鷲
如今想必都已回來了
終於春天又一次屬於你
記憶中確實就是這樣
日光蒸騰,隨風搖晃的吊床裡
織紋細密的藺草將代替你
垂釣不時掀動翻飛的羽翼
讓他們一一停靠在你黝黑的臂膀

未來也還一直如此
一八九零年,即將到來的每一分鐘
曾經你如此堅信
像祖先堅信山有山妖、花有花精
流水閱讀凡人無法輕易理解的言語
懷抱一顆晶瑩而無懼之心
無視雷電劈開村莊那頭
漢人伐去榛樹林
預備栽植新作物的土壤

「而或許大冠鷺不只帶來四月的訊息
還有別的。譬如繁殖
譬如統治者一再輪流
而後皆走向崩潰。」
你暗自猜疑。靠著一整片枇杷樹靜靜坐下
積雨雲落在身後
像拂不盡的落葉
葉底有果實自一粒種子慢慢膨脹
而後又還原成許多粒種子

大雨就要落下
曾經你和其他人一樣
下顎紋墨,肅穆地按長幼列成一行
向軍神與長老獻上敵首
證明自己足以背負
每一種可驚可畏的圖騰禁忌
祭典上血液如洪水自祖先亡靈流向體內
向東是善,向西是惡
你將赤足奔往那裡
去殺退一羣未成形的蝗蟲兵
卻無從閃避一場大雨
這雨,溼透繡滿菱格凹凸的方形巾

其實你理解那臉敷油彩的法相
就是你自己。甚至學習慢慢掌握
泉流山脈,蟻群如何覓食
花開的速度與方向
你所不知道的是真實的矮靈何時現身
多少神祇
最後只剩下一個

再過去,過去可能還是個雨天
鼓聲咚然作響,彷彿你擁有過
類似的追擊與疲憊
遙遠的太平洋彼端
同樣有人掌握世界的舵
不斷加速駛來
但是暫時不要提使人沮喪的話題吧
不要讓你擔憂
現在仍是一八九零年
光緒十六,鐵路自基隆鋪向台北
大冠鷲沿曲折的海岸線一路回歸




迢遞 ◎李承恩

隱約又到了季節的盡頭
落葉已開始堆積,記憶中
越來越多顏色褪落
才轉過一個下午
時間便帶走邊框,斑駁如
侵蝕過後的疏離
框裡的季節便迢迢流逝

我站在此水之岸
水光迂迴幽咽,遠山
蒼茫,凝視靜止的時間
懷疑花園不會再盛開
蝶去鶯飛,我問起水流裡的魚
魚用鱗光的沉默回答
波紋飄搖,一閃而逝的游態
從不為我的臨摹停止
或許有落葉飄搖
冬雨連日纏綿的秘密
還有夏日,不斷舞動的陽光
不斷跳躍,好像隨時可以飛

但是比水流更短,如果下雨
漣漪還沒記住就忘記
如果晴天,被照亮的倒影會在哪裡
如果我真的站在這裡,水流
攔不下也推不走
好像隨時可以飛
遠邊有新舊雲山千疊
好像恨也能倏忽走過


