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研院數位典藏照片2009年十二月詩文徵選

中研院數位典藏照片2010年三月詩文徵選(三月二十八日截止)

中研院數位典藏照片2009年十二月詩文徵選

文章喜菡 發表於 週一 12月 14, 2009 6:27 pm

 

中研院數位典藏照片2009年十二月詩文徵選

一、自本月起喜菡文學網將與中研院數位典藏計劃合辦影像詩徵文。
二、由中研院提供數位典藏照片,本站站友就圖創作。
三、創作內容以新詩、散文為主。新詩14行以上,散文500字以上。
四、請作者挑選其中一張照片自行命題創作,書寫時請註明照片編號。
五、詩文須與照片相關,可詠、可聯想。
六、每個月由本站評審挑選出優秀作品最多8篇,由中研院提供每篇八百元稿費。 國外及大陸地區入選者, 改以同額本站出版書籍代替。
七、獲選者請將金融機構帳號、本名、MAIL與聯絡方式 ,於指定時間內,以私訊方式傳給喜菡,以便寄送稿費。
八、得獎作品提供中研院數位典藏照片網站刊登使用,不另給酬。
九、張貼作品請慎重,作品不得修改,一經修改,該作品立即作廢。
十、當月入選揭曉後,請靜待匯款;收到匯款,請於網頁回覆告知。


註:請於一月十日前張貼完畢。
          

(請儘量挑選不同的圖片書寫)


請於此留言下回覆貼文

漢代墓室畫像
1.圖片漢代墓室畫像1:http://digiarch.sinica.edu.tw/images/a/history/h058.jpg
2.圖片漢代墓室畫像2:http://digiarch.sinica.edu.tw/images/a/history/h059.jpg
3.說明:http://digiarch.sinica.edu.tw/content.jsp?option_id=2441&index_info_id=1724

行李名條在漢朝
1.圖片行李名條在漢朝1:http://digiarch.sinica.edu.tw/images/a/history/h069.jpg
2.圖片行李名條在漢朝2:http://digiarch.sinica.edu.tw/images/a/history/h071.jpg
3.說明:http://digiarch.sinica.edu.tw/content.jsp?option_id=2441&index_info_id=2404

清聖祖康熙傳位詔書
1.圖片清聖祖康熙傳位詔書:http://digiarch.sinica.edu.tw/images/a/history/h068.jpg
2.說明:http://digiarch.sinica.edu.tw/content.jsp?option_id=2441&index_info_id=2184
桃符
1.圖片桃符:http://digiarch.sinica.edu.tw/images/a/history/h003.jpg
2.圖片桃符:http://digiarch.sinica.edu.tw/images/a/history/h004.jpg
3.說明:http://digiarch.sinica.edu.tw/content.jsp?option_id=2441&index_info_id=721
頭像
喜菡
站長
 
文章: 7960
註冊時間: 週一 1月 19, 2004 4:49 am
來自: 母親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中研院數位典藏照片2009年十二月詩文徵選

文章跳舞鯨魚 發表於 週四 12月 17, 2009 11:48 am

 


圖片清聖祖康熙傳位詔書


〈來不及寫的信〉
      一天,我在餐廳裡看見了那一幕。
  
      一個看起來十分憔悴,年紀大約是六十幾歲的先生,在喝完他杯中飲料的最
後一滴熱青茶時,從褲子的口袋中掏出了一張紙。先是小心翼翼地打開,然後又
用眼神來來回回地閱讀了好幾次,他嘆了口氣,又將紙張摺整齊,才重新放回口
袋裡。
 
    餐廳的客人只剩下我和他了,離打烊的時間還有半個小時;所以我並不急著
走,一個無心的駐足,卻也讓我因此看見了那感人的一刻。
  
      老先生忽然咳嗽了起來,而原本拿著抹布在擦櫃檯的服務生,便連忙倒了一
杯水來。只見老先生仍繼續咳著,直到他的雙手都顫抖了起來。那真是一個怪異
的動作,老先生一邊咳著,一手按著胸口,一手抖動個不停還拼命地在桌上爬行
著。端水過來的服務生看到了,趕緊又走過來,將原本放在老先生對面座位的原
子筆遞給了他。
  
       原來老先生是想寫字,手卻連拿一支筆的力量都快沒有了。老先生還咳著,
沒按住胸口的那隻手,再接過服務生遞來的筆之後,又像在攀登高峰一樣,以拇
指為柺杖,緩慢地從桌緣移動到外套上,從最下邊一步一步移動著,攀著布料的
褶皺,直到跨過了按住胸口的那隻手,才開始往外套裡活動。
  
