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員詩作】巫時

◆第二屆大學校園巡迴詩展暨八八風災悼念詩展──詩譜 ◆

版主: 苗林, 柳亞子

【社員詩作】巫時

文章柳亞子 發表於 週六 8月 22, 2009 8:07 pm

 

林哲仰(巫時)

台大人類學系一年級
(x19全球華文詩獎)
喜菡文學網19禁版主
吹鼓吹論壇少年詩園版主
部落格:背德的信仰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causation/


<在失去彩度的早晨>  ◎刊登於2009年春季號創世紀詩刊

他戴上黑色手套觸碰我
一個無端的早晨。
在黑羊與白羊的爭鬥出現結果之前
任何有關肌膚之親近的舉動都是
很沒意義的事哪
睡眠的聲音此時聽起來
跟一根潔白羽毛同樣輕
幾近透明

他說:「就讓我重重塗染你。」
可是不行絕對不行
我是沒有能力去承受
如此濃重之儀式
他只能用犄角推我進暗房
將我渾身沖洗

現在他的毛髮依附著我。
我沉浸在他的烏黑裡
感覺蒼白
「我們要融成一種灰,
趨近於影子。」

我們才得以消失


<出走>  ◎刊登於2009年春季號創世紀詩刊

這次前來
我準備好了地圖
每一個據點
就像一處穴道

我的背後一向黑暗
打開背包內
藏著最沉重的詩句
它很短,也很長;
猶如昨日我觸碰過你又
遭到精準的擒拿

我定在那裡
獨自成行,總不免濕淋
終於還是與太陽相會
我轉了轉眼睛

有人經過
將我的行囊扛起


<What is Love?>  ◎刊登於2009二月號笠詩刊

來聊聊吧。
先說好給予彼此concession
一切說話算話,片言
而折獄
但dear baby, where is my wing?
隱形的翅膀不斷multiply
你仍在wondering
everywhere重複著同樣的問句
在這樣的radical life隨時
都有機會去撞到,他說:什麼事
都叫我分心。即使是這個
無意間闖入的人都令我墜落
the falling summer如此graceful
有根棒子斷了,由於鼓手的辛勞
誰人知道他想要
得不到的一件外套

我以為這是早已結束的夏季
熱仍持續,一切是抽筋的
胃不曾停止翻滾
呵,愛就是這樣你說
這只是我一個人的sideshow
Bob不曾回來,而我不小心
跑到了田納西
恰恰像隻瘋狂的豬,拼命向前
原來我又再度依戀上昨天
這是我第兩千次向你道早安
東尼先生,在這滿是灰燼的七年
是否只是一場bad dream,
holy tears會在哪裡
翻開一本查理布朗與露西
我知道tissue time又要來了
不能贏的人生,我脫下鞋
貓夫人,madame!!!
弓起了她的背

(You’ll see,雛菊之歌者
 捧著維克多的玫瑰……)
我來到淺色的那條街,然後遇見
會停在那裡。
「Bonjour.」
「Bonjour.」
「這是……」
「La Rose de victor.」


<我們朝聖的那晚>  ◎刊登於2009年夏季號乾坤詩刊

忘記日期。
制服x2,吸管x1
(後者並無連接人的功能)
手持兩杯。搖晃。
什麼也沒有出來

所幸後來我們都得以吸取
你拿起柳丁。擠壓
的汁液
形狀在身體間流傳
一塊塊甜味調色盤
巧克力與斑點
汗以及和
海水般襲來的夜晚
教皇的語言像浪。
見證是月光。又圓又彎
我持杯的手勢
想把一切打翻
柳亞子
社團版主
 
文章: 180
註冊時間: 週日 5月 11, 2008 1:46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風球詩社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