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忌之喪

每日以投稿一篇為限

版主: 謝予騰

慶忌之喪

文章王慎 發表於 週六 8月 05, 2017 9:48 am

 

黑壓壓一片悲戚

多少人參加你的喪禮

看啊!

是哭的最傷心的

那個篡位者

坐在你父親的王座

一遍一遍地哭腫雙眼

像唸著劇本


看啊!

是笑的最燦爛的

那個背叛者

與你同時下葬

一層一層塵土包裹不住喜悅

名留千史的喜悅


縱然用長劍揮別了妻子與手臂

可是

爲什麼?

史紀裡找不到他的蹤影

只有專儲的妻子

撫屍痛哭


(
這首詩的靈感是發祥於,要離刺慶忌的故事。小時候不明白,為什麼要離為了行刺成功,居然能自斷一臂,甚至殺害妻小,以取得慶忌信任。我所知的刺客,多半是為了生活所迫,想給家人過好日子,或孒然一生,為知己者死。太史公在刺客列傳裡,沒有收錄要離,我猜想或許是因為,他認為要離是為了名聲甘願犧牲妻小吧。所以本詩以要離,諷刺那些為名利而棄家人於不顧者。)
王慎
普通會員
 
文章: 9
註冊時間: 週三 8月 02, 2017 5:38 pm
來自: 桃園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慶忌之喪

文章芝言 發表於 週六 8月 12, 2017 9:29 am

 

‘’專諸‘’吧?
芝言
普通會員
 
文章: 2272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09, 2007 10:05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慶忌之喪

文章紀佚凡 發表於 週六 8月 12, 2017 5:22 pm

 

芝言 寫:‘’專諸‘’吧?


不是專諸,那是《史記.刺客列傳》,
要離以及慶忌的故事在《吳越春秋.闔閭內傳》

佚凡手上剛好有一本周生春先生所整理、研究,由上海古籍出版社發行的《吳越春秋輯校匯考》
雖然佚凡也對於王慎先生能在小時候聽聞到這不是當紅的《史記.刺客列傳》而感到好奇

佚凡
紀佚凡
普通會員
 
文章: 147
註冊時間: 週五 10月 30, 2015 5:29 pm
來自: https://episode.cc/about/wrotemyself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慶忌之喪

文章紀佚凡 發表於 週六 8月 12, 2017 6:58 pm

 

王慎 寫:
史紀裡找不到他的蹤影

只有專儲的妻子

撫屍痛哭


(
這首詩的靈感是發祥於,要離刺慶忌的故事。小時候不明白,為什麼要離為了行刺成功,居然能自斷一臂,甚至殺害妻小,以取得慶忌信任。我所知的刺客,多半是為了生活所迫,想給家人過好日子,或孒然一生,為知己者死。太史公在刺客列傳裡,沒有收錄要離,我猜想或許是因為,他認為要離是為了名聲甘願犧牲妻小吧。所以本詩以要離,諷刺那些為名利而棄家人於不顧者。)


其實,不是《史記》沒有,
而是《史記.刺客列傳》沒有

何況在「作者已死」被提出來之前,
《史記》的名字其實是「太史公」或《太史公書》

而這與本文無關,就無需再提了

佚凡手上剛好有一本日本人瀧川龜太郎編纂的《史記會注考證》,在〈魯仲連鄒陽列傳〉友提到要離





補述:關於「我的故事在別人的故事書裡」



請見:



http://mypaper.pchome.com.tw/iamwritten ... 1371520745



而且與荊軻並列

說是《史記》提到的那也不夠準確
是《史記》在描述鄒陽的故事的時候,抄錄了在獄中的鄒陽上書給梁孝王的信件

蠻奇怪的,獄中罪犯竟然可以上書給國王
並且自稱臣

這是題外話

雖然沒有故事,但至少有了蹤影

何況《史記》原本真的不是「史記」,只是一本子書

對了,補充,然後《漢書》也有這段故事;
然後網路表示《左傳》所錄與《吳越春秋》不同,不過佚凡倒是沒有去翻閱《左傳》,所以還不確定
因此,什麼是故事,或許可以深思。

所以,《史記》其實是有的

一個受到腐刑的宅男,寫出了這本千百年後直到現在仍要研究才能讀取的曠世巨作

每天都有感動的偉人出現
販賣毒品有強姦前科的人也會扶老太婆過馬路

所以,什麼是「歷史沒有記載」,基本上這句話很弔詭荒謬
因為「歷史沒有記載」的主詞也是「歷史」;如果真的「歷史沒有記載」,那我們真的就沒有辦法確定「歷史沒有記載」了

抱歉,一直離題

佚凡想說的是,從〈大車禍〉事件引申而來的命題

何謂寫作,何謂文學,何謂文,
文是不是文學?

王慎先生其實有盡到寫作者的本分,
無論用哪種方式,都考所出了〈刺客列傳〉沒有要離

可是,鄒陽將之與荊軻並列

司馬遷卻沒有;但這不代表司馬遷不知道要離

所以我們只能表示司馬遷與鄒陽的立論點不同;但是,後世寫作的我們

為了寫作,真的要翻遍整本《史記》甚至還有《漢書》嗎?

佚凡是六年九班的
國小作文課〈我的志願〉寫著我的志願是當雷根

這是文或者文學,然後對不對,是否可以?

可是說真的,看到有人寫從高雄搭乘高鐵到台北只要十分鐘,
看了之後還是會覺得超級肚爛

所以,什麼是文、什麼是文學,
文是不是文學?

在大法官已經做出同性婚姻可以的當今之世

我要如何詩言志?
還是我要寫「民主根本不可行、言論自由根本不能開放、夫妻財產本來就要統歸丈夫管理、老婆本來就要冠夫性了

這是佚凡的困惑

謝謝

佚凡
最後由 紀佚凡 於 週六 8月 12, 2017 11:50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紀佚凡
普通會員
 
文章: 147
註冊時間: 週五 10月 30, 2015 5:29 pm
來自: https://episode.cc/about/wrotemyself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慶忌之喪

文章紀佚凡 發表於 週六 8月 12, 2017 7:19 pm

 

芝言 寫:‘’專諸‘’吧?


啊!
是佚凡疏忽了

真是抱歉
原來您是在揪謬其文字的訛誤

不是專儲,而是專諸

是佚凡莽撞了
抱歉

佚凡
紀佚凡
普通會員
 
文章: 147
註冊時間: 週五 10月 30, 2015 5:29 pm
來自: https://episode.cc/about/wrotemyself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慶忌之喪

文章芝言 發表於 週日 8月 13, 2017 10:17 am

 

紀佚凡 寫:
芝言 寫:‘’專諸‘’吧?


啊!
是佚凡疏忽了

真是抱歉
原來您是在揪謬其文字的訛誤

不是專儲,而是專諸

是佚凡莽撞了
抱歉

佚凡

早安!佚凡。
文學網越來越羅不到雀是因為太安靜了引不起雀兒們的注意,如佚凡的熱勁要是多幾個就不一樣了。
發現白字或錯字而順道提點之,如此而已,可驚喜得很,卻意外得到這麼多歷史上相關的事件與知識,這些即使有心上網也未必想到去翻找的。

感謝
芝言
普通會員
 
文章: 2272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09, 2007 10:05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新詩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Bing [Bot] 和 1 位訪客