      那是一疊紙,都已經泛黃;紙張的四周,還清楚地看得見汗漬,那是半
個手掌的痕跡,呈現半圓的弧形,像是由紙張裡自然長出來的樣子,久了,也就
不覺得難看了。
  
      接著,老先生握住了筆,手仍不自覺地抖動著;只見那筆尖離紙張只有一個
針點兒的差距,老先生又咳了起來,所有的動作又得暫停,直到他止住了劇烈的
咳嗽,才又重新提筆。
  
      在距離老先生和服務生兩百八十七公分外的位置上,我聽到了以下的對話。
  
      服務生很親切地問:「老先生,今天還寫嗎?」
  
      從聲音方向看過去,老先生是側著一邊頭在跟服務生說話的,「要寫,當然
要寫,要不然兒子們就不知道我最後想對他們說的話了。」
  
      聽完了老先生的話,服務生將老先生旁的椅子拉開,然後坐下,他對老先生
說:「老先生您的身體不大好,不如,我來幫你寫吧。」
  
      老先生本來還是握著筆不放,但他一看到自己每次咳嗽就蜷曲起來的手指,
也不免搖搖頭。離打烊的時間還剩下十幾分鐘,老先生終於放下了筆,將他那疊
泛黃卻從未寫上一字的紙張,遞給了服務生。他還邊囑咐服務生說:「一字一句
可都要照我說的寫。」
  
      老先生說,服務生寫;六分鐘過去了,老人家開始覺得口乾舌燥,又開始咳
嗽了起來,那真是令人同情,老先生整整咳了三分鐘。於是服務生給了提議,他
說:「那就按你口袋裡的那封信寫吧,這封你放在身邊多年的信,應該就是你最
想跟親友說的話了。」老人家聽完點點頭,就不再說話了。
  
      離打烊時間已經過了四分鐘,服務生終於幫老人家寫完了信,而老先生卻早
已疲累到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我起身準備回家,故意繞過老先生的座位,我看見老先生寫的信,上面註記
的時間,是五十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而另一封由服務生代寫的信,上面有一行
字跡,有別於其他充滿力道的字,那些字寫著,六十一年十一月十三日。
  
      那是個特別的夜晚,一個靜默在局外的我、一位老先生、一位服務人員,和一封
最後的書信。
頭像
跳舞鯨魚
小說投稿版召集人
 
文章: 995
註冊時間: 週五 9月 18, 2009 2:40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中研院數位典藏照片2009年十二月詩文徵選

文章崔爨爨 發表於 週日 12月 20, 2009 11:01 pm

 

清聖祖康熙傳位詔書

清早即起。
磨墨:
墨是上好的琉璃的色澤
在寒曠的大國之北
筆端的墨涎
迆邐出松露般的心思

而紙--是早春新葉的織理
風從東北來
挾帶馬鬃初發的狂野氣味

行字之間
彷彿展開一卷新鮮的漠野
是另一雙手
將打開時勢的窗
大地有眾人密語的氣味

傾身提筆時
手肘撫擦過一個名字
因此產生了半壁隱喻
崔爨爨
普通會員
 
文章: 8
註冊時間: 週四 3月 26, 2009 1:12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中研院數位典藏照片2009年十二月詩文徵選

文章小鑫 發表於 週一 12月 28, 2009 10:19 pm

 

桃符圖片2

<致門神 - 神荼鬱壘>

◎詹佳鑫


告訴我
如何在關門的瞬間
讓千古迤邐的智慧滲入門縫 ?

一道信仰築起的屏障
溫暖有光,彷彿母親的祝禱:
財富,家庭,平安
你們側身低語。

只需喜怒
便凍結時間
黑暗在刀槍的交響下
沿著國界無聲漫延

寧靜的天空有野雁盤旋
直到所有光像煙霧消散
闔上門扉
你們便捋起鬍鬚
舉著寶槍神劍
剩下的姿勢是千古的凝視
小鑫
普通會員
 
文章: 7
註冊時間: 週一 12月 28, 2009 9:15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中研院數位典藏照片2009年十二月詩文徵選

文章容方 發表於 週三 12月 30, 2009 3:55 am

 



行李名條在漢朝1





我可以看見你們
蕭索的名姓
在現世的木牌呼吸
牽住自己一匹瘦馬
住進陌生的碉堡
反覆唱著思鄉歌

木牌上有一雙未來的眼
,你們,透過它在夜裡行軍
風欸、徐徐的吹
把歸鄉吹成一條最暖的路
閃微微的光

月下我也目睹
木牌悄悄卸下陌生人
它堆載古今最暖的字
和最暖的觀望

容方
普通會員
 
文章: 79
註冊時間: 週五 2月 13, 2009 6:06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中研院數位典藏照片2009年十二月詩文徵選

文章風神三笑 發表於 週三 12月 30, 2009 8:26 pm

 

