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員詩作】林銳

◆第二屆大學校園巡迴詩展暨八八風災悼念詩展──詩譜 ◆

版主: 苗林, 柳亞子

【社員詩作】林銳

文章柳亞子 發表於 週六 8月 22, 2009 8:04 pm

 

林銳

東海大學中文研究所
(東海文學新詩獎、東海文學小說獎、東海創作營新詩獎)
部落格:把時間晾在衣架上http://www.wretch.cc/blog/lr77


<親愛的,我還不知道>  ◎刊登於2009年春季號創世紀詩刊

(嚴格說來,我持續不斷的思維
只是持續忘記的一種
過程而已……)

親愛的,我還不知道
該如何把你從思緒的夾縫裡輕微的嵌入詩中
而不致影響我們疲憊的愛情
我還不知道,該如何向你訴說哀愁
便急切的希望自己放棄這些弔詭的想法走向你
並允許所有意義在你眼中安靜地碎裂
當那些遙想無端展現,我們懷疑
但不曾停止前進的鞋印
情況的曖昧容許了我們的猶豫
我在所有的假設中依然保有
軟弱的信念,即使這些跳躍的意象讓人疑慮
我們仍然時時假設。

然而,親愛的我
還不知道,該如何用
生硬的轉折,在佔有中失去
我依然固執的向你傾倒
一些陌生的語碼,介入我們的愛情
並允許它們在適度的揣摩和想像中
極速的熟悉起來
我想起那些長年流落在外的信箋
如何多事的潛在你年輕的枕邊
持續困頓的追索
那些細心考究過的片段
我也曾將它們多心的藏於
食譜的扉頁中,佐以大量的隱喻以及
層層的誤讀,向你靠近

然而親愛的,我
還不知道,該如何向你解釋
即使之前的沉默已被我忘情
揮霍,以至於現在所有的言語
都顯得過於熱情
我的詩句將被匆促的完成
希望不要破壞我苦心
未就的語調,讓一提再提
卻未被解決的哀傷
回到清冷的思緒中
在顯現時隱藏,在隱藏時
消失。因為
親愛的,我還不知道


<致我隱匿的國>  ◎刊登於2009二月號笠詩刊

家的方位不太明顯
這城市彷彿隨時都有一千種的愛
與恨,向我們傾落
而適度的離家是好的
在不缺笑聲的日子裡
我應與你深奧的討論些簡單的話題
比如說,很多時候感傷不見得需要
酒。一些空瓶子就夠我們結夥
去遙遠的超商退瓶:二元
沒有發票除非,我們再買一些
酒。比如說不同的經緯依舊可以
開啟一樣的唇和天空,比如說
愛是ㄞˋ,love是l^v
比如說○○。假設之必須
我們空洞的口號迴盪,翻落
如一排不安的隱喻
前方拒馬銳利,耳目眾多且一言
難盡。早在秋日苦多之時
我就擬定一份徒步計劃
並決定錯置某些宣言如秘密
在黨綱與白髮
不太明顯的陰影處,讓其疼痛
噓!獄中衣據說來自
一張健忘的○○。神太遠
所有的悲劇都只是測驗
信仰的忠貞。關於公理與
正義,你所問的
是過於龐大的命題,而島嶼太小
至少,你現已學會舉著一把虛無的槍
狙擊所有過於寂寞的手勢
所有不及辨證的,都讓其空白
所有眼淚,都讓其歡愉
讓其歌唱:
汝將遠行,思戀花猶自擺盪
月娘斜斜,壓住滿城苦眠夢
汝將遠行,潮打海岸心迷亂
日頭炎炎,欲說真話聽無人


<結界>  ◎刊登於2009年夏季號乾坤詩刊

(結界在唇邊/便無車馬喧)
整個冬天,他在海邊
排列小屋的模型
並揮霍著多餘的材火
那個遲到的女人,讓人
誤讀的弧線
在上面均勻擺著
夜晚的呼吸,他踩住影子
私自決定明天的姿勢
讓一些必須注意的細節
停頓在遠方

整個冬天,悄悄的
讓整條路在彼此腳下
快速的熟悉起來
柳亞子
社團版主
 
文章: 180
註冊時間: 週日 5月 11, 2008 1:46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風球詩社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