但此刻我仍站在這裡
天冷了,心適合水流的溫度
是否偷偷拿出來洗滌
是否洗完,毅然不再放回去
時間在走
看明年會流到哪裡




來歷      ◎哲佑

時間依然是固有的
直到成為最後一位訪客,我才明白
彼此都需要一些來歷
去說服自己
容納所有的愛與悔恨

夏天來的正常
天氣時晴時雨,說過的話繼續
成就一些挫敗的人
身體尚未衰老
季節引領我們醒來
看無聲的牆佇立
剝落,藤蔓纏住關鍵的環節
靜靜開花

那些綻放而未返的
記得我親手致贈的書嗎?一切情節
翻開前都已寫定
看不見的路一樣有真實的場景
讓世界持續更改天氣
訪客已全部離開
我們都不要再保守秘密




致中國詩人海子     ◎愛雨

我總是聽著
大提琴的低吟
抄寫你以生命描寫
人間的詩歌
抄下你所有以悲哀、絕望
燃燒出亙古永恆的詩歌

閃亮的星水你淋過,
溫柔的月光你歌詠,
熾熱的太陽你承受,
悲傷的麥地你淚流。

你是一片羽毛
輕輕劃開北京的天空
北京的天空因為你而開闊

你是一顆流星
淅淅刷過長夜
長夜因你而有了光芒

你是中國詩海的王子
桂冠的光環
如今已散盡人間了……




太多首情歌     ◎林伯益

太多首情歌
收成後裝箱罐裝
然後將其巫毒   始然嗜酢

意識昏迷神遊於其中
數度   被五線譜綑綁
強迫翳去膿瘡上的字眼
成為被害的稻草人導致嚴重
感染長滿烏鴉

或者重症例二
我們咿呀咿的唱著
所有播下的豆苗都成某段
悼詞的祭文
靈魂球體耐不了高滲透壓的
強烈碰撞
在俗稱的凌界點上 崩落
引來可以平撫乾旱的河水
縱使我們滋潤所以成長
於太多首情歌之後
我們壯大
直到再一次脅迫開窗




午時三刻不到               ◎蔣瑋倫

午時三刻不到
被爛韭菜味襲捲的刑場上
已堆滿我
瞎了一眼倒泫著淚的頭
默默的
他等著世界反向公轉

眼不願意跟著地心引力一起墮落
希臘式的悲歌
陪著熱辣的風焦急地等著
電磁制式冷靜而完美的律動
日曬過後的心酸
猶自在黯淡的角落發著魚臭

空氣拼裝的痛
在我俯臥在散發茶香的硬木板上
揮發成一灘肥油
等待是一隻看似美麗的囚鳥
時間帶走了我
巴爾札克是手腳的雞皮疙瘩
意識流太難以捉摸

只好
不得已的
在午時三刻後
繼續嘶啞地唱著離歌




名為重感冒的戲     ◎張婷

一部默劇的開演
瘖啞卻執著一切安穩
長方形草坪的帳幕
遮掩演員、遮掩劇情,遮掩……
無法描繪的脣形
即使此刻脣彩豔麗
也被翠綠給掩埋了

翻開劇本第一頁
用粗黑麥克筆寫下的斗大字樣:
「呼吸」
揣摩多次喘息瞬間
平空杜撰每個匍匐胸膛的振動頻率
學著在夢中也記得──
吐納

多麼細小且輕微
演員排練走位
讓情節開始上演,並且
聆聽奚落掌聲的散亂。
在耳鳴響至最巔峰的剎那
掀簾。 你說默劇落幕

新戲劇本也如此特別
如一張薄膜蟬翼的衛生紙
用毛筆渲染書寫:
「高溫」
密切注意水銀溫標,紀錄器顯示
三十七度八
導演不滿的搖頭離去

潛伏會在舞臺最深的角落
計算且仔細清點──
導演下一場不知名章節的演出





盡頭     ◎智傑

在約定同行的起點
沒有說什麼
為什麼我們還隱約聽到霧中
一個鼻頭泛酸的人
喘著氣
朝我們大喊

到最後
他真的也已經努力愛過了

沿著海邊的輸水管線
一直走
無數蕨葉在腳底
補償時間的荒棄與美好
睡在擁抱裡
就知道愛除卻了苦楚
沒有別的秘密

想像一個世界的陰天
沒有溫暖
在那些孤獨的下午
受傷的大翅鯨在島上產下的卵…
想像過了死亡
就知道身體不再乾淨時
該唱的歌是什麼

潮水浸濕我們的褲管
我們閉上眼
靜靜容納
天空變暗的聲音

(哪怕有時也必須想像生命。)

在雜亂的星空與麥田裡
未能發瘋的畫家
不斷加深天空的顏色
灰色向日葵
紫色山谷
整片臉
被塗上厚厚紅色的漁夫
曾是我們
遇過最快樂的人了

當然也要
如果一場雨在遠處無法
因落盡而停止
可能,也要自由...

該有人回來
把濕鞋子塞滿報紙
抬起疲倦的頭
說苛責而溫柔的話
哄我們沉睡了。我們也重新撿起手電筒
照著通往
無數盡頭的盡頭
感到一種美好的顫慄

而不需害怕,我們約定過
你就可以如此明證
自己的一生
也遠遠地被愛過,被放棄過
也祝福過


要改這
要改那
要改的事太多太多
那就改天吧

--by陳枝煩(遭毆飛)

以劫,更名為苗林
頭像
苗林
優寫手
 
文章: 958
註冊時間: 週二 5月 03, 2005 9:07 pm
來自: 如果一些陽光落下的聲音那麼脆弱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風球詩社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