  圖片桃符1.:  
       
       桃符之彩

  願那道神秘的符,花一樣綻開著。
  --------題記
  
  一
  
  桃,那個粉面的倩女子
  應該也會“逃”
  
  由桃根,桃幹,桃枝
  伸嚮桃葉
  在東方的一個島上,燦爛
  駐守一方之門
  
  二
  
  芒葦,應該就長在腳下
  不結實,但多荊棘
  還有那些蘆絮
  應該是萦繞身畔的,谒語
  或符咒
  
  三
  
  以一朵花的樣式,開著
  請,不要搖曳這美
  縱然能穿越花和葉的間隙
  可陽光,月光的纖細一指
  會使鬼魅無路可逃
  
  四
  
  東漢,或西漢
  只是一個開始
  就像桃梗之上
  彰顯的那神靈一面
  飛越千年
  來去人間
  
  五
  
  在晨,載春
  門前插柳
  檐際懸符
  框楣貼聯
  借爆竹一聲雷動
  唱響塵世靈物
  千千萬
  2009年12月29日
  
珠淚一點,砸落一樹殘花,痛我一生,亮她一世-----------風神三笑
風神三笑
普通會員
 
文章: 21
註冊時間: 週六 11月 14, 2009 10:25 a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中研院數位典藏照片2009年十二月詩文徵選

文章詩城 發表於 週四 12月 31, 2009 4:08 am

 

行李名條在漢朝二

遠方的名字,遠方青草無邊
這是一種思念記號
牽掛風吹過的莽莽荒原
牽掛月升起的滾滾江水
牽掛愛刻下的悠悠心版
當你被隔離於視覺之外的天涯
相互敲擊的許多鼓號
它們都是流落傳說的前身
當夕色與濃煙攀爬長城石柱
潛意識就要化蝶飛去
直抵桃花盛開的周南季節
那時候剛剛裝滿的一樹鄉愁
也許馬蹄車輪中可以隱約聽到
呼喚溫柔的聲音
從芳馥行李裡漫生
詩城
一個遺忘的城市
曾經與你
詩城
優寫手
 
文章: 798
註冊時間: 週日 6月 08, 2008 6:51 am
來自: 高雄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中研院數位典藏照片2009年十二月詩文徵選

文章詩城 發表於 週日 1月 03, 2010 4:25 pm

 

漢代墓室畫像一

還原遙遠的年代
他們被雕刻在墓室裡
因為有一種典範值得傳承
仁義始終不會被潮流所淹沒
儒家者寫下歷史
當各種思想縱橫於戰國的硝煙
五經被他們置放在
齊家治國最好的位子

芽苗發於修身明德
世界大同是最後的花果
論語高懸中天
中庸大學左右輔弼
從此這一條
傳道授業解惑的道路
吹拂著陣陣
溫柔敦厚的詩風
詩城
一個遺忘的城市
曾經與你
詩城
優寫手
 
文章: 798
註冊時間: 週日 6月 08, 2008 6:51 am
來自: 高雄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中研院數位典藏照片2009年十二月詩文徵選

文章葵海青巒 發表於 週四 1月 07, 2010 12:20 pm

 

圖片漢代墓室畫像2--子路?子路!子路……


東漢靈帝年頭,一幅墓穴裡的理想人格藍圖
刻劃於州牧割據前夕,細說東周亂局的風骨與悲壯
子路?子路?後世儒生追封的十哲、二十四孝
史籍裡直諫孔子的弟子、侍衛,死後被剁成肉醬的猛士
「君子死而冠不免。」你的遺言總結了中華民族的悲哀和希望
盛世需要你遏抑統治者的專橫,亂世更需要你灑碧血正《春秋》

萬世師表的講學,和佛陀、蘇格拉底的相差幾何
被捧上神壇的至聖先師,被貶作牛鬼蛇神的孔老二
真實的儒者在家天下和黨天下的高壓面前如何成仁取義
子路!子路!為何你甘願追隨失意的孔丘周遊列國至死不渝
也許「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令不從。」
道破了神州大地從古至今中央集權制下的興盛衰亡病態

頭頂的雄雉雞冠冕,是原則的豐碑或是迂腐之笑話
四書五經薰陶出多少個忠孝仁義的魔幻現實
真儒可是「居處恭,執事敬,與人忠;雖之夷狄,不可棄也。」
二十五史憑啥定論誰為華夏與夷狄?誰是君子和小人?
子路……子路……你的生前死後中國都上演著最血腥鬧劇
下一幕春秋,又有那個孔仲尼可讓你的忠魂守護和追隨
葵海青巒
普通會員
 
文章: 59
註冊時間: 週五 1月 01, 2010 1:00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中研院數位典藏照片2009年十二月詩文徵選

