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員詩作】林禹瑄

◆第二屆大學校園巡迴詩展暨八八風災悼念詩展──詩譜 ◆

版主: 苗林, 柳亞子

【社員詩作】林禹瑄

文章柳亞子 發表於 週六 8月 22, 2009 8:11 pm

 

林禹瑄(木霝)

台大牙醫學系一年級
(2008/2007台積電青年文學獎新詩獎、全國學生文學獎新詩散文、2008葉紅女性詩獎、2008香港青年文學獎新詩獎)
喜菡文學網詩版主、吹鼓吹論壇少年詩園版主。
部落格:此來http://www.wretch.cc/blog/mulings

<在我們共同索居的城市>  ◎刊登於2009年春季號創世紀詩刊

「由於憂鬱的過剩和
孤獨過於頻繁的碰撞、摩擦
極圈的冰山將在子夜全數準時融化……」
清晨六點,越過一塊方形咖啡漬
和氣象預報的邊框,你讀到這些。再往下,
藍色油墨濕皺成海,晦暗、
黏澀一如你以瀏海淹起的前額或者
攤開影子,你的閣樓正試圖窗起的天色
而稍後,當你和全城的人一起打開衣櫃,
尋找袖口搭配今天的鑰匙圈
是否你也從一方鎖孔裡,拾回了此刻的季節?

的確我們的足印已太過形似
一只只夏日的玻璃水杯,輕盈、透明
戒慎路上的細石如戒慎一滴水的碎裂
下午兩點,你將午夢放回空便當盒
像將隱形眼鏡疊好,鎖進泳池的置物櫃
睫毛漸枯,視野漸次龜裂
你的語彙又起了大旱儘管海就在你的手邊
(分隔我們的,除了一方破碎的鍵盤
荒蕪的安全島之外必定還有什麼)
但我們會擱淺在同座沙灘嗎倘若
我們躍過整個世界,卻仍跳不出一個起浪的螢幕?

子夜已近,時間開始有了裂隙
隔著一座牆我們躺下,腳底
貼著手掌──你能聽見什麼在湧動、
什麼在剝離又是什麼在沉沒?
整座城市都正漲潮,而海平面淹至
鼻尖之時我們當要這樣祈禱
關於孤獨,和明天憂鬱的氣象。「主啊,
溺斃之前,請給我們永夜的冰河多一點日光。」


<坐著或哀傷地相信>  ◎刊登於2009二月號笠詩刊

你曾相信所有
沉默的眼睛都有一個美好的名姓
譬如留聲機,譬如廣場
或者整個晚上我們坐在這裡
數多餘的人行地磚,
用夜光貼紙取暖和照明

我們坐在這裡,你曾相信
所有未竟的夢都不該遠徙
當時間路經你的鞋底
一隻野貓擦肩一株矢車菊
你會試圖扶起什麼
沉沒了你在水窪上的倒影

坐在這裡,思緒再吵
你曾相信都無所謂
懷錶的針尖指向天氣或者耳背
──雨落之後,我們還能否安靜
只削半邊頭髮或一顆梨是否
還能坦然面對果實甜爛的內裡
如面對子夜清醒的化妝鏡?

而你曾相信
雨落下之後我們坐在這裡
誰忘記數羊,誰遺失眼鏡
誰又重繪了布景並且
對過多的顏色樂此不疲
「這夜是牢籠,」你說
「和一口井」坐著並且相背
腳印或黎明持續將我們困在這裡


<雨前>  ◎刊登於2009二月號笠詩刊

總有一些手指是乾的,當我們
穿過整個草原的暴雨並且
把溼透的衣領晾到彼此肩膀
沉默或者發光,
總有一些影子記得你的形狀

而你的夢是否還長?到那時,
還有沒有鏡子其實
只是蜻蜓的翅膀
還有什麼是乾的,雨來之前
我眼底的荒原,你的手掌


<後來你們的憂愁都平安可愛>  ◎刊登於2009年夏季號乾坤詩刊

早晨醒來,世界如一隻鷹隼
停棲在你的肩膀
你擦乾頭髮,梳理一些睫毛
敲敲對街的房門:
有沒有誰要和你去看海

帶著鷹隼你馴養多年的鷹隼
看海舔噬腳趾如一粒鹽
躍進早晨的咖啡杯
然後海岸線或者鞋尖
泛霧的沙灘或者側臉
你攀上堤防,
離今天又遠了一些

而這個世界,有沒有人
要醒來要和你去看海
如果昨夜一些風雨將路全打亂
時間沒有方向,你的鷹隼
停棲在你的肩膀如一株牽牛無牆可攀
誰在敲門,你開了窗,
旋轉咖啡杯攪拌一團濃霧而之後
你們的憂愁都平安可愛
柳亞子
社團版主
 
文章: 180
註冊時間: 週日 5月 11, 2008 1:46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風球詩社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