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員詩作】廖建華

◆第二屆大學校園巡迴詩展暨八八風災悼念詩展──詩譜 ◆

版主: 苗林, 柳亞子

【社員詩作】廖建華

文章柳亞子 發表於 週六 8月 22, 2009 7:45 pm

 

廖建華

清華大學化工系一年級
(x19全球華文詩獎、台北文學獎青少年組新詩獎)
吹鼓吹論壇少年詩園版主:
部落格: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http://blog.roodo.com/young_poem

<島、浮雕、駝背>  ◎刊登於2009年春季號創世紀詩刊

之一

夜裡
我的背上浮出一座島
沒有令人困擾的浪花
且能無聲無息地
潛入我的夢境

夢裡我蓋了間酒吧
擺上撞球台
期待懂得何謂世界末日的人
教導我如何和樹林中
因枝葉過於密集
終年不見天日的基因們
交談──
它們喝酒卻不抽菸
打球卻不染賭,一切只是
情調罷了

那晚我夢遺了
像游泳一樣的感覺
也像一隻初犢的小海龜
背著腫脹了千年萬年的青春痘
想要爬回大海


之二

那是充滿浮雕的一座島
沒有創作者與
參訪者,一切
一切只為不讓日出日落
過於孤單而已

渴的時候,我們找尋有嘴部分的作品
餓的時候,我們倒吊自己
頭顱是血色的水果
用以聯繫天空
無法食用

放棄如何思考
又想起為何上岸
圓滿的青春痘開始硬化
並凹了幾個洞

啊其實
我們始終在洞裡
聽自己的回音
並望著天空
漸漸衰老


之三

駝背是健康的
一切只為親吻
被我們踐踏一生的土地

當我們死去
一切被淨空的時候
濕冷與乾暖
將留有不同的痕跡
愛人與家人
也將流有不同鹹度的淚水

酒吧沒有燈光
浮雕被風化
一切開始崩潰
在知道初戀失去
與家庭暴力發生的幾分鐘後

此刻我們總能知道
駝背所能見的
除了腳丫
還有一株童年時所栽
卻怎樣也長不大的幼苗


<寄吾兒>  ◎刊登於2009二月號笠詩刊

吾兒,我尚能行走
像你孩提時的蚯蚓
童話凝結信仰於身軀
不輕易斷裂,那些
向你誇大的英雄形象
縱使在礦堆私密處

是的
在礦堆裡堆砌而成的父親
在最黑處尋夢
那最黑的你

而你,卻未曾擱淺在
無日頭的樑柱
與樑柱之間,開墾生存的海域
如在夜裡緩緩航行
風月也就此延展
那些你不曾問我我卻思索十餘載的
濃稠汗水,夾含彼此多少血緣

就怪罪我的黑吧
少壯時期濺出的心思
如今全染了風濕病
不時洩漏憔悴,蒼白
也或許我該讓自己斷裂
因你的世界有我沒有的
如被遺棄的煤灰
你孩提時遺忘的蚯蚓

如今我能真實的見到你
的雛形,當汗水首次在光照中夢遺
你也許用心的在報上或電視裡
閱讀著我,你的父親
仍有著吾兒堆砌而成的
笑的黑臉


<垃圾桶>  ◎刊登於2009二月號笠詩刊

於是我們蒐集
關於土地的排泄
來雕塑一張嘴:
吞下旅人的風情幾兩
及清道夫的罪惡幾斤
愛與寂寞
在腸胃交配

於是我們收集
關於人類的排泄:
空氣挺直了
兩極截肢了
海洋和我們親熱了


<無法>  ◎刊登於2009年夏季號乾坤詩刊

嘗試抵達你的靦腆
往雲朵不安分的背脊
聽說,是座無法被寫錯
及閱讀的小鎮

長久以來痛恨
爬滿齒縫及骨子的虛偽
笑開唇外的一嘴圓形
又被錄製回
此刻群居腳底的磚頭

此刻開始痛恨自己
及這裡不可追溯的過往:
三維電影院醒著
不穿衣的原始污垢
信仰是張修正液躺出的
空白紙,無法隱藏
亦無法踩踏

無法閱讀長久以來
自己寫錯的那座小鎮
正當雲朵露出
千萬種光的表情
易容後的鎖
在靦腆裡,開與不開
柳亞子
社團版主
 
文章: 180
註冊時間: 週日 5月 11, 2008 1:46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風球詩社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