文章陳躍之 發表於 週五 1月 08, 2010 12:56 pm

 

圖片行李名條在漢朝2
                家書
  居延所無法縫補的相思
  下定決心豢養好邊境。——這是十二月:
  漢朝撤回跑光的棉絮,單薄的野史
  是的,草原學不會說謊,一支冷箭
  在朔風中,舔舐戰火的美味

<?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o:p> </o:p>
  航線滑曳
  在兩千年的青史與冷落的春閨之間……
  三條橫線凹槽,隱約纏繞過唇
  多餘的叮囑,以及褪乾的眼眸
  紅外線,還等待發現破了洞的淚水
  宅配的心,妳

<o:p> </o:p>
  彷似無人島,我,二十四歲
  風出土內蒙古的戍守
  終於收到整齣悲劇的名字
  厚厚的相思,處賢

<o:p> </o:p>
  飛行那麼遠的時間,我決定
  除了相思,平安抵達
收下
  其餘的戰爭、仇恨,以及湮沒白骨,都全部
  退件
陳躍之
普通會員
 
文章: 27
註冊時間: 週六 12月 13, 2008 1:43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中研院數位典藏照片2009年十二月詩文徵選

文章陳躍之 發表於 週五 1月 08, 2010 12:59 pm

 

圖片行李名條在漢朝2
                家書
  居延所無法縫補的相思
  下定決心豢養好邊境。——這是十二月:
  漢朝撤回跑光的棉絮,單薄的野史
  是的,草原學不會說謊,一支冷箭
  在朔風中,舔舐戰火的美味

  航線滑曳
  在兩千年的青史與冷落的春閨之間……
  三條橫線凹槽,隱約纏繞過唇
  多餘的叮囑,以及褪乾的眼眸
  紅外線,還等待發現破了洞的淚水
  宅配的心,妳


  彷似無人島,我,二十四歲
  風出土內蒙古的戍守
  終於收到整齣悲劇的名字
  厚厚的相思,處賢


  飛行那麼遠的時間,我決定
  除了相思,平安抵達
        收下
  其餘的戰爭、仇恨,以及湮沒白骨,都全部
  退件
陳躍之
普通會員
 
文章: 27
註冊時間: 週六 12月 13, 2008 1:43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中研院數位典藏照片2009年十二月詩文徵選

文章王明 發表於 週六 1月 09, 2010 9:47 pm

 

行李名條在漢朝1

<故鄉的呼喚>

曾經以為自己是流浪的雲
無牽無掛
翱翔天際
直到那天收到家鄉寄來的行李
名條上字跡如此熟悉
幾件冬衣
包裹著親人的思念
溫潤了遊子心
於是我知道
自己終是離不開原鄉的那隻鮭魚
有朝一日
仍將回到最初棲息地
縱然時空變幻
歷盡千年風霜
塞外笛聲早已化為塵土
而那粗獷的名字
還深深烙印在心上
永不遺忘
王明
普通會員
 
文章: 13
註冊時間: 週日 2月 29, 2004 4:58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中研院數位典藏照片2009年十二月詩文徵選

文章楊秀然 發表於 週日 1月 10, 2010 6:21 pm

 

.圖片漢代墓室畫像2
    
    我知道你是誰
  他們要我尋你。
  以紅外線,在兩千多年後,從一張武氏祠畫象的石拓片中。
  但我該如何尋你?
  從中間橫排十九位身著長袍、衣冠楚楚的一群書生,如何一眼就能認出是你?那多如似鏡,這場穿梭時空的幽旅,彷彿來去自如,我們在鏡前旅行。我立在鏡前,靠中,而你就站在鏡中,位置也在中。我們蒼茫地互望,你問我:前世今生的靈魂真的是不換、不易嗎?而我笑了笑,低頭看了自身一裳新潮衣物。
  那真的是你嗎?
  他們說你,也以想像揣測你,就以文字的可能謎題書寫你的形象,說你:性鄙,說你少孔子九歲,而指出你好勇力、志伉直,冠雄雞……。所以,一位富有想像力的漢代雕工,就那樣刻畫你,以頭上有隻雞禽,再大書名字的榜題。
  我想,那應該就是以昔的我,我說我們,穿梭千古時空的你,現代的我。
  你問我,該如何尋我?
  我沈吟了一回。想起夫子曾說,他要乘一葦出海,畢竟道不行於世,但他只是慨嘆,這讓你少了踐履了航海的遠志,你當不會是現今流行的航海王,就連鄭和下西洋也離你很久遠;而你是不可能流落日本東京原宿,那是徐福在秦代尋仙的傳說,至於紐約,那更遠了,歷史是寫在 1492的發現新大陸上的征途上。
  我只能說,我可能出現在西門町,或在高雄的新堀江,也許是台中的逢甲夜市中,那些刺了青在腳踝、手指,身懸掛了串串珠飾,而一顱剔了山本頭,還刻意雕出一個圖幅的叛逆少年,那些還沒找到子‧路的其中一個。
  我們多麼相似。
  你在年輕時,以勇力、以理想衝撞時代;而我以衣著叛逆來夢想未來。
  但我多麼羨慕你,子,你尋到了,路。夫子,以有教無類感化了你,教你有了文質彬彬的潛移。
  而我,還在尋你,也在尋如你一般的,子‧路。
  對了。我忘了告訴你,因你,我不再吃肉醬,這是夫子告訴我的,如何尋你的第一準則。
  而我,知道你是誰,我將不會如你一般,在我尋獲了夫子之後,那一條子‧路。我知道,你是誰。
  你躲在我的靈魂中,你說,君子死不免冠,你幽幽地告訴我,成年了要對自己負責,我懂,我知道。
  我知道你是誰,你是未來的我,一個勇於改錯的我。
楊秀然
普通會員
 
文章: 14
註冊時間: 週二 12月 16, 2008 3:48 a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中研院數位典藏照片2009年十二月詩文徵選

文章陳英任 發表於 週日 1月 10, 2010 7:09 pm

 

圖片行李名條在漢朝2
    祕密
處賢:
  我終於確知,你真的收到我寄過去的衣物了。
  雖然,這時日遲了太久,幽幽的時光慢旅了千年,但這家書,是他們以歷史的典藏方式,那樣赤裸裸的展示,我們。但我不介意,因為,只要我知道,你收到了那些衣物,其它的一切,我是不在意的。
  因為,我不怕。畢竟,有些東西,是肉眼看不到的。
  他們以紅外線重現我請人代書的字跡:說你是淮陽籍的戍卒,也知道了你二十四歲,我寄給你衣物的那年歲數。然後是一堆簡號、登錄號,冰冷的說明材質、功能形制,也仔細地測量了規格的長、寬、厚。但這些我並不關心,我只想知道:你怎麼到了那麼遠,一個我陌生的破城子地名,那條古額濟納河去了?
  從淮陽到破城子有多遠?他們沒說,他們只關心那是武帝以後的西北邊境,只關注烽燧、郵驛的地點,不問你在那裡的霜雪堆了多高,那裡的朔風刮得多冷。他們不知道你離開我多久了?而我們的稚子在嗷嗷中喚過幾回父名,家中的瘠田填足了我們瘦癟的肚腹嗎?或是更吏又來催收了幾次糧租,我們悲苦的眼神,如何以嚎聲遠傳這千年的史頁?他們不知,這是祕密。
  當然,他們也挖掘不出來,你無暇覆信給我與否,或者更精準地看到我聆聽別人誦唸你的來信時,那汪汪如珠的淚水。他們也挖掘不出來,在那群白骨,無從歸去的身影,那一堆是你的,或是我學了孟姜女前去尋你,在尚未哭倒長城之前,掩沒在一處積雪之中。
  他們不知的,那些祕密,我們的。
  就算再多、再強的紅外線,他們也無法讀出在那名條上:我對你的相思,還有我們的愛。
  他們不知,因為這是我們,只有我們才擁有的最私密的,在深閨中的祕密。
      一位念你千古幽幽的 妻子 在 2010 的倩魂書寫
  
陳英任
普通會員
 
文章: 6
註冊時間: 週六 3月 28, 2009 9:17 a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中研院數位典藏照片2009年十二月詩文徵選

文章陳躍之 發表於 週日 1月 10, 2010 8:54 pm

 

桃符圖片2
    桃符很累
  我從來沒有看過這麼病弱地門。
  冰封了我家族的三合院的聲息,微弱地喘息地,在親族紛紛背棄它的老舊以及付出後,只有等待祭祀節日時才返回的回憶喧嘩。平日,它只尋常地以不堪的步履,若老嫗,因風的嘮叼,屢屢前來的拜訪,才咿呀咿呀,虛弱地挪步。
  而光影徘徊,那陰暗照顧得久的門板,剝落腐朽,就連板上依稀彷彿的兩大張門神,有若幽靈,只有模模糊糊的圖像,我快分辨不清、看不見了……。
  如歷史,風吹了千百年,日曬了千百年,那光陰,如筆墨痕跡早已不復見的桃符,條紋勾勒稀疏了,在我也跟它們一樣蒼茫的歲日中。
  它們,一定累了,而且很累,從趨吉避凶的眾生膜拜中,在許多雙虔誠祈禱的眼眸裡,那樣地汲汲營營,為了薪火相傳的習俗,為了悠悠千載的熙攘人潮,無怨無悔地戮力奔波歷史的訴求:平安。
  只是,保佑了眾生,卻奔波了自己。
  一塊薄薄地木板,削尖的底端,簡單幾筆神怪的臉,如我家荒涼了地三合院老門,賦予了來來去去先祖列宗門的祈願,在每個夜深地黑的廣漠中,無眠且睜大眼,注視四荒八垓忽來的災厄,那不安的地表震動、那嚎哭不止的山洪、那驚天動地的暴雨狂風,它,必須擋住,然後被歲月折磨,很累了,變成薄薄地一張棄紙。
  不管只是簡易的木板,它們名稱為桃符,或抑是貼畫成了鬱壘神荼,終究也會老化,也會疲累。而大自然的摧殘是一種負擔,人為的兵禍,更讓它徒呼負負。我在居延漢簡上看到它的顛沛流離,飄了洋過了海,許多的波折才能返鄉安棲。
  在我家的老三合院門上,我看到腳踩著「毛匪」、「俄魔」的門神,很久遠的冷戰了,很模糊的圖騰了。它們很累了。
  彷彿,由風傳來,它們虛弱的微願,說它們也想返鄉,回到那葉秋海棠,遙遠的歷史中,然後再封存眾生的祈禱:平安。
陳躍之
普通會員
 
文章: 27
註冊時間: 週六 12月 13, 2008 1:43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中研院數位典藏照片2009年十二月詩文徵選

文章楊秀然 發表於 週日 1月 10, 2010 9:18 pm

 

清聖祖康熙傳位詔書圖1
    等待麒麟
  大筆一揮
  青史流動,飛行了稗官野史的
  口角泡沫
  江湖,傳下一封
  偽書,誇飾他們飛簷走壁的
  身影,陰暗地污衊
  道聽途說的演義以及你的辯駁

  大筆一揮
  字句傳承,煽動了曾靜口舌的
  不爛三寸
  人間,留下一則
  怪譚,遐思四庫全書編纂的
  竄改,光影在微風中指證
  舞台上劇本的真假如光似影

  你,怔怔忡忡守夜
  批卷,等待
  一隻麒麟,現身表明
  昭告:污名的訛傳

  你,宣示你才是麒麟
  眾人不信的大
  清
  
  
楊秀然
普通會員
 
文章: 14
註冊時間: 週二 12月 16, 2008 3:48 a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中研院數位典藏照片2009年十二月詩文徵選

文章文心 發表於 週日 1月 10, 2010 11:42 pm

 

圖片漢代墓室畫像2


甩動新鮮的虎尾巴
我舀取的一壺甘冽裡
閃爍著千萬晶瑩
無所畏懼的榮耀溢滿步履
直到先生一層層的剝開
我腫脹的掌心終於跌落
他著墨的鞋

之乎者也
並不屬於我的舌尖
它不過重覆刻印著
忠信罷了
在血花濺開前
我扶正我驕傲的結
而那最後的一眼啊!
是鏗鏘滿地的,珍珠
 
夢想不滅,純真毋消 歌以詠志,歌以忘憂
文心
普通會員
 
文章: 494
註冊時間: 週三 12月 31, 2008 11:06 pm
來自: 過去現在未來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中研院數位典藏照片2009年十二月詩文徵選

文章喜菡 發表於 週一 1月 11, 2010 10:15 am

 

獲選者請將

1金融機構代號+帳號
2喜菡文學網會員帳號
3本名
4電子信箱
5聯絡電話


務必於一月二十日以前
以私訊方式傳給喜菡
以便寄送稿費

收到稿費
亦請回覆於此留言下

人手不足
作業繁複
敬請配合
以免影響匯款進度
感謝你


1
【崔爨爨】
清聖祖康熙傳位詔書

清早即起。
磨墨:
墨是上好的琉璃的色澤
在寒曠的大國之北
筆端的墨涎
迆邐出松露般的心思

而紙--是早春新葉的織理
風從東北來
挾帶馬鬃初發的狂野氣味

行字之間
彷彿展開一卷新鮮的漠野
是另一雙手
將打開時勢的窗
大地有眾人密語的氣味

傾身提筆時
手肘撫擦過一個名字
因此產生了半壁隱喻


2
【小鑫】
桃符圖片2

<致門神 - 神荼鬱壘>

告訴我
如何在關門的瞬間
讓千古迤邐的智慧滲入門縫 ?

一道信仰築起的屏障
溫暖有光,彷彿母親的祝禱:
財富,家庭,平安
你們側身低語。

只需喜怒
便凍結時間
黑暗在刀槍的交響下
沿著國界無聲漫延

寧靜的天空有野雁盤旋
直到所有光像煙霧消散
闔上門扉
你們便捋起鬍鬚
舉著寶槍神劍
剩下的姿勢是千古的凝視

3
【容方】
行李名條在漢朝1

我可以看見你們
蕭索的名姓
在現世的木牌呼吸
牽住自己一匹瘦馬
住進陌生的碉堡
反覆唱著思鄉歌

木牌上有一雙未來的眼
,你們,透過它在夜裡行軍
風欸、徐徐的吹
把歸鄉吹成一條最暖的路
閃微微的光

月下我也目睹
木牌悄悄卸下陌生人
它堆載古今最暖的字
和最暖的觀望

4
【陳英任】
圖片行李名條在漢朝2
    祕密
處賢:
  我終於確知,你真的收到我寄過去的衣物了。
  雖然,這時日遲了太久,幽幽的時光慢旅了千年,但這家書,是他們以歷史的典藏方式,那樣赤裸裸的展示,我們。但我不介意,因為,只要我知道,你收到了那些衣物,其它的一切,我是不在意的。
  因為,我不怕。畢竟,有些東西,是肉眼看不到的。
  他們以紅外線重現我請人代書的字跡:說你是淮陽籍的戍卒,也知道了你二十四歲,我寄給你衣物的那年歲數。然後是一堆簡號、登錄號,冰冷的說明材質、功能形制,也仔細地測量了規格的長、寬、厚。但這些我並不關心,我只想知道:你怎麼到了那麼遠,一個我陌生的破城子地名,那條古額濟納河去了?
  從淮陽到破城子有多遠?他們沒說,他們只關心那是武帝以後的西北邊境,只關注烽燧、郵驛的地點,不問你在那裡的霜雪堆了多高,那裡的朔風刮得多冷。他們不知道你離開我多久了?而我們的稚子在嗷嗷中喚過幾回父名,家中的瘠田填足了我們瘦癟的肚腹嗎?或是更吏又來催收了幾次糧租,我們悲苦的眼神,如何以嚎聲遠傳這千年的史頁?他們不知,這是祕密。
  當然,他們也挖掘不出來,你無暇覆信給我與否,或者更精準地看到我聆聽別人誦唸你的來信時,那汪汪如珠的淚水。他們也挖掘不出來,在那群白骨,無從歸去的身影,那一堆是你的,或是我學了孟姜女前去尋你,在尚未哭倒長城之前,掩沒在一處積雪之中。
  他們不知的,那些祕密,我們的。
  就算再多、再強的紅外線,他們也無法讀出在那名條上:我對你的相思,還有我們的愛。
  他們不知,因為這是我們,只有我們才擁有的最私密的,在深閨中的祕密。
      一位念你千古幽幽的 妻子 在 2010 的倩魂書寫


5
【詩城】
行李名條在漢朝二

遠方的名字,遠方青草無邊
這是一種思念記號
牽掛風吹過的莽莽荒原
牽掛月升起的滾滾江水
牽掛愛刻下的悠悠心版
當你被隔離於視覺之外的天涯
相互敲擊的許多鼓號
它們都是流落傳說的前身
當夕色與濃煙攀爬長城石柱
潛意識就要化蝶飛去
直抵桃花盛開的周南季節
那時候剛剛裝滿的一樹鄉愁
也許馬蹄車輪中可以隱約聽到
呼喚溫柔的聲音
從芳馥行李裡漫生


6
【陳躍之】
圖片行李名條在漢朝2
                家書
  居延所無法縫補的相思
  下定決心豢養好邊境。——這是十二月:
  漢朝撤回跑光的棉絮,單薄的野史
  是的,草原學不會說謊,一支冷箭
  在朔風中,舔舐戰火的美味

  航線滑曳
  在兩千年的青史與冷落的春閨之間……
  三條橫線凹槽,隱約纏繞過唇
  多餘的叮囑,以及褪乾的眼眸
  紅外線,還等待發現破了洞的淚水
  宅配的心,妳


  彷似無人島,我,二十四歲
  風出土內蒙古的戍守
  終於收到整齣悲劇的名字
  厚厚的相思,處賢


  飛行那麼遠的時間,我決定
  除了相思,平安抵達
        收下
  其餘的戰爭、仇恨,以及湮沒白骨,都全部
  退件


7
【陳躍之】
桃符圖片2
    桃符很累
  我從來沒有看過這麼病弱地門。
  冰封了我家族的三合院的聲息,微弱地喘息地,在親族紛紛背棄它的老舊以及付出後,只有等待祭祀節日時才返回的回憶喧嘩。平日,它只尋常地以不堪的步履,若老嫗,因風的嘮叼,屢屢前來的拜訪,才咿呀咿呀,虛弱地挪步。
  而光影徘徊,那陰暗照顧得久的門板,剝落腐朽,就連板上依稀彷彿的兩大張門神,有若幽靈,只有模模糊糊的圖像,我快分辨不清、看不見了……。
  如歷史,風吹了千百年,日曬了千百年,那光陰,如筆墨痕跡早已不復見的桃符,條紋勾勒稀疏了,在我也跟它們一樣蒼茫的歲日中。
  它們,一定累了,而且很累,從趨吉避凶的眾生膜拜中,在許多雙虔誠祈禱的眼眸裡,那樣地汲汲營營,為了薪火相傳的習俗,為了悠悠千載的熙攘人潮,無怨無悔地戮力奔波歷史的訴求:平安。
  只是,保佑了眾生,卻奔波了自己。
  一塊薄薄地木板,削尖的底端,簡單幾筆神怪的臉,如我家荒涼了地三合院老門,賦予了來來去去先祖列宗門的祈願,在每個夜深地黑的廣漠中,無眠且睜大眼,注視四荒八垓忽來的災厄,那不安的地表震動、那嚎哭不止的山洪、那驚天動地的暴雨狂風,它,必須擋住,然後被歲月折磨,很累了,變成薄薄地一張棄紙。
  不管只是簡易的木板,它們名稱為桃符,或抑是貼畫成了鬱壘神荼,終究也會老化,也會疲累。而大自然的摧殘是一種負擔,人為的兵禍,更讓它徒呼負負。我在居延漢簡上看到它的顛沛流離,飄了洋過了海,許多的波折才能返鄉安棲。
  在我家的老三合院門上,我看到腳踩著「毛匪」、「俄魔」的門神,很久遠的冷戰了,很模糊的圖騰了。它們很累了。
  彷彿,由風傳來,它們虛弱的微願,說它們也想返鄉,回到那葉秋海棠,遙遠的歷史中,然後再封存眾生的祈禱:平安。

8
【楊秀然】
.圖片漢代墓室畫像2
    
    我知道你是誰
  他們要我尋你。
  以紅外線,在兩千多年後,從一張武氏祠畫象的石拓片中。
  但我該如何尋你?
  從中間橫排十九位身著長袍、衣冠楚楚的一群書生,如何一眼就能認出是你?那多如似鏡,這場穿梭時空的幽旅,彷彿來去自如,我們在鏡前旅行。我立在鏡前,靠中,而你就站在鏡中,位置也在中。我們蒼茫地互望,你問我:前世今生的靈魂真的是不換、不易嗎?而我笑了笑,低頭看了自身一裳新潮衣物。
  那真的是你嗎?
  他們說你,也以想像揣測你,就以文字的可能謎題書寫你的形象,說你:性鄙,說你少孔子九歲,而指出你好勇力、志伉直,冠雄雞……。所以,一位富有想像力的漢代雕工,就那樣刻畫你,以頭上有隻雞禽,再大書名字的榜題。
  我想,那應該就是以昔的我,我說我們,穿梭千古時空的你,現代的我。
  你問我,該如何尋我?
  我沈吟了一回。想起夫子曾說,他要乘一葦出海,畢竟道不行於世,但他只是慨嘆,這讓你少了踐履了航海的遠志,你當不會是現今流行的航海王,就連鄭和下西洋也離你很久遠;而你是不可能流落日本東京原宿,那是徐福在秦代尋仙的傳說,至於紐約,那更遠了,歷史是寫在 1492的發現新大陸上的征途上。
  我只能說,我可能出現在西門町,或在高雄的新堀江,也許是台中的逢甲夜市中,那些刺了青在腳踝、手指,身懸掛了串串珠飾,而一顱剔了山本頭,還刻意雕出一個圖幅的叛逆少年,那些還沒找到子‧路的其中一個。
  我們多麼相似。
  你在年輕時,以勇力、以理想衝撞時代;而我以衣著叛逆來夢想未來。
  但我多麼羨慕你,子,你尋到了,路。夫子,以有教無類感化了你,教你有了文質彬彬的潛移。
  而我,還在尋你,也在尋如你一般的,子‧路。
  對了。我忘了告訴你,因你,我不再吃肉醬,這是夫子告訴我的,如何尋你的第一準則。
  而我,知道你是誰,我將不會如你一般,在我尋獲了夫子之後,那一條子‧路。我知道,你是誰。
  你躲在我的靈魂中,你說,君子死不免冠,你幽幽地告訴我,成年了要對自己負責,我懂,我知道。
  我知道你是誰,你是未來的我,一個勇於改錯的我。
頭像
喜菡
站長
 
文章: 7960
註冊時間: 週一 1月 19, 2004 4:49 am
來自: 母親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中研院數位典藏照片詩文